因为宋北祎答应了简凉的约会。

  所以就算回家,就算要面对重生以来,第一次要去见她的亲妹妹简筱筱,简凉也没有那么浮躁了。

  好在回到家,简筱筱还没有放学。

  简凉就上了楼,先去洗了个澡,冲走自己一身的汗味。

  然后打开自己的电脑。

  看着电脑屏幕上依旧还是她们姐妹曾经灿烂无邪的笑颜,心寒凉露底。

  她一股脑的将电脑里存储着和妹妹的相片全都删了,然后又家里的相框,相册里,但凡有她和简筱筱在一起的相片,全都一分为二,烧得干干净净。

  正烧着。

  突然‘哐当’一声,房门被简筱筱一把推开。

  这个才十三岁大的女孩,从小进她的房门,就不知道敲门的。

  一进来,看到简凉在一盆子烧东西,大呼大叫起来,“姐,你在干什么呀?不知道放火会把我们整个家都烧了吗?”

  听到简筱筱的声音,母亲奚美萃呼地闪进来。

  闪进来正好就看到盆子里简筱筱一张脸在她面前烧没了。

  “简凉,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奚美萃大怒。

  不问青红皂白,走上去就甩了简凉一个耳光。

  简凉的脸被甩得一偏,顿时白皙的脸颊上就多了一道鲜红分明的掌印,嘴角更是渗出一丝血迹来。

  简凉懵懵的。

  细数她遭受母亲奚美萃的巴掌,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因为简筱筱。

  简筱筱摔倒,奚美萃就狠狠打她,教训她没有好好照顾妹妹。

  简筱筱作业没有做完,挨打的也是简凉。

  简筱筱被同学欺负,最后受挨打的还是简凉。

  ……

  因为姐姐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妹妹的。

  从小到大,因为她大了妹妹十岁,她都忍了。

  死过一次后,简凉再来看这位母亲,满满都是心酸,同样是她的女儿,为什么要这么偏心?

  打在她身上,她这个做母亲的不心疼吗?

  “妈,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要挨打?打在我身上,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心疼吗?”简凉大吼,眼泪也夺眶而出。

  余生不想再当简筱筱的护盾了。

  太累,太心寒。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烧妹妹的照片?你妹妹还活得好好的呢,你就这样诅咒她,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奚美萃怒气未减一丝,反而在简凉顶嘴后,又对简凉拳打脚踢,“该死的人是你,你这个小贱蹄子。”

  简凉受不了奚美萃的泼辣,第一次反手推了奚美萃一把。

  奚美萃猝不及防就被简凉推倒,摔在地上。

  顿时,奚美萃大嚎起来,“天啊!你反了天,居然敢打我,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小畜生,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奚美萃一把抓住简凉的头发,巴掌呼呼的照着简凉的小脸,摔下去。

  简凉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她的母亲,真的是想弄死她啊!

  看她被打得死活不知,而简筱筱瑟瑟发抖的躲得远远的。

  远远的看着,冷漠,无情……

  曾经简凉以为妹妹是因为害怕,所以总是躲得远远的。

  现在她才知道,哪里是害怕,分明就是简筱筱的冷血无情性子,使然。

  可笑,可怜。

  她从小保护的竟是这么一个白眼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因为宋北祎答应了简凉的约会。

  所以就算回家,就算要面对重生以来,第一次要去见她的亲妹妹简筱筱,简凉也没有那么浮躁了。

  好在回到家,简筱筱还没有放学。

  简凉就上了楼,先去洗了个澡,冲走自己一身的汗味。

  然后打开自己的电脑。

  看着电脑屏幕上依旧还是她们姐妹曾经灿烂无邪的笑颜,心寒凉露底。

  她一股脑的将电脑里存储着和妹妹的相片全都删了,然后又家里的相框,相册里,但凡有她和简筱筱在一起的相片,全都一分为二,烧得干干净净。

  正烧着。

  突然‘哐当’一声,房门被简筱筱一把推开。

  这个才十三岁大的女孩,从小进她的房门,就不知道敲门的。

  一进来,看到简凉在一盆子烧东西,大呼大叫起来,“姐,你在干什么呀?不知道放火会把我们整个家都烧了吗?”

  听到简筱筱的声音,母亲奚美萃呼地闪进来。

  闪进来正好就看到盆子里简筱筱一张脸在她面前烧没了。

  “简凉,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奚美萃大怒。

  不问青红皂白,走上去就甩了简凉一个耳光。

  简凉的脸被甩得一偏,顿时白皙的脸颊上就多了一道鲜红分明的掌印,嘴角更是渗出一丝血迹来。

  简凉懵懵的。

  细数她遭受母亲奚美萃的巴掌,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因为简筱筱。

  简筱筱摔倒,奚美萃就狠狠打她,教训她没有好好照顾妹妹。

  简筱筱作业没有做完,挨打的也是简凉。

  简筱筱被同学欺负,最后受挨打的还是简凉。

  ……

  因为姐姐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妹妹的。

  从小到大,因为她大了妹妹十岁,她都忍了。

  死过一次后,简凉再来看这位母亲,满满都是心酸,同样是她的女儿,为什么要这么偏心?

  打在她身上,她这个做母亲的不心疼吗?

  “妈,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要挨打?打在我身上,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心疼吗?”简凉大吼,眼泪也夺眶而出。

  余生不想再当简筱筱的护盾了。

  太累,太心寒。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烧妹妹的照片?你妹妹还活得好好的呢,你就这样诅咒她,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奚美萃怒气未减一丝,反而在简凉顶嘴后,又对简凉拳打脚踢,“该死的人是你,你这个小贱蹄子。”

  简凉受不了奚美萃的泼辣,第一次反手推了奚美萃一把。

  奚美萃猝不及防就被简凉推倒,摔在地上。

  顿时,奚美萃大嚎起来,“天啊!你反了天,居然敢打我,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小畜生,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奚美萃一把抓住简凉的头发,巴掌呼呼的照着简凉的小脸,摔下去。

  简凉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她的母亲,真的是想弄死她啊!

  看她被打得死活不知,而简筱筱瑟瑟发抖的躲得远远的。

  远远的看着,冷漠,无情……

  曾经简凉以为妹妹是因为害怕,所以总是躲得远远的。

  现在她才知道,哪里是害怕,分明就是简筱筱的冷血无情性子,使然。

  可笑,可怜。

  她从小保护的竟是这么一个白眼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她的母亲,真的是想弄死她啊!

  看她被打得死活不知,而简筱筱瑟瑟发抖的躲得远远的。

  远远的看着,冷漠,无情……

  曾经简凉以为妹妹是因为害怕,所以总是躲得远远的。

  现在她才知道,哪里是害怕,分明就是简筱筱的冷血无情性子,使然。

  可笑,可怜。

  她从小保护的竟是这么一个白眼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