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切归于平静,简凉忍着全身的疼痛,拖出行李箱,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

  走到楼下,简父简中苍刚好下班回家,一脸莫名的看着满脸是瘀伤的简凉,还提着一个行李箱。

  不由蹙眉问道,“怎么回事?”

  简凉还没来得及回话,奚美萃就气呼呼的骂起来,“你让那个小畜生走,走出了这个家门,就永远别回来,我就当自己养了一个白眼狼。”

  简凉恨恨的扫了一眼奚美萃强势的嘴脸,头也不回的拎着行李箱走了。

  这个家,真是让她寒透了心。

  再留下来,除了给自己添堵,真的无法找到她想要的温暖。

  简凉拖着行李箱,一个人走了不多远,后面跟着跑过来的简筱筱,哭着喊着,“姐姐,你别走,别走,妈妈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如果是以前,看到简筱筱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真的就会心软,疼惜。

  “筱筱,以前都是我不对,这次也是姐姐的不对,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姐姐不会成为你的阻碍。”简凉扯了扯嘴角,她不知道怎么和简筱筱相处。

  真的不可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没那么蠢。

  更没那么仁慈。

  以前觉得是为她好的事,在这丫头的心里却成了叛逆的根源。

  简凉永远记得筱筱说过的,她是她的阴影。

  那从此以后,她不再管束她,躲得远远的。

  希望以后就能避免姐妹相残的画面吧。

  简筱筱心中一怔,“姐姐,我不明白你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给你道歉,好不好?你别不要我。”

  简筱筱越哭越厉害,能够让姐姐烧了她们的合照,只烧了她们的合照。

  是不是说明她发现了什么?

  “没有,我就是觉得妈妈太偏心了,我过够了为你而活的日子,以后你做你自己就好。”简凉平静的拨开简筱筱拉着自己的手,冷然决然的走了。

  “姐姐,对不起,我一定去劝妈妈的,你等我。”对着简凉的背影,简筱筱大声吼。

  以后的以后,简凉不在意,对他们,只能说‘各自,好自为之。’

  彼时,简凉一个人在街头茫然的晃荡了很久。

  夜幕蒙上迷离的色彩,很容易教人迷失方向。

  身上仅有两百零四块钱,往后,这就是她的起步。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她将身上的两张银行卡,用力掰断,扔进路边的垃圾箱里。

  简凉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宋北祎。

  响了很久,直到无人接听直接挂断。

  简凉便决定,以后不再依靠那个男人了。

  过去欠他的,都没有还清,难道还要欠得更多吗?

  简凉伸手拦了出租车,直接打车去了曲瑶瑶在校外租住的小公寓。

  曲大小姐是一个很享受生活的主。

  小公寓再小,也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