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简凉还是兴致高昂的去宋氏报道了。

  就算没有宋北祎,但这家公司也是有宋北祎的股份,所以也算是跟宋北祎扯上了那一丝尴尬的关系。

  没想再交集的人,上班的第一天,就撞上了罗风墨。

  罗风墨看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分派为总裁秘书助理的职位,不由深深多看了一眼。

  简凉再看罗风墨,曾经那个温柔如风,气质温润,风度翩翩的男人,如今再也惊不起一丝爱慕之情。

  “对不起,没撞疼你吧?”罗风墨温柔的语气,十分关心。

  简凉冷冷斜了罗风墨一眼。

  她没有多说,毕竟两个人撞上,她也是有过错的。

  简凉赶紧抱起散落一地的文件。

  罗风墨蹲下,也想帮她一起捡的。

  却忽然被简凉喝了一声,“别动我的东西,这是属于公司机密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罗风墨尴尬僵住,感受着简凉莫名而来的浓浓的敌意。

  好像他是公司间谍似的。

  简凉迅速收拾好,抱着文件匆匆走了。

  罗风墨看着那抹婀娜的身影,若有所思。

  他不明白,明明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她又是怎么进来的。

  简凉脸色沉沉的,走进电梯,一转眸,就看到站在电梯里的男人——宋北祎。

  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

  满腹疑惑着他怎么来这里了。

  刚想开口问他,至少打个招呼什么的。

  哪知电梯门一开,他就和别人一起出去了。

  胸口,窒窒的。

  这人的脾气,真叫人咬牙切齿。

  简凉没有多想,甚至全忘了自己的任务。

  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彻底冲了出去。

  “宋老师。”简凉拉住宋北祎的手腕。

  宋北祎冰冷的视线落在简凉抓住自己的地方,眼神淬着寒冰一般,他嫌恶的用力一甩。

  “我不是你的老师。”

  简凉只觉得宋北祎刚刚的眼神,刚刚的动作,就像一巴掌呼在她的脸上。

  生疼。

  疼得窒息。

  她现在的行为好像回到了她曾经对罗风墨那么死缠烂打的时候。

  所以,这样的女人很惹人讨厌的吧?

  简凉僵硬的扯起一抹弧度,耸耸肩道,“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

  她转身就走,走到电梯前。

  此刻的电梯并不停在这一层,她笔直的站在那里。

  倨傲,落寞。

  宋北祎其实是很讨厌她的。

  很讨厌她。

  就像曾经的罗风墨吧?

  电梯一开,简凉不管是上还是下,匆匆就进去了。

  不知道哪里升起的自卑感,让她慌乱的,只想逃跑。

  她想,她和宋北祎是结束了。

  以后,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一个叫宋北祎的人。

  电梯下到底层。

  总裁秘书罗峰的电话,急呼呼的打来,“你跑哪里去了,我让你拿的文件呢?”

  简凉恍然想起手里抱着的文件,还没有送过去,顿时懊恼极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送来。”

  “三分钟不到,你就滚吧。”

  简凉拼命按电梯按钮,看着上面的数字,简直想死。

  于是牙一咬,从旁边的楼梯呼呼的往上跑。

  无论是罗风墨。

  还是宋北祎……

  都不是她的真命天子啊!

  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忍心的折磨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第二天,简凉还是兴致高昂的去宋氏报道了。

  就算没有宋北祎,但这家公司也是有宋北祎的股份,所以也算是跟宋北祎扯上了那一丝尴尬的关系。

  没想再交集的人,上班的第一天,就撞上了罗风墨。

  罗风墨看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分派为总裁秘书助理的职位,不由深深多看了一眼。

  简凉再看罗风墨,曾经那个温柔如风,气质温润,风度翩翩的男人,如今再也惊不起一丝爱慕之情。

  “对不起,没撞疼你吧?”罗风墨温柔的语气,十分关心。

  简凉冷冷斜了罗风墨一眼。

  她没有多说,毕竟两个人撞上,她也是有过错的。

  简凉赶紧抱起散落一地的文件。

  罗风墨蹲下,也想帮她一起捡的。

  却忽然被简凉喝了一声,“别动我的东西,这是属于公司机密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罗风墨尴尬僵住,感受着简凉莫名而来的浓浓的敌意。

  好像他是公司间谍似的。

  简凉迅速收拾好,抱着文件匆匆走了。

  罗风墨看着那抹婀娜的身影,若有所思。

  他不明白,明明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她又是怎么进来的。

  简凉脸色沉沉的,走进电梯,一转眸,就看到站在电梯里的男人——宋北祎。

  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

  满腹疑惑着他怎么来这里了。

  刚想开口问他,至少打个招呼什么的。

  哪知电梯门一开,他就和别人一起出去了。

  胸口,窒窒的。

  这人的脾气,真叫人咬牙切齿。

  简凉没有多想,甚至全忘了自己的任务。

  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彻底冲了出去。

  “宋老师。”简凉拉住宋北祎的手腕。

  宋北祎冰冷的视线落在简凉抓住自己的地方,眼神淬着寒冰一般,他嫌恶的用力一甩。

  “我不是你的老师。”

  简凉只觉得宋北祎刚刚的眼神,刚刚的动作,就像一巴掌呼在她的脸上。

  生疼。

  疼得窒息。

  她现在的行为好像回到了她曾经对罗风墨那么死缠烂打的时候。

  所以,这样的女人很惹人讨厌的吧?

  简凉僵硬的扯起一抹弧度,耸耸肩道,“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

  她转身就走,走到电梯前。

  此刻的电梯并不停在这一层,她笔直的站在那里。

  倨傲,落寞。

  宋北祎其实是很讨厌她的。

  很讨厌她。

  就像曾经的罗风墨吧?

  电梯一开,简凉不管是上还是下,匆匆就进去了。

  不知道哪里升起的自卑感,让她慌乱的,只想逃跑。

  她想,她和宋北祎是结束了。

  以后,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一个叫宋北祎的人。

  电梯下到底层。

  总裁秘书罗峰的电话,急呼呼的打来,“你跑哪里去了,我让你拿的文件呢?”

  简凉恍然想起手里抱着的文件,还没有送过去,顿时懊恼极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送来。”

  “三分钟不到,你就滚吧。”

  简凉拼命按电梯按钮,看着上面的数字,简直想死。

  于是牙一咬,从旁边的楼梯呼呼的往上跑。

  无论是罗风墨。

  还是宋北祎……

  都不是她的真命天子啊!

  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忍心的折磨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去,顿时懊恼极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送来。”

  “三分钟不到,你就滚吧。”

  简凉拼命按电梯按钮,看着上面的数字,简直想死。

  于是牙一咬,从旁边的楼梯呼呼的往上跑。

  无论是罗风墨。

  还是宋北祎……

  都不是她的真命天子啊!

  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忍心的折磨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