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魔力,是无限大的。

  看着云承桐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火辣辣火锅店,小脸上还燃着激动的绯色,简凉心里就清楚了。

  云承桐是认真的。

  简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对面的曹语沫越发笑得幸灾乐祸。

  云承桐看见简凉和曹语沫的那一刹那,自然也看到了宋北祎,不由顿住了脚步。

  她以为简凉在这里吃饭,正好就碰上宋北祎也跟朋友在这里吃饭。

  没想到他们会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简凉的胆子够大的,居然都敢跟上司坐在一起了。

  因为有朋友要来,后来又换了张大桌子。

  “她也是我的室友,云承桐。”简凉起身,拉着云承桐给宋北祎和傅川一介绍。

  云承桐腼腆的对宋北祎轻轻点头问好,“宋老师好。”

  心情难掩喜悦。

  云承桐又看了看傅川一,“傅少好。”

  傅川一点点头,“小桐,没想到你们都是朋友呢,坐吧坐吧,人多热闹。”

  简凉拉着云承桐,坐在了自己和宋北祎中间。

  这样一隔开,宋北祎眉头轻皱了下,目光深深的看向简凉躲避他的侧脸。

  简凉感受到宋北祎犀利的眼神,被刺得脸颊很疼。

  好好的约会,就这么泡成一锅醋。

  云承桐坐下没一会,唐加耶也来了。

  瘦高的个子,还算帅气,但在宋北祎和傅川一面前,就显得单薄到弱不经风的感觉。

  唐加耶很自然的找了个空位置坐下,那唯一的一个位置是靠着简凉的。

  在座的就多了个不认识的傅川一,自动就被他忽略了。

  “宋总。”唐加耶恭敬的唤了声宋北祎。

  宋北祎点点头。

  俊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与他们这群特别喜欢欢腾的人在一起,仿佛显得格格不入。

  “什么情况?早知道你们叫朋友来了,我也多叫几个来。”傅川一眯眼笑。

  漆黑的深潭里,涌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要不是再等下去,都可以吃晚饭了,傅川一还真想再多叫几个人过来。

  这时,曹语沫挑起事端,目光中盈着嘲讽的笑意看向简凉,“简凉,你不是说有话要对小桐说嘛,说吧。”

  这女人还真是大方呢,居然将别的女人往自己喜欢的人身边推。

  她是真的做不到简凉这么虚伪,恶心。

  云承桐一脸天真又好奇的看向简凉,“你想跟我说什么啊?”

  简凉冷冷瞪了曹语沫一眼,转而看向云承桐,“吃完饭再说吧。”

  “我看是不敢说吧,毕竟这个事是很对不起小桐的。”曹语沫步步紧逼着简凉。

  听说是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云承桐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消失了。

  “曹语沫,你这样挑拨离间有意思吗?”简凉都不知道曹语沫一个脚踏两条船的人,到底哪里来的得瑟劲,还敢在她面前撕脸。

  简凉深深看了一眼唐加耶。

  这个二货,难道还没看出傅川一和曹语沫之间的暧昧吗?

  曹语沫都敢当着他的面,给别的男人夹菜,他难道真的看不出什么吗?

  云承桐见简凉是真的生气了,拉着简凉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说开就没事了,凉凉,我相信你。”

  ------题外话------

  我有很多话要说,但这种让人心拔凉的事,算了,你就高兴就好。

  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便宜可占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爱情的魔力,是无限大的。

  看着云承桐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火辣辣火锅店,小脸上还燃着激动的绯色,简凉心里就清楚了。

  云承桐是认真的。

  简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对面的曹语沫越发笑得幸灾乐祸。

  云承桐看见简凉和曹语沫的那一刹那,自然也看到了宋北祎,不由顿住了脚步。

  她以为简凉在这里吃饭,正好就碰上宋北祎也跟朋友在这里吃饭。

  没想到他们会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简凉的胆子够大的,居然都敢跟上司坐在一起了。

  因为有朋友要来,后来又换了张大桌子。

  “她也是我的室友,云承桐。”简凉起身,拉着云承桐给宋北祎和傅川一介绍。

  云承桐腼腆的对宋北祎轻轻点头问好,“宋老师好。”

  心情难掩喜悦。

  云承桐又看了看傅川一,“傅少好。”

  傅川一点点头,“小桐,没想到你们都是朋友呢,坐吧坐吧,人多热闹。”

  简凉拉着云承桐,坐在了自己和宋北祎中间。

  这样一隔开,宋北祎眉头轻皱了下,目光深深的看向简凉躲避他的侧脸。

  简凉感受到宋北祎犀利的眼神,被刺得脸颊很疼。

  好好的约会,就这么泡成一锅醋。

  云承桐坐下没一会,唐加耶也来了。

  瘦高的个子,还算帅气,但在宋北祎和傅川一面前,就显得单薄到弱不经风的感觉。

  唐加耶很自然的找了个空位置坐下,那唯一的一个位置是靠着简凉的。

  在座的就多了个不认识的傅川一,自动就被他忽略了。

  “宋总。”唐加耶恭敬的唤了声宋北祎。

  宋北祎点点头。

  俊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与他们这群特别喜欢欢腾的人在一起,仿佛显得格格不入。

  “什么情况?早知道你们叫朋友来了,我也多叫几个来。”傅川一眯眼笑。

  漆黑的深潭里,涌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要不是再等下去,都可以吃晚饭了,傅川一还真想再多叫几个人过来。

  这时,曹语沫挑起事端,目光中盈着嘲讽的笑意看向简凉,“简凉,你不是说有话要对小桐说嘛,说吧。”

  这女人还真是大方呢,居然将别的女人往自己喜欢的人身边推。

  她是真的做不到简凉这么虚伪,恶心。

  云承桐一脸天真又好奇的看向简凉,“你想跟我说什么啊?”

  简凉冷冷瞪了曹语沫一眼,转而看向云承桐,“吃完饭再说吧。”

  “我看是不敢说吧,毕竟这个事是很对不起小桐的。”曹语沫步步紧逼着简凉。

  听说是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云承桐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消失了。

  “曹语沫,你这样挑拨离间有意思吗?”简凉都不知道曹语沫一个脚踏两条船的人,到底哪里来的得瑟劲,还敢在她面前撕脸。

  简凉深深看了一眼唐加耶。

  这个二货,难道还没看出傅川一和曹语沫之间的暧昧吗?

  曹语沫都敢当着他的面,给别的男人夹菜,他难道真的看不出什么吗?

  云承桐见简凉是真的生气了,拉着简凉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说开就没事了,凉凉,我相信你。”

  ------题外话------

  我有很多话要说,但这种让人心拔凉的事,算了,你就高兴就好。

  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便宜可占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曹语沫都敢当着他的面,给别的男人夹菜,他难道真的看不出什么吗?

  云承桐见简凉是真的生气了,拉着简凉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说开就没事了,凉凉,我相信你。”

  ------题外话------

  我有很多话要说,但这种让人心拔凉的事,算了,你就高兴就好。

  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便宜可占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