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第57章就是简助理惹了总裁

小说: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作者:苜蓿果子 更新时间:2020-03-24 22:13: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会议室里,宋北祎森冷的坐在那里,还没听完项目经理的汇报,眉头就蹙了起来,“你这个企划案欠缺市场调查,预算上也有一个偏差,这就是你给我的草稿纸吗?我不要求你做得多么完美,难道连数字精确都做不到吗?”

  说完,手里的文件夹就砸了出去。

  “对不起总裁,我马上去修改。”被骂,项目经理马上承认错误。

  否则就会像上一个一样被轰得连人都不是了。

  “对不起有用吗?让公司蒙受损失,你能承担?”

  在座的高层在有两个人都被宋北祎训了一顿后,一个个都不敢再吭声了,总觉得自己做的事还有漏洞没补好。

  会议结束后,大家如作受了惊的鸟兽一般,逃出会议室。

  罗峰看得不由皱眉,宋北祎今天就跟吃了炸药似的。

  回到办公室,罗峰立刻去冲了杯咖啡进来,“今天早上简凉带了早餐过来,没想到她对你也有那方面的意思,呵!不过,你放心,我把她给赶走了。”

  罗峰看似随口提了一句,不过是在试探,果然就看到宋北祎的整个脸色就变了,“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罗峰背脊忽地一挺,心里也明白了看来就是简助理惹了总裁。

  “出去。”宋北祎心情异常烦躁。

  宋北祎抬手,用力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

  反正这一天,整个宋氏都是阴霾沉沉的。

  简凉一下班,买了些水果,就去医院看望古乘风。

  古乘风看到她,眉头紧紧皱起,“你来做什么?”

  “看你啊,好些没?”简凉淡淡的声音,只有温柔的关心。

  关心?

  古乘风不相信一个陌生人会对自己有什么关心,她是在想要自己的贷款吧,毕竟他还没有拨款。

  “少来了,若不是你,我会变成这样?”古乘风没良心的说道。

  当然带着故意找麻烦的意思。

  简凉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尽管害他受伤这件事,有一分是自己的疏忽。

  但是凭什么都怪到自己头上?

  这二货真的不能对他好一点。

  “我的错?”简凉冷笑,也不想把他当病人一样好好说话,这货就不能给他一点阳光,否则他就灿烂得找不到月亮了。

  简凉眉梢一挑,“背叛你的人是我?劝你喝酒的人也是我?让你下作的人也是我?让你打架的也是我?虽然我们之间是有交易,但我不欠你的。”

  说完,简凉掉头就想走,到了门口,她又转了个身,回头道,“就因为你这二货的性子,小气又龟毛,觉得所有人都欠了你,真的就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受得了你。”

  这一次说完自己心里的话,简凉摔门就走了。

  好久好久,古乘风都是一脸懵逼的,在看着那扇被简凉摔得震响的门。

  这辈子,就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对他说话。

  的确,他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被简凉威胁,他也没想过会让简凉好过。

  这次被一个女人那样评价,古乘风恨得咬牙切齿。

  若不是他现在下不了床,他一定要好好修理她一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会议室里,宋北祎森冷的坐在那里,还没听完项目经理的汇报,眉头就蹙了起来,“你这个企划案欠缺市场调查,预算上也有一个偏差,这就是你给我的草稿纸吗?我不要求你做得多么完美,难道连数字精确都做不到吗?”

  说完,手里的文件夹就砸了出去。

  “对不起总裁,我马上去修改。”被骂,项目经理马上承认错误。

  否则就会像上一个一样被轰得连人都不是了。

  “对不起有用吗?让公司蒙受损失,你能承担?”

  在座的高层在有两个人都被宋北祎训了一顿后,一个个都不敢再吭声了,总觉得自己做的事还有漏洞没补好。

  会议结束后,大家如作受了惊的鸟兽一般,逃出会议室。

  罗峰看得不由皱眉,宋北祎今天就跟吃了炸药似的。

  回到办公室,罗峰立刻去冲了杯咖啡进来,“今天早上简凉带了早餐过来,没想到她对你也有那方面的意思,呵!不过,你放心,我把她给赶走了。”

  罗峰看似随口提了一句,不过是在试探,果然就看到宋北祎的整个脸色就变了,“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罗峰背脊忽地一挺,心里也明白了看来就是简助理惹了总裁。

  “出去。”宋北祎心情异常烦躁。

  宋北祎抬手,用力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

  反正这一天,整个宋氏都是阴霾沉沉的。

  简凉一下班,买了些水果,就去医院看望古乘风。

  古乘风看到她,眉头紧紧皱起,“你来做什么?”

  “看你啊,好些没?”简凉淡淡的声音,只有温柔的关心。

  关心?

  古乘风不相信一个陌生人会对自己有什么关心,她是在想要自己的贷款吧,毕竟他还没有拨款。

  “少来了,若不是你,我会变成这样?”古乘风没良心的说道。

  当然带着故意找麻烦的意思。

  简凉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尽管害他受伤这件事,有一分是自己的疏忽。

  但是凭什么都怪到自己头上?

  这二货真的不能对他好一点。

  “我的错?”简凉冷笑,也不想把他当病人一样好好说话,这货就不能给他一点阳光,否则他就灿烂得找不到月亮了。

  简凉眉梢一挑,“背叛你的人是我?劝你喝酒的人也是我?让你下作的人也是我?让你打架的也是我?虽然我们之间是有交易,但我不欠你的。”

  说完,简凉掉头就想走,到了门口,她又转了个身,回头道,“就因为你这二货的性子,小气又龟毛,觉得所有人都欠了你,真的就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受得了你。”

  这一次说完自己心里的话,简凉摔门就走了。

  好久好久,古乘风都是一脸懵逼的,在看着那扇被简凉摔得震响的门。

  这辈子,就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对他说话。

  的确,他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被简凉威胁,他也没想过会让简凉好过。

  这次被一个女人那样评价,古乘风恨得咬牙切齿。

  若不是他现在下不了床,他一定要好好修理她一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了。

  好久好久,古乘风都是一脸懵逼的,在看着那扇被简凉摔得震响的门。

  这辈子,就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对他说话。

  的确,他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被简凉威胁,他也没想过会让简凉好过。

  这次被一个女人那样评价,古乘风恨得咬牙切齿。

  若不是他现在下不了床,他一定要好好修理她一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