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第65章分手

小说: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作者:苜蓿果子 更新时间:2020-03-24 22:13: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蒋偈书轻笑,特别是看着简凉大受打击的样子,心情莫名大好。

  他压制住自己想大笑的冲动,耐心问,“哦,那你说说你们怎么好端端的分手了?”

  “姓生活……不和谐。”

  “噗……哈哈哈……”蒋偈书再也憋不住笑,“这是硬伤,我没办法帮你了。”

  简凉翻了个白眼,懒得再废话,闭上眼睡觉。

  彼时还躺在床上辗转的男人,全然不知自己高冷禁欲的形象,在某人的眼中已然变了样。

  看着简凉进家门的身影,蒋偈书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简凉窈窕的背影,然后控制不住的在朋友圈里,配图,文字

  不管下面各种好奇,甚至是追问下文,蒋偈书都不再多说一个字。

  但是宋北祎看到蒋偈书发的朋友圈,简凉的背影,他自然是认识。

  这条朋友圈,也足足证明了他们两人的关系。

  呵呵!离开西岸丽舍后,她直接就找了蒋偈书。

  所以胆子变得那么大,原来是找好了下家。

  宋北祎心中刚刚涌起的那一丝愧疚,被砍得荡然无存。

  简凉到家,家里人就没有一个有早起的习惯,她直接上了楼。

  没有再睡觉,她换了身,就出去晨练了。

  晨练完,再进家门,家里三人都坐在沙发上等她,俨然像是三堂会审一般。

  简凉蹙了蹙眉,“爸,妈。”

  简筱筱看着简凉一头是汗的进屋,因为跑步,精致的脸蛋越发红润诱人,简筱筱心中对这个从小就比自己好看数百倍的姐姐,心存嫉妒。

  同是一个父母生的,为什么姐姐就能比她好看,就能比她样样出色,每每听到的夸奖都是姐姐的。

  简筱筱咬牙,在对上简凉的眼睛,就变得怯生生的。

  然后她像平时一样,对简凉挤眼睛,故意暗示着什么。

  但从来不会通风报信。

  简凉心里阵阵发冷,她的好妹妹,她从未懂过她,今生自然也不会再信任她,再宠护她。

  “不是妈逼你,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问你,钱,你筹得怎么样了?”奚美萃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对她这个女儿没有一丝关心和担忧。

  不知道是他们心大,还是从来都无所谓,哪怕知道她整日整夜的不着家,也从不过问半句。

  简凉自然不会多说一句,万一她问了,将来被禁足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不是还没到嘛,明天我拿不出钱,随便你们卖。”简凉自暴自弃的说道。

  说完,她不再多看这恶心的三人一眼,上楼洗澡。

  简家三人被堵得无话可说。

  估且就放过她这一天,明天可就没这么好话说了。

  吃过早餐,简凉也没跟罗风墨请了假,带了些水果,直接去医院看望她的债主。

  现在能够帮她的人,也就只有古乘风了。

  得把那孙子伺候好了。

  若不是简凉出现,古乘风都快忘了有简凉这么一号小人物。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让他已经麻木冰冷的心,再次隐隐作痛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蒋偈书轻笑,特别是看着简凉大受打击的样子,心情莫名大好。

  他压制住自己想大笑的冲动,耐心问,“哦,那你说说你们怎么好端端的分手了?”

  “姓生活……不和谐。”

  “噗……哈哈哈……”蒋偈书再也憋不住笑,“这是硬伤,我没办法帮你了。”

  简凉翻了个白眼,懒得再废话,闭上眼睡觉。

  彼时还躺在床上辗转的男人,全然不知自己高冷禁欲的形象,在某人的眼中已然变了样。

  看着简凉进家门的身影,蒋偈书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简凉窈窕的背影,然后控制不住的在朋友圈里,配图,文字

  不管下面各种好奇,甚至是追问下文,蒋偈书都不再多说一个字。

  但是宋北祎看到蒋偈书发的朋友圈,简凉的背影,他自然是认识。

  这条朋友圈,也足足证明了他们两人的关系。

  呵呵!离开西岸丽舍后,她直接就找了蒋偈书。

  所以胆子变得那么大,原来是找好了下家。

  宋北祎心中刚刚涌起的那一丝愧疚,被砍得荡然无存。

  简凉到家,家里人就没有一个有早起的习惯,她直接上了楼。

  没有再睡觉,她换了身,就出去晨练了。

  晨练完,再进家门,家里三人都坐在沙发上等她,俨然像是三堂会审一般。

  简凉蹙了蹙眉,“爸,妈。”

  简筱筱看着简凉一头是汗的进屋,因为跑步,精致的脸蛋越发红润诱人,简筱筱心中对这个从小就比自己好看数百倍的姐姐,心存嫉妒。

  同是一个父母生的,为什么姐姐就能比她好看,就能比她样样出色,每每听到的夸奖都是姐姐的。

  简筱筱咬牙,在对上简凉的眼睛,就变得怯生生的。

  然后她像平时一样,对简凉挤眼睛,故意暗示着什么。

  但从来不会通风报信。

  简凉心里阵阵发冷,她的好妹妹,她从未懂过她,今生自然也不会再信任她,再宠护她。

  “不是妈逼你,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问你,钱,你筹得怎么样了?”奚美萃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对她这个女儿没有一丝关心和担忧。

  不知道是他们心大,还是从来都无所谓,哪怕知道她整日整夜的不着家,也从不过问半句。

  简凉自然不会多说一句,万一她问了,将来被禁足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不是还没到嘛,明天我拿不出钱,随便你们卖。”简凉自暴自弃的说道。

  说完,她不再多看这恶心的三人一眼,上楼洗澡。

  简家三人被堵得无话可说。

  估且就放过她这一天,明天可就没这么好话说了。

  吃过早餐,简凉也没跟罗风墨请了假,带了些水果,直接去医院看望她的债主。

  现在能够帮她的人,也就只有古乘风了。

  得把那孙子伺候好了。

  若不是简凉出现,古乘风都快忘了有简凉这么一号小人物。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让他已经麻木冰冷的心,再次隐隐作痛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她这一天,明天可就没这么好话说了。

  吃过早餐,简凉也没跟罗风墨请了假,带了些水果,直接去医院看望她的债主。

  现在能够帮她的人,也就只有古乘风了。

  得把那孙子伺候好了。

  若不是简凉出现,古乘风都快忘了有简凉这么一号小人物。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让他已经麻木冰冷的心,再次隐隐作痛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