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凉抿唇点点头,在记忆里搜寻这个女人是谁。

  跟宋北祎的母亲杜灵犀,有着**分相似的容颜,这位就是杜灵犀的妹妹杜零衣。

  虽然她曾经见过杜灵犀和杜零衣,但也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因为她们从不会去公司找宋北祎。

  没想到现在在宋北祎的别墅里见到他的小姨妈,而且人家一见到自己,就精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

  一定是宋北祎说了什么。

  “我是宋北祎的小姨妈杜零衣,既然你都已经跟北祎在一起了,也就跟着他一起叫我姨妈吧。”杜零衣笑着,明灿的眼睛在扫过简凉身上暧昧的痕迹后,那双眼睛更加生辉灿烂了。

  简凉暗暗吞了吞口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贯厚脸皮的她,在杜零衣面前,窘迫不已,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和宋北祎才在一起,今天就被家长逮了个正着。

  虽然她没想过自己会离开宋北祎,但也没想这么快的。

  该死的宋北祎,居然留她一个人面对家长。

  “姨……姨妈,您想喝什么?”简凉局促的问。

  杜零衣起身,走到简凉面前,就直接拉过柔软的小手,细皮嫩肉的摸在手里很舒服,“你应该连早饭都没吃吧,想着你这个时候差不多该醒了,所以莲姨刚做好饭,我们一起去吃吧。”

  一说到莲姨,厨房里就走出另一个温慈的身影。

  简凉真的真的受宠若惊了,她们居然一直在等自己吃午餐吧。

  看着杜零衣温柔而明灿的笑容,简凉微微恍惚,这样的笑容,她从来没有从奚美萃的脸上看到过。

  更别说奚美萃会等自己吃饭,在她的记忆里,奚美萃就没有进过厨房。

  “简小姐好。”莲姨笑着招呼,“饭菜都已经好了,中午就我们三个,随便吃点,等晚上,让四少带我们出去吃大餐。”

  “年轻就是好,一转眼,以前总爱黏着我的臭小子,都有自己的女人,真好。”杜零衣感叹。

  简凉脸蛋微红,都不知道宋北祎到底做了什么。

  说的简单点,这摆满一桌子的菜,还基本上都是简凉的口味,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宋北祎的亲人对她好,简凉心里虽然高兴,但也忐忑。

  生怕自己说错什么,做错什么,就毁了自己的形象。

  “傻丫头,别光看了,快吃呀。”杜零衣给简凉夹了满满一碗的菜,对她的好,是实打实的。

  “谢谢姨妈和莲姨。”简凉真心感谢,然后忙不迭的端起饭碗,吃饭。

  她看得出,杜零衣给的好,也是出自真心的。

  同样也说明了,宋北祎对自己的感情,就算没有那么至死不渝的爱情,至少宋北祎对她不是玩玩的。

  看她吃得欢快,杜零衣和莲姨也满意的相视一笑。

  因为杜零衣和莲姨的热情,简凉吃得快要撑到爆。

  到了下午,简凉本来想去上班的,因为杜零衣一直拉着聊天,也就只能陪着。

  杜零衣和莲姨是很注重生活品味的人,吃晚饭,三人坐在一起看电视聊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简凉抿唇点点头,在记忆里搜寻这个女人是谁。

  跟宋北祎的母亲杜灵犀,有着**分相似的容颜,这位就是杜灵犀的妹妹杜零衣。

  虽然她曾经见过杜灵犀和杜零衣,但也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因为她们从不会去公司找宋北祎。

  没想到现在在宋北祎的别墅里见到他的小姨妈,而且人家一见到自己,就精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

  一定是宋北祎说了什么。

  “我是宋北祎的小姨妈杜零衣,既然你都已经跟北祎在一起了,也就跟着他一起叫我姨妈吧。”杜零衣笑着,明灿的眼睛在扫过简凉身上暧昧的痕迹后,那双眼睛更加生辉灿烂了。

  简凉暗暗吞了吞口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贯厚脸皮的她,在杜零衣面前,窘迫不已,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和宋北祎才在一起,今天就被家长逮了个正着。

  虽然她没想过自己会离开宋北祎,但也没想这么快的。

  该死的宋北祎,居然留她一个人面对家长。

  “姨……姨妈,您想喝什么?”简凉局促的问。

  杜零衣起身,走到简凉面前,就直接拉过柔软的小手,细皮嫩肉的摸在手里很舒服,“你应该连早饭都没吃吧,想着你这个时候差不多该醒了,所以莲姨刚做好饭,我们一起去吃吧。”

  一说到莲姨,厨房里就走出另一个温慈的身影。

  简凉真的真的受宠若惊了,她们居然一直在等自己吃午餐吧。

  看着杜零衣温柔而明灿的笑容,简凉微微恍惚,这样的笑容,她从来没有从奚美萃的脸上看到过。

  更别说奚美萃会等自己吃饭,在她的记忆里,奚美萃就没有进过厨房。

  “简小姐好。”莲姨笑着招呼,“饭菜都已经好了,中午就我们三个,随便吃点,等晚上,让四少带我们出去吃大餐。”

  “年轻就是好,一转眼,以前总爱黏着我的臭小子,都有自己的女人,真好。”杜零衣感叹。

  简凉脸蛋微红,都不知道宋北祎到底做了什么。

  说的简单点,这摆满一桌子的菜,还基本上都是简凉的口味,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宋北祎的亲人对她好,简凉心里虽然高兴,但也忐忑。

  生怕自己说错什么,做错什么,就毁了自己的形象。

  “傻丫头,别光看了,快吃呀。”杜零衣给简凉夹了满满一碗的菜,对她的好,是实打实的。

  “谢谢姨妈和莲姨。”简凉真心感谢,然后忙不迭的端起饭碗,吃饭。

  她看得出,杜零衣给的好,也是出自真心的。

  同样也说明了,宋北祎对自己的感情,就算没有那么至死不渝的爱情,至少宋北祎对她不是玩玩的。

  看她吃得欢快,杜零衣和莲姨也满意的相视一笑。

  因为杜零衣和莲姨的热情,简凉吃得快要撑到爆。

  到了下午,简凉本来想去上班的,因为杜零衣一直拉着聊天,也就只能陪着。

  杜零衣和莲姨是很注重生活品味的人,吃晚饭,三人坐在一起看电视聊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对自己的感情,就算没有那么至死不渝的爱情,至少宋北祎对她不是玩玩的。

  看她吃得欢快,杜零衣和莲姨也满意的相视一笑。

  因为杜零衣和莲姨的热情,简凉吃得快要撑到爆。

  到了下午,简凉本来想去上班的,因为杜零衣一直拉着聊天,也就只能陪着。

  杜零衣和莲姨是很注重生活品味的人,吃晚饭,三人坐在一起看电视聊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