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第105章人家只是正当防卫

小说: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作者:苜蓿果子 更新时间:2020-03-24 22:13: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医院里,还有两个警察守在这里,看四个伤者的情况。

  很快三人的父母过来了,在医院里大吵大闹,瞪着吃人的眼神,揪着警察的衣领厉声质问,“谁伤得他?谁伤得他?”

  “这事也不能全怪人家姑娘,他们入室抢劫强奸,罪名也不小,人家只是正当防卫。”警察冷着脸解释,怪不得有这么个败类儿子,完全就是遗传了父母。

  “正当防卫能把我儿子打成那样?你虎我呢?我告诉你我后面是有人的,敢伤我儿子,我就要她付出代价。”胡父一想到自己唯一的儿子还是监护室里,气得什么理智都没有。

  “那就让你后面的人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包庇一个杀人强奸犯的。”吵就吵,还吵到这里来,宋北祎满眸阴翳。

  真吵下去,他不介意再给他们多一些罪名。

  胡父一见宋北祎陡然压过来的气势,强势逼人,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一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怕宋北祎,但那一刻就是畏惧。

  大概这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型。

  “现在都几点了?还让人在医院里大吵大闹?”宋北祎淡淡的问,但那股压力更甚先前。

  “是的,宋先生,我们马上走。”警察立刻明白过来,带着无理取闹的胡父一起离开了。

  尽管宋北祎出国多年,但宋北祎一接手宋氏,整个清州的人民都知道这么一号不可得罪的人物。

  胡父努了努唇,心里极为不甘。

  要他这么放弃为自己儿子讨回公道,怎么可能?

  既然是有钱人,就不妨碍他多要点钱。

  ……

  不一会儿,曲瑶瑶在警局录完口供,就直接打车来医院了。

  古乘风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走了。

  看到病房里的宋北祎和蒋偈书,她微微愣了下。

  见面不可避免的,但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曲瑶瑶因为愧疚,脸色微白。

  宋北祎看到曲瑶瑶也微顿了下,平静的黑眸里闪过什么。

  “对不起,是因为我,简凉才受伤的。”曲瑶瑶因为歉疚和难受,都没有时间去计较那么一点点的羞辱和委屈。

  宋北祎看着她,眉头皱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那三个混蛋是有人找来对付我的,简凉刚好回来就碰上了,然后就打了起来。”曲瑶瑶简单的解读他们之间的恩怨。

  太深的,她不太想说。

  宋北祎没有再问更多的,但是一直紧绷的脸,表明他动了怒。

  曲瑶瑶想,那三个混蛋肯定死定了。

  至于幕后的人,曲瑶瑶暗垂下的眸,闪过阴沉和一丝隐忍的受伤。

  “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宋北祎赶人。

  麻药还没散去,简凉估计今晚也不想醒了。

  曲瑶瑶苍白的脸更是苍白,回去,她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回去,当初一意孤行,注定了众叛亲离。

  那样不安全的小公寓,她也不敢再住了,谁知道她还有没有第二次的幸运。

  就算有,她也不敢如此作践自己的生命。

  “简凉是因为我受伤的,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走。”曲瑶瑶放下包包,硬着头皮当这个电灯泡。

  再说这里不是还有一个男人么。

  宋北祎转眸看向身边的蒋偈书,“把她送去附近的酒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医院里,还有两个警察守在这里,看四个伤者的情况。

  很快三人的父母过来了,在医院里大吵大闹,瞪着吃人的眼神,揪着警察的衣领厉声质问,“谁伤得他?谁伤得他?”

  “这事也不能全怪人家姑娘,他们入室抢劫强奸,罪名也不小,人家只是正当防卫。”警察冷着脸解释,怪不得有这么个败类儿子,完全就是遗传了父母。

  “正当防卫能把我儿子打成那样?你虎我呢?我告诉你我后面是有人的,敢伤我儿子,我就要她付出代价。”胡父一想到自己唯一的儿子还是监护室里,气得什么理智都没有。

  “那就让你后面的人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包庇一个杀人强奸犯的。”吵就吵,还吵到这里来,宋北祎满眸阴翳。

  真吵下去,他不介意再给他们多一些罪名。

  胡父一见宋北祎陡然压过来的气势,强势逼人,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一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怕宋北祎,但那一刻就是畏惧。

  大概这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型。

  “现在都几点了?还让人在医院里大吵大闹?”宋北祎淡淡的问,但那股压力更甚先前。

  “是的,宋先生,我们马上走。”警察立刻明白过来,带着无理取闹的胡父一起离开了。

  尽管宋北祎出国多年,但宋北祎一接手宋氏,整个清州的人民都知道这么一号不可得罪的人物。

  胡父努了努唇,心里极为不甘。

  要他这么放弃为自己儿子讨回公道,怎么可能?

  既然是有钱人,就不妨碍他多要点钱。

  ……

  不一会儿,曲瑶瑶在警局录完口供,就直接打车来医院了。

  古乘风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走了。

  看到病房里的宋北祎和蒋偈书,她微微愣了下。

  见面不可避免的,但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曲瑶瑶因为愧疚,脸色微白。

  宋北祎看到曲瑶瑶也微顿了下,平静的黑眸里闪过什么。

  “对不起,是因为我,简凉才受伤的。”曲瑶瑶因为歉疚和难受,都没有时间去计较那么一点点的羞辱和委屈。

  宋北祎看着她,眉头皱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那三个混蛋是有人找来对付我的,简凉刚好回来就碰上了,然后就打了起来。”曲瑶瑶简单的解读他们之间的恩怨。

  太深的,她不太想说。

  宋北祎没有再问更多的,但是一直紧绷的脸,表明他动了怒。

  曲瑶瑶想,那三个混蛋肯定死定了。

  至于幕后的人,曲瑶瑶暗垂下的眸,闪过阴沉和一丝隐忍的受伤。

  “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宋北祎赶人。

  麻药还没散去,简凉估计今晚也不想醒了。

  曲瑶瑶苍白的脸更是苍白,回去,她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回去,当初一意孤行,注定了众叛亲离。

  那样不安全的小公寓,她也不敢再住了,谁知道她还有没有第二次的幸运。

  就算有,她也不敢如此作践自己的生命。

  “简凉是因为我受伤的,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走。”曲瑶瑶放下包包,硬着头皮当这个电灯泡。

  再说这里不是还有一个男人么。

  宋北祎转眸看向身边的蒋偈书,“把她送去附近的酒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叛亲离。

  那样不安全的小公寓,她也不敢再住了,谁知道她还有没有第二次的幸运。

  就算有,她也不敢如此作践自己的生命。

  “简凉是因为我受伤的,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走。”曲瑶瑶放下包包,硬着头皮当这个电灯泡。

  再说这里不是还有一个男人么。

  宋北祎转眸看向身边的蒋偈书,“把她送去附近的酒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