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凉也是很嫌弃的皱眉。

  古乘风满头黑线,其实他也不喜欢吃那味重的东西,就是故意整她们的。

  “你们俩别没心没肺的,因为你,我真的是亏大了。”古乘风昨晚想了一夜,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的,自从遇见简凉后,他的一一行好像都被这丫头牵着走。

  明明什么都不想做了,偏要趟进这浑水里。

  与其说是想报复那两人,倒不如说他想看看简凉要做什么,好像他一贯为了事业而忙碌的生命,多了一抹亮彩。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真的女朋友?”光是古乘风帮忙让曲瑶瑶的电影提前上映这件事,她们的确是欠了古乘风的。

  “免了,我长得这么帅,还怕没有女朋友吗?”古乘风不屑道。

  简凉看着他,看着他故作潇洒的样子,好像真的就走出那段失败的感情,不置可否的笑笑。

  想了想,简凉为了弥补古乘风这次的损失,当然也是为了让古乘风对自己提出条件的时候,能不那么过分。

  “据我调查,你们银行有一个野心勃勃的副总。”

  “你倒是准备充分。”古乘风讽刺。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了解自己多少。

  “他干的好事可不少,如果你把他处理了,也就掀不起什么大浪。”简凉提点,太多的事她也不好说。

  古乘风眯眸。

  她知道得真不少,就这么一个刚走人社会的丫头。

  她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相信,我欠你的,就不会做什么忘恩负义的事,这也算是人情吧。”简凉解释。

  她不说,古乘风便也没有问下去。

  毕竟两个人交集不多。

  她想要的,无非也就是他的资助。

  “呵呵……”古乘风凉笑了两声,“你还要养几天?”

  “没事,最多三天,我就出院了。”当时反应及时,所以伤口不深。

  古乘风默然的点点头,没有等到榴莲回来,就走了。

  电梯处,曲瑶瑶带着榴莲,与古乘风擦身而过。

  看着古乘风进电梯,曲瑶瑶庆幸这位大爷走了。

  曲瑶瑶心情愉悦的回到病房,将买来的榴莲递给简凉,“你尝尝。”

  简凉嫌弃的捂住鼻子,“我榴莲过敏。”

  “那你还让我买这玩意给那位大爷吃。”

  “这次,你真的要感谢他,他是你那部电影的投资商,他将电影提前上映,至于原因,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简凉解释了一下把古乘风当大爷的原因。

  曲瑶瑶对于电影什么时候上映,没有多大兴致,只要上映就好。

  只要让他看到就好。

  看着曲瑶瑶沉着眉头,眉眼里有着淡淡的忧伤。

  “瑶瑶……”

  闻声,曲瑶瑶立即闪着灵动的大眼,望着简凉,似是在询问她什么事。

  “这次的事,你知道谁是幕后之人吗?”

  曲瑶瑶紧咬唇瓣,“我知道,但我现在还不想动她,等她爬得越高,我会让她更惨的摔下去。”

  “好,这种人,没必要手软,到时候一定要我去观战啊。”简凉眼瞳里闪过狠厉的光芒。

  这种人,怎么能让她好过。

  “一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简凉也是很嫌弃的皱眉。

  古乘风满头黑线,其实他也不喜欢吃那味重的东西,就是故意整她们的。

  “你们俩别没心没肺的,因为你,我真的是亏大了。”古乘风昨晚想了一夜,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的,自从遇见简凉后,他的一一行好像都被这丫头牵着走。

  明明什么都不想做了,偏要趟进这浑水里。

  与其说是想报复那两人,倒不如说他想看看简凉要做什么,好像他一贯为了事业而忙碌的生命,多了一抹亮彩。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真的女朋友?”光是古乘风帮忙让曲瑶瑶的电影提前上映这件事,她们的确是欠了古乘风的。

  “免了,我长得这么帅,还怕没有女朋友吗?”古乘风不屑道。

  简凉看着他,看着他故作潇洒的样子,好像真的就走出那段失败的感情,不置可否的笑笑。

  想了想,简凉为了弥补古乘风这次的损失,当然也是为了让古乘风对自己提出条件的时候,能不那么过分。

  “据我调查,你们银行有一个野心勃勃的副总。”

  “你倒是准备充分。”古乘风讽刺。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了解自己多少。

  “他干的好事可不少,如果你把他处理了,也就掀不起什么大浪。”简凉提点,太多的事她也不好说。

  古乘风眯眸。

  她知道得真不少,就这么一个刚走人社会的丫头。

  她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相信,我欠你的,就不会做什么忘恩负义的事,这也算是人情吧。”简凉解释。

  她不说,古乘风便也没有问下去。

  毕竟两个人交集不多。

  她想要的,无非也就是他的资助。

  “呵呵……”古乘风凉笑了两声,“你还要养几天?”

  “没事,最多三天,我就出院了。”当时反应及时,所以伤口不深。

  古乘风默然的点点头,没有等到榴莲回来,就走了。

  电梯处,曲瑶瑶带着榴莲,与古乘风擦身而过。

  看着古乘风进电梯,曲瑶瑶庆幸这位大爷走了。

  曲瑶瑶心情愉悦的回到病房,将买来的榴莲递给简凉,“你尝尝。”

  简凉嫌弃的捂住鼻子,“我榴莲过敏。”

  “那你还让我买这玩意给那位大爷吃。”

  “这次,你真的要感谢他,他是你那部电影的投资商,他将电影提前上映,至于原因,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简凉解释了一下把古乘风当大爷的原因。

  曲瑶瑶对于电影什么时候上映,没有多大兴致,只要上映就好。

  只要让他看到就好。

  看着曲瑶瑶沉着眉头,眉眼里有着淡淡的忧伤。

  “瑶瑶……”

  闻声,曲瑶瑶立即闪着灵动的大眼,望着简凉,似是在询问她什么事。

  “这次的事,你知道谁是幕后之人吗?”

  曲瑶瑶紧咬唇瓣,“我知道,但我现在还不想动她,等她爬得越高,我会让她更惨的摔下去。”

  “好,这种人,没必要手软,到时候一定要我去观战啊。”简凉眼瞳里闪过狠厉的光芒。

  这种人,怎么能让她好过。

  “一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灵动的大眼,望着简凉,似是在询问她什么事。

  “这次的事,你知道谁是幕后之人吗?”

  曲瑶瑶紧咬唇瓣,“我知道,但我现在还不想动她,等她爬得越高,我会让她更惨的摔下去。”

  “好,这种人,没必要手软,到时候一定要我去观战啊。”简凉眼瞳里闪过狠厉的光芒。

  这种人,怎么能让她好过。

  “一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