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他对面的那间卧室就是简凉。

  所以,这两人早就睡在了一起。

  傅川一最后无奈的将这个消息发给了宁时瑞。

  他自然知道宁时瑞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宁荷书早点死心。

  那半**红酒,后劲真是厉害。

  简凉一回到房间,就歪倒床上,起不来。

  宋北祎进房间,看简凉连被子都没盖,无奈轻叹。

  笔直的大长腿站在床边,他静静俯视着女人因为红酒渲染得红酡酡的小脸,在这暗淡的灯光下,更显娇媚诱人。

  红润的双唇,微微张开着,鲜艳欲滴间,诱着人去品尝。

  宋北祎眸色渐深,也没克制自己。

  今晚,她在饭桌上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他都深刻在脑海里。

  感情上的霸道和占有慾,他不会比她少。

  所以这一晚,他将她揉进身体里,融进骨血里,狠狠的占有。

  可怜隔壁的傅川一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孤枕难眠,他是哪根筋错了,才会想赖在这里的。

  第二天,傅川一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餐厅里,看见厨房里,又是宋北祎在忙活着早餐。

  真的被震得五感尽失。

  这家伙是真的要把新好男人发挥得淋漓尽致吗?

  看着宋北祎那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傅川一撇了撇嘴,“不就是吃顿肉,有必要搞得天下皆知?”

  宋北祎意味深长的睐了他一眼,嘴角浅浅的勾着,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传,“你不懂。”

  傅川一被那一眼看得想炸毛,“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个女人嘛,有什么可嘚瑟的。”

  他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道清丽的调侃声,“傅先生,是想成为女人吗?”

  “你全家想成为女人。”傅川一大骂。

  不等简凉说话,傅川一就已经被宋北祎一脚踹出了厨房,“滚,今天没你的早餐。”

  敢欺负他的女人,纯粹找虐。

  傅川一气得抓头,一头刚打理好的发型,被他抓得凌乱,“你……你个见色忘友的混蛋。”

  傅川一的心哇凉哇凉的。

  不管怎么说他和简凉能凑成这一对,中间也有他促成的吧。

  居然这样残忍无道的对媒人,就不怕他一气之下再拆散了他们吗?

  宋北祎只甩了个后脑勺给他,然后继续做早餐。

  简凉看得爽快,哈哈大笑。

  一早上起来因为腰酸腿软的不爽,一下子就散得没影儿了。

  傅川一瞪向笑得花枝乱颤的简凉,“你小心乐极生悲。”

  简凉就是嘚瑟的,还冲他扮了个鬼脸。

  心情晴好如外面的艳阳。

  有心爱的男人护着,那感觉就是不一样,仿佛她有了无坚可摧的盾牌。

  暖暖的。

  甜甜的。

  这时,宋北祎端了两个盘子出来,一个是给简凉的爱心早餐,一个是自己的。

  果然就没有了傅川一的份。

  傅川一看到宋北祎还特意弄了爱心煎蛋给简凉,轻嗤出声,“咦?宋北祎,以前真是看不出你冷情寡性的样子,竟还懂得浪漫为何物。”

  闻,简凉一时没听明白,她是真的不知道宋北祎哪里浪漫了。

  和她在一起最多的就是一起吃饭,然后做他想做的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那么他对面的那间卧室就是简凉。

  所以,这两人早就睡在了一起。

  傅川一最后无奈的将这个消息发给了宁时瑞。

  他自然知道宁时瑞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宁荷书早点死心。

  那半**红酒,后劲真是厉害。

  简凉一回到房间,就歪倒床上,起不来。

  宋北祎进房间,看简凉连被子都没盖,无奈轻叹。

  笔直的大长腿站在床边,他静静俯视着女人因为红酒渲染得红酡酡的小脸,在这暗淡的灯光下,更显娇媚诱人。

  红润的双唇,微微张开着,鲜艳欲滴间,诱着人去品尝。

  宋北祎眸色渐深,也没克制自己。

  今晚,她在饭桌上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他都深刻在脑海里。

  感情上的霸道和占有慾,他不会比她少。

  所以这一晚,他将她揉进身体里,融进骨血里,狠狠的占有。

  可怜隔壁的傅川一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孤枕难眠,他是哪根筋错了,才会想赖在这里的。

  第二天,傅川一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餐厅里,看见厨房里,又是宋北祎在忙活着早餐。

  真的被震得五感尽失。

  这家伙是真的要把新好男人发挥得淋漓尽致吗?

  看着宋北祎那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傅川一撇了撇嘴,“不就是吃顿肉,有必要搞得天下皆知?”

  宋北祎意味深长的睐了他一眼,嘴角浅浅的勾着,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传,“你不懂。”

  傅川一被那一眼看得想炸毛,“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个女人嘛,有什么可嘚瑟的。”

  他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道清丽的调侃声,“傅先生,是想成为女人吗?”

  “你全家想成为女人。”傅川一大骂。

  不等简凉说话,傅川一就已经被宋北祎一脚踹出了厨房,“滚,今天没你的早餐。”

  敢欺负他的女人,纯粹找虐。

  傅川一气得抓头,一头刚打理好的发型,被他抓得凌乱,“你……你个见色忘友的混蛋。”

  傅川一的心哇凉哇凉的。

  不管怎么说他和简凉能凑成这一对,中间也有他促成的吧。

  居然这样残忍无道的对媒人,就不怕他一气之下再拆散了他们吗?

  宋北祎只甩了个后脑勺给他,然后继续做早餐。

  简凉看得爽快,哈哈大笑。

  一早上起来因为腰酸腿软的不爽,一下子就散得没影儿了。

  傅川一瞪向笑得花枝乱颤的简凉,“你小心乐极生悲。”

  简凉就是嘚瑟的,还冲他扮了个鬼脸。

  心情晴好如外面的艳阳。

  有心爱的男人护着,那感觉就是不一样,仿佛她有了无坚可摧的盾牌。

  暖暖的。

  甜甜的。

  这时,宋北祎端了两个盘子出来,一个是给简凉的爱心早餐,一个是自己的。

  果然就没有了傅川一的份。

  傅川一看到宋北祎还特意弄了爱心煎蛋给简凉,轻嗤出声,“咦?宋北祎,以前真是看不出你冷情寡性的样子,竟还懂得浪漫为何物。”

  闻,简凉一时没听明白,她是真的不知道宋北祎哪里浪漫了。

  和她在一起最多的就是一起吃饭,然后做他想做的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来,一个是给简凉的爱心早餐,一个是自己的。

  果然就没有了傅川一的份。

  傅川一看到宋北祎还特意弄了爱心煎蛋给简凉,轻嗤出声,“咦?宋北祎,以前真是看不出你冷情寡性的样子,竟还懂得浪漫为何物。”

  闻,简凉一时没听明白,她是真的不知道宋北祎哪里浪漫了。

  和她在一起最多的就是一起吃饭,然后做他想做的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