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第132章冷藏我,还是喜新厌旧?

小说: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作者:苜蓿果子 更新时间:2020-03-24 22:13: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一早,宋北祎打开门,准备去上班的时候。

  一团黑色的身影正坐在他家门前,宋北祎微怔。

  之所以说是团,那是因为女人绻着双腿,小脸埋在两团之间,那样缩在一角,就像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得让人心疼。

  宋北祎不知道她在这里缩了多久,但看样子是睡着的样子,否则他开门的声响,不可能惊不醒她。

  宋北祎微微有些无奈,将车钥匙揣进兜里,他走过去。

  果然女人依旧没反应。

  宋北祎推了推她,“你坐在这里,做什么?”

  这一道声音,对简凉来说,仿若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简凉抬头,因为光线太刺眼,她眯着一只眼,努力想要看清面前的人,但实在抵不过困顿的意识。

  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看着终于出现的宋北祎,简凉也没有那么惊喜,她依旧坐在那里不动。

  宋北祎蹙着俊眉,眸色清淡,仿若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简凉仰着头有些累了,她想站起来,发现腿很麻,就没动。

  然后就听宋北祎说,“回去洗漱一下,别迟到了。”

  说完,宋北祎转身就走了。

  简凉咬着下唇,委屈巴巴的看着那个男人冷峻的背影,心里又酸又涩又委屈。

  “宋北祎,你给我站住。”简凉突然喊了一声,宋北祎脚步停顿了下来。

  喊完,她拖着微麻的腿,小跑过去,“你告诉我,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冷藏我吗?还是喜新厌旧了?”

  她要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

  而不是一直被他吊着。

  “你想多了吧?”宋北祎轻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像在打发无理取闹的她。

  简凉无比烦躁的扫开挡着脸的头发,“这么说你特么的就是在抽疯?”

  宋北祎黑脸。

  懒得理她,他提步越过她,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宋北祎上车,直接就开车走了。

  简凉形单影只的站在原地,站在那里看着宋北祎故意施给自己的冷漠。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闹脾气。

  简凉懒得去理会这家伙的抽疯,他不理她,她也不会再傻傻巴巴守在这里,等着继续被冷漠。

  一转身,简凉去到小高楼前,开着自己的车子,本想去上班的。

  但是因为昨晚在外面睡了大半夜,可能受了凉,脑袋昏沉得厉害。

  简凉死死咬着唇,逼自己清醒。

  忽然从后面超了一辆车子过来,简凉混沌的意识,猛地惊醒,却是在路面上打了s弯,才险险的避过车辆和路牙,无奈的停在一旁。

  简凉心有余悸的看着前面,刚刚就是差不多与死神擦肩而过。

  咚咚……

  外面有人在敲车窗。

  简凉降了车窗,见是罗风墨,微微蹙眉。

  他们之间的孽缘……还是有点微妙的。

  罗风墨却是一脸的关心和担忧,“你怎么了?刚刚差点就撞车了。”

  简凉本来心烦想要赶走罗风墨,但转念一寻思,她装起了柔弱,“可能是发烧,脑袋有些昏沉。”

  顿时,罗风墨就变得严肃起来,呵斥着简凉,“发烧了,怎么还敢开车?下来。”

  简凉乖乖下车。

  “你去后面躺会,我送你去医院。”罗风墨拉开后座的门,将简凉塞进去,并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她当被子盖。

  好久没有跟这男人太过接触。

  这带着罗风墨淡淡青柠气息的西装盖在自己身上,简凉忽然觉得鼻头微酸。

  果然说得没错,人在生病的时候通常都是最脆弱的。

  这股熟悉的让她想撕了的气息,一袭来,她竟然会有怀念的感觉。

  她一定是疯了。

  这个男人,她不会再喜欢。

  此生,她活着怎么也不能让这个男人太过好过了。

  简凉努力建着心墙,努力想要撇清和罗风墨的过往。

  但也不知道太过晕沉,还是被这气息蛊惑的,竟意外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坐着翻看手机的罗风墨。

  所以说他这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她。

  罗风墨一转眸就对上简凉已经睁开的琉璃眸子。

  就那么一下,罗风墨心跳的频率莫名就露跳了一个节拍。

  脑海里回响的都是她在车子里,低低吟吟的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这两个字,她从来不会如此叫他。

  他不知道她究竟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竟会在梦里,把他的名字,叫得那么好听。

  “你醒了?”罗风墨问,以缓解自己的紧张。

  “我睡了多久?”简凉没想过他会守在这里的。

  还是说这人为了做戏,真是用尽心思。

  “一个上午,你生病了,要我给总裁打电话吗?”罗风墨试探性的问。

  他想知道女朋友都生病了,为什么她的男朋友会不知道,她差点就出车祸了。

  “不用,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简凉心里想的是就算说了,那货也不见得就会来。

  不想失望,她宁愿他什么都不知道。

  罗风墨眯眼,看来这两人定是闹了矛盾。

  罗风墨识趣的不再提及宋北祎,“中午了,你想吃

  什么?你现在想吃也吃不了,我去给你买点白粥来。”

  “那麻烦副总了,今天的医药费是你帮我付的吧,是多少,我拿给你。”简凉想起来,拿钱给他。

  “不急,等我买饭回来,你先休息会。”罗风墨出去了。

  简凉望着男人殷勤离去的背影,眉眼沉沉,罗风墨想跟她玩什么,她还真的看不透。

  不过,只要不再喜欢他,她也不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