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简凉就出院了。

  宋北祎带到公司,两人便是分道扬镳。

  宋北祎没有为他那一个星期的冷战而道歉。

  简凉自然也没有去理会宋北祎,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多看。

  回到自己的座位处,简凉闷闷的,心里堵得要死。

  “简凉,简凉,你好些了没?”简凉一来,戴晓菲的问候就到了。

  简凉的坏心情被她一搅合,也稍稍散了些,“小感冒而已,已经没事了。”

  正说着,罗风墨刚好从办公室出来,看见简凉坐在自己的位子,微怔。

  “烧得急性肺炎,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罗风墨上前关心道。

  当着公司里的人,如此关心,好像他真的如此坦然一般。

  简凉笑笑,“没关系的,下班后,我再去医院。”

  “生病了就多休息,宋氏不会如此苛待员工。”罗风墨这是间接的将宋北祎骂了一顿。

  而她身为宋北祎的女朋友,还如此拼命,在别人看来是太拼。

  在有些人看来豪门深似海,简凉的命运也并没有好幸运。

  “自然,我总觉得在公司里,我可能会好得快一点。”简凉依旧优雅的淡笑着。

  这话听在一众女人耳里,就是爱情的动力。

  罗风墨眼眸暗沉,笑得面无表情,“你高兴就好。”

  罗风墨转身去忙了。

  罗风墨一走,简凉又觉得自己蠢了,刚刚就该趁机修补一下和罗风墨的关系。

  她看得出罗风墨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不简单。

  中午时分,简凉的手机跳出一条短信,宋北祎发来的两个字

  只瞄了一眼那两个字。

  简凉只当没看见。

  想到食堂的饭菜和那些人可能异样的眼光,简凉没有去。

  “简凉,你想吃什么,不如我给你带。”戴晓菲说道。

  “不用,我已经叫了外卖,很快就到。”

  “那好吧,我先走了。”戴晓菲很想跟简凉一起去的,但是人家在这里加餐,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了。

  办公室里的人陆续走光,简凉趴在自己办公桌上,然后就忍不住郁闷。

  正郁闷着,一个外卖袋子就落在自己面前。

  简凉抬头,却是见罗风墨正温柔的笑看着自己。

  那个笑容干净而温柔,就像从前的那个他,至于这个笑容的背后,藏着怎样的祸心,没人会比简凉更清楚。

  简凉是很恶心的,想到自己的计划。

  简凉生生忍了下来,微笑以对。

  “你的外卖,刚刚回来,正好碰到,就给你带上来了。”罗风墨说道。

  “谢谢,我真的好饿了。”

  罗风墨黑眸凝视着简凉娇俏的脸蛋,这个女人不怎么爱打扮,但近些看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肌肤好得吹弹可破,一双水眸清澈明净,笑起来的样子,温柔可人。

  冷起来的样子,犀利冷艳。

  病弱的样子,有点像是她在男人身上的样子。

  罗风墨站在简凉面前,满脑子想得有点多,“简助理,跟总裁吵架了?”

  “嗯,冷战了。”这一次,简凉大方承认。

  想着某人会不会因此趁虚而入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第二天,简凉就出院了。

  宋北祎带到公司,两人便是分道扬镳。

  宋北祎没有为他那一个星期的冷战而道歉。

  简凉自然也没有去理会宋北祎,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多看。

  回到自己的座位处,简凉闷闷的,心里堵得要死。

  “简凉,简凉,你好些了没?”简凉一来,戴晓菲的问候就到了。

  简凉的坏心情被她一搅合,也稍稍散了些,“小感冒而已,已经没事了。”

  正说着,罗风墨刚好从办公室出来,看见简凉坐在自己的位子,微怔。

  “烧得急性肺炎,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罗风墨上前关心道。

  当着公司里的人,如此关心,好像他真的如此坦然一般。

  简凉笑笑,“没关系的,下班后,我再去医院。”

  “生病了就多休息,宋氏不会如此苛待员工。”罗风墨这是间接的将宋北祎骂了一顿。

  而她身为宋北祎的女朋友,还如此拼命,在别人看来是太拼。

  在有些人看来豪门深似海,简凉的命运也并没有好幸运。

  “自然,我总觉得在公司里,我可能会好得快一点。”简凉依旧优雅的淡笑着。

  这话听在一众女人耳里,就是爱情的动力。

  罗风墨眼眸暗沉,笑得面无表情,“你高兴就好。”

  罗风墨转身去忙了。

  罗风墨一走,简凉又觉得自己蠢了,刚刚就该趁机修补一下和罗风墨的关系。

  她看得出罗风墨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不简单。

  中午时分,简凉的手机跳出一条短信,宋北祎发来的两个字

  只瞄了一眼那两个字。

  简凉只当没看见。

  想到食堂的饭菜和那些人可能异样的眼光,简凉没有去。

  “简凉,你想吃什么,不如我给你带。”戴晓菲说道。

  “不用,我已经叫了外卖,很快就到。”

  “那好吧,我先走了。”戴晓菲很想跟简凉一起去的,但是人家在这里加餐,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了。

  办公室里的人陆续走光,简凉趴在自己办公桌上,然后就忍不住郁闷。

  正郁闷着,一个外卖袋子就落在自己面前。

  简凉抬头,却是见罗风墨正温柔的笑看着自己。

  那个笑容干净而温柔,就像从前的那个他,至于这个笑容的背后,藏着怎样的祸心,没人会比简凉更清楚。

  简凉是很恶心的,想到自己的计划。

  简凉生生忍了下来,微笑以对。

  “你的外卖,刚刚回来,正好碰到,就给你带上来了。”罗风墨说道。

  “谢谢,我真的好饿了。”

  罗风墨黑眸凝视着简凉娇俏的脸蛋,这个女人不怎么爱打扮,但近些看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肌肤好得吹弹可破,一双水眸清澈明净,笑起来的样子,温柔可人。

  冷起来的样子,犀利冷艳。

  病弱的样子,有点像是她在男人身上的样子。

  罗风墨站在简凉面前,满脑子想得有点多,“简助理,跟总裁吵架了?”

  “嗯,冷战了。”这一次,简凉大方承认。

  想着某人会不会因此趁虚而入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肌肤好得吹弹可破,一双水眸清澈明净,笑起来的样子,温柔可人。

  冷起来的样子,犀利冷艳。

  病弱的样子,有点像是她在男人身上的样子。

  罗风墨站在简凉面前,满脑子想得有点多,“简助理,跟总裁吵架了?”

  “嗯,冷战了。”这一次,简凉大方承认。

  想着某人会不会因此趁虚而入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