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第145章宋北祎吃醋

小说: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作者:苜蓿果子 更新时间:2020-03-24 22:13: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简凉买了两装矿泉水过来,随手丢了一给古乘风,“喏,请你喝的。”

  “那你也太小气了。”一水也算是请客么。

  “我一个小实习生哪能跟你这种大佬比,等我成为亿万富婆一定请你吃大餐。”简凉夸下海口,那是随口就来。

  却不料就成了对某人的一个承诺。

  古乘风俊逸的脸庞扬起灿烂的笑意,他拧开盖,灌了一口后,“好,我等着。”

  “那是不是表示在我成为亿万富婆前,都是请我啊?”简凉趁机打劫。

  嗯,不是什么人都能沾她便宜的。

  古乘风轻笑,漆黑的眼瞳里涌出一抹宠溺和纵容,“你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商人不就是如此么。”简凉完美反击。

  两人走走聊聊,都是聊些无关痛痒的事。

  但是今天之后,古乘风心中又有了另一件事想要去做。

  看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简凉要回家。

  古乘风坚持要送,因为她喝了酒,就算那点酒精早就挥发了,古乘风也不让她自己开车。

  简凉无奈,既然有免费司机赶着上门,她没什么意见的。

  到了简家门口,简凉下车,挥手告别古乘风。

  古乘风眼神里流露着浓浓的舍不得,但也不得不驱车离开。

  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轿车里,宋北祎一脸阴沉的下车,他的后视镜依旧能够看到两人似乎吵了起来。

  古乘风停下了车子,担心宋北祎会伤害简凉。

  可当他一脚刚下车,就看到宋北祎和简凉在昏黄暧昧的路灯拥吻缠绵的画面,真的大受刺激。

  古乘风狼狈的缩了回去,再不多看一眼,驱车离开。

  他承认他喜欢简凉,也只是因为简凉身上独特的气质。

  但简凉不适合他的。

  古乘风一次次的将自己对简凉刚升起的情愫,就狠狠掐掉。

  眼角的余光瞥见那辆车子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宋北祎才松开了对简凉的钳制。

  简凉因为宋北祎的吻,身子发软,他一松手,她便一屁股跌了下去。

  宋北祎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眼眸冷冷。

  看简凉狼狈的跌落,他也没动手拉她一把的意思。

  简凉生气的爬起来,一上来就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猛然又吻她。

  吻过后,又是这样一脸臭臭的样子。

  她又不欠他的,“你又发什么神经?”

  “简凉,你缺了男人会死,是不是?”宋北祎阴沉着脸,怒气比昨晚的还要多。

  简凉脸都气绿了,“你全家才是缺了男人会死。”

  宋北祎狠狠瞪着简凉,气到额边青筋暴突。

  他攥着拳头,努力控制自己体内暴躁的气息。

  再控制不下去,他真的有可能会出手伤了她。

  可是,看到她和身边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不停的暧昧。

  昨晚是罗风墨,今晚是古乘风,下一个会是谁?

  一想到如此,宋北祎恨不得杀尽天下的男人,刚刚要不是那男人走得快,他一定要他好看。

  宋北祎默不作声,陡然掉头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简凉看他气得不轻的样子,虽然也很恼火他那样说自己,但是这样一生气,就走。

  莫名就会让她想起冷战。

  这一次要是冷战的话,说不定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交集了。

  简凉也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这两晚,自己都跟别的男人‘约会’,宋北祎自然会生气。

  在宋北祎上车前,简凉猛地跑过去,伸手去挡车门。

  宋北祎没看到,关车门的那一霎,简凉惨叫出声,“啊!”

  听到这声近在咫尺的惨叫声,宋北祎浑身一怵。

  关车门受阻,他回头就看到简凉的小手就放在车边,刚刚那一夹,他因为生气,用了很大的力气甩车门。

  所以此刻就看到有鲜艳的血液从她的手背上,一滴一滴的滴下来。

  宋北祎浑身血液都跟煮沸了一般,满眼不可思议。

  可是又气到爆炸,“你是白痴吗?”

  “不要走。”简凉忍着疼痛,委屈巴巴的从齿间挤出三个字。

  宋北祎又气又疼,下车将这个不省心的女人塞进车里,加速驱车去往医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简凉买了两装矿泉水过来,随手丢了一给古乘风,“喏,请你喝的。”

  “那你也太小气了。”一水也算是请客么。

  “我一个小实习生哪能跟你这种大佬比,等我成为亿万富婆一定请你吃大餐。”简凉夸下海口,那是随口就来。

  却不料就成了对某人的一个承诺。

  古乘风俊逸的脸庞扬起灿烂的笑意,他拧开盖,灌了一口后,“好,我等着。”

  “那是不是表示在我成为亿万富婆前,都是请我啊?”简凉趁机打劫。

  嗯,不是什么人都能沾她便宜的。

  古乘风轻笑,漆黑的眼瞳里涌出一抹宠溺和纵容,“你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商人不就是如此么。”简凉完美反击。

  两人走走聊聊,都是聊些无关痛痒的事。

  但是今天之后,古乘风心中又有了另一件事想要去做。

  看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简凉要回家。

  古乘风坚持要送,因为她喝了酒,就算那点酒精早就挥发了,古乘风也不让她自己开车。

  简凉无奈,既然有免费司机赶着上门,她没什么意见的。

  到了简家门口,简凉下车,挥手告别古乘风。

  古乘风眼神里流露着浓浓的舍不得,但也不得不驱车离开。

  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轿车里,宋北祎一脸阴沉的下车,他的后视镜依旧能够看到两人似乎吵了起来。

  古乘风停下了车子,担心宋北祎会伤害简凉。

  可当他一脚刚下车,就看到宋北祎和简凉在昏黄暧昧的路灯拥吻缠绵的画面,真的大受刺激。

  古乘风狼狈的缩了回去,再不多看一眼,驱车离开。

  他承认他喜欢简凉,也只是因为简凉身上独特的气质。

  但简凉不适合他的。

  古乘风一次次的将自己对简凉刚升起的情愫,就狠狠掐掉。

  眼角的余光瞥见那辆车子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宋北祎才松开了对简凉的钳制。

  简凉因为宋北祎的吻,身子发软,他一松手,她便一屁股跌了下去。

  宋北祎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眼眸冷冷。

  看简凉狼狈的跌落,他也没动手拉她一把的意思。

  简凉生气的爬起来,一上来就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猛然又吻她。

  吻过后,又是这样一脸臭臭的样子。

  她又不欠他的,“你又发什么神经?”

  “简凉,你缺了男人会死,是不是?”宋北祎阴沉着脸,怒气比昨晚的还要多。

  简凉脸都气绿了,“你全家才是缺了男人会死。”

  宋北祎狠狠瞪着简凉,气到额边青筋暴突。

  他攥着拳头,努力控制自己体内暴躁的气息。

  再控制不下去,他真的有可能会出手伤了她。

  可是,看到她和身边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不停的暧昧。

  昨晚是罗风墨,今晚是古乘风,下一个会是谁?

  一想到如此,宋北祎恨不得杀尽天下的男人,刚刚要不是那男人走得快,他一定要他好看。

  宋北祎默不作声,陡然掉头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简凉看他气得不轻的样子,虽然也很恼火他那样说自己,但是这样一生气,就走。

  莫名就会让她想起冷战。

  这一次要是冷战的话,说不定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交集了。

  简凉也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这两晚,自己都跟别的男人‘约会’,宋北祎自然会生气。

  在宋北祎上车前,简凉猛地跑过去,伸手去挡车门。

  宋北祎没看到,关车门的那一霎,简凉惨叫出声,“啊!”

  听到这声近在咫尺的惨叫声,宋北祎浑身一怵。

  关车门受阻,他回头就看到简凉的小手就放在车边,刚刚那一夹,他因为生气,用了很大的力气甩车门。

  所以此刻就看到有鲜艳的血液从她的手背上,一滴一滴的滴下来。

  宋北祎浑身血液都跟煮沸了一般,满眼不可思议。

  可是又气到爆炸,“你是白痴吗?”

  “不要走。”简凉忍着疼痛,委屈巴巴的从齿间挤出三个字。

  宋北祎又气又疼,下车将这个不省心的女人塞进车里,加速驱车去往医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了很大的力气甩车门。

  所以此刻就看到有鲜艳的血液从她的手背上,一滴一滴的滴下来。

  宋北祎浑身血液都跟煮沸了一般,满眼不可思议。

  可是又气到爆炸,“你是白痴吗?”

  “不要走。”简凉忍着疼痛,委屈巴巴的从齿间挤出三个字。

  宋北祎又气又疼,下车将这个不省心的女人塞进车里,加速驱车去往医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