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好简凉手上的伤,宋北祎体内再大的怒火也散了一大半。

  但是简凉一次次的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又是让宋北祎无法忍受的。

  一路上,宋北祎心中暗暗自责之外,就是生闷气。

  回去的路上,简凉因为疼痛,都没有力气说话。

  这会儿一车子的沉闷和令人窒息的气氛,也让简凉更加的憋闷。

  她不想认错,昨天的事,是她的目的。

  今天的事,只是朋友间的正常相处而已,这家伙的醋意发作起来,真够可怕的。

  纵然简凉不觉得自己有错,但看到宋北祎气成这个样子,也要解释一下。

  “今天和瑶瑶一起在外吃饭,是后来才碰上古乘风的,因为我喝了点酒,所以就拜托他送我回来的,你能不能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既然认定了你,无论身心就绝不会背叛你。”

  简凉的话说完,车子里依旧是沉默。

  但明显的寒意在缓缓消融。

  男人绷着脸,视线依旧看着前方的道路,平静的开着车子。

  最后车子开进西安丽舍。

  简凉见他依旧不理睬,心情越发不好。

  车子刚停稳,简凉避着自己受伤的那只手,整个身子扑过去。

  简凉咬牙,故意挑衅问道,“宋老师,不知道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宋北祎坐在那里不动,主要也是怕不小心弄伤了她的手,神情别扭的绷着。

  宋北祎转开视线,简凉就又给他扳正过来,正对着自己,不给他再逃避的机会。

  宋北祎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酒味,还混杂着火锅店的气息,心里的火气又升了一点起来。

  他刚结束会议,就打电话给她,这女人不但不接。

  还跟别的男人一起有说有笑的,那股妒火就那样轻易被挑了起来。

  “下车。”男人无奈的声音,语气中的冷硬却放软了不少。

  “你不回答我,我们就不要下车。”简凉撅着小嘴,固执的对上。

  如果每次都要因为一些外人,伤了彼此的感情,她会更心痛的。

  “别用这种话激我,不下车,是想让我把你弄死在这里吗?”宋北祎说弄死的时候,大手便落在她的大腿上,已经不老实起来。

  简凉呼呼痛‘啊’了声。

  两个人本来在生气的人,怎么说着,话题就有些跑偏?

  简凉脸蛋微红,扭动着身子,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速度极快的开车门下车。

  简凉连头都没有回,解了锁,就进屋了。

  宋北祎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一起进去。

  换了拖鞋后,宋北祎没去理会简凉,转弯去了厨房。

  刚到楼梯处的简凉,回头看着男人走去厨房的挺拔身影。

  这个时间点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宋北祎还没有吃饭,想到这,简凉心疼起这个男人。

  他大病初愈,身体都还没有调理好,而她这个女朋友,从来都不知道多关心一句。

  简凉为自己的失责而自责。

  简凉抿抿唇,下了楼。

  宋北祎从冰箱里拿出自己所需的食材。

  烧了水,煎了个鸡蛋,又洗了几根青菜。

  做好这些,等水开,放下面条即可。

  见宋北祎忙得差不多,简凉才上前,用自己一只没受伤的手抱住宋北祎遒劲的腰身,声音软软糯糯的撒娇着,“宋老师,宋老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处理好简凉手上的伤,宋北祎体内再大的怒火也散了一大半。

  但是简凉一次次的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又是让宋北祎无法忍受的。

  一路上,宋北祎心中暗暗自责之外,就是生闷气。

  回去的路上,简凉因为疼痛,都没有力气说话。

  这会儿一车子的沉闷和令人窒息的气氛,也让简凉更加的憋闷。

  她不想认错,昨天的事,是她的目的。

  今天的事,只是朋友间的正常相处而已,这家伙的醋意发作起来,真够可怕的。

  纵然简凉不觉得自己有错,但看到宋北祎气成这个样子,也要解释一下。

  “今天和瑶瑶一起在外吃饭,是后来才碰上古乘风的,因为我喝了点酒,所以就拜托他送我回来的,你能不能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既然认定了你,无论身心就绝不会背叛你。”

  简凉的话说完,车子里依旧是沉默。

  但明显的寒意在缓缓消融。

  男人绷着脸,视线依旧看着前方的道路,平静的开着车子。

  最后车子开进西安丽舍。

  简凉见他依旧不理睬,心情越发不好。

  车子刚停稳,简凉避着自己受伤的那只手,整个身子扑过去。

  简凉咬牙,故意挑衅问道,“宋老师,不知道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宋北祎坐在那里不动,主要也是怕不小心弄伤了她的手,神情别扭的绷着。

  宋北祎转开视线,简凉就又给他扳正过来,正对着自己,不给他再逃避的机会。

  宋北祎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酒味,还混杂着火锅店的气息,心里的火气又升了一点起来。

  他刚结束会议,就打电话给她,这女人不但不接。

  还跟别的男人一起有说有笑的,那股妒火就那样轻易被挑了起来。

  “下车。”男人无奈的声音,语气中的冷硬却放软了不少。

  “你不回答我,我们就不要下车。”简凉撅着小嘴,固执的对上。

  如果每次都要因为一些外人,伤了彼此的感情,她会更心痛的。

  “别用这种话激我,不下车,是想让我把你弄死在这里吗?”宋北祎说弄死的时候,大手便落在她的大腿上,已经不老实起来。

  简凉呼呼痛‘啊’了声。

  两个人本来在生气的人,怎么说着,话题就有些跑偏?

  简凉脸蛋微红,扭动着身子,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速度极快的开车门下车。

  简凉连头都没有回,解了锁,就进屋了。

  宋北祎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一起进去。

  换了拖鞋后,宋北祎没去理会简凉,转弯去了厨房。

  刚到楼梯处的简凉,回头看着男人走去厨房的挺拔身影。

  这个时间点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宋北祎还没有吃饭,想到这,简凉心疼起这个男人。

  他大病初愈,身体都还没有调理好,而她这个女朋友,从来都不知道多关心一句。

  简凉为自己的失责而自责。

  简凉抿抿唇,下了楼。

  宋北祎从冰箱里拿出自己所需的食材。

  烧了水,煎了个鸡蛋,又洗了几根青菜。

  做好这些,等水开,放下面条即可。

  见宋北祎忙得差不多,简凉才上前,用自己一只没受伤的手抱住宋北祎遒劲的腰身,声音软软糯糯的撒娇着,“宋老师,宋老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己的失责而自责。

  简凉抿抿唇,下了楼。

  宋北祎从冰箱里拿出自己所需的食材。

  烧了水,煎了个鸡蛋,又洗了几根青菜。

  做好这些,等水开,放下面条即可。

  见宋北祎忙得差不多,简凉才上前,用自己一只没受伤的手抱住宋北祎遒劲的腰身,声音软软糯糯的撒娇着,“宋老师,宋老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