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先前曲瑶瑶还想做她们的和事佬的话,那么现在她再也没有那个心思。

  云承桐闹成这样,一味的让简凉忍让,那就是对简凉的不公平。

  更何况她跟简凉的关系,要比跟她们的都要好。

  曲瑶瑶自然不会再多说一个字。

  人都走后,简凉转头问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宋北祎,“你怎么来这了?”

  对这个问题,曲瑶瑶表示她也很好奇,貌似她的电话打过后,还不到两分钟,人就出现在这。

  “看你,顺便过来办点事。”宋北祎这话说得太有技巧。

  太撩妹了。

  曲瑶瑶有些诡异的看着他,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宋北祎?

  宋北祎淡淡睐了曲瑶瑶一眼,那意思就好像在问‘你有意见?’

  “那个……寝室留给你们,我下去买点东西。”曲瑶瑶很识趣的冲宋北祎眨了眨眼。

  说完,人就一溜烟的跑了,当然还体贴的给他们关上了门。

  门一关,简凉瞪着宋北祎,气还没消呢,“你说你长得那么帅,到底想干嘛?”

  就是一祸水。

  “你不就是看上我这张脸的么?”宋北祎无奈的笑了笑。

  “我看上你脸大。”看上他的脸。

  要真是他的脸,外面帅哥那么多,她随便找一个也会比他好。

  想到随便找的那个,竟是害得自己身死了一次,简凉就没那么大话了。

  宋北祎上前一步,轻轻就将简凉拥进了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摩挲着简凉的小脸,眸色灰暗难辨,嘴里却依旧开着玩笑,“难道说你是被我的个人魅力深深折服的?”

  “不要脸,你有个人魅力这种东西吗?”成天给她找气受,脾气阴阳不定的,简凉轻轻推开他,“都是因为你,快帮我收拾,收拾不好,今晚睡客房。”

  “我马上收拾好。”睡客房,笑话。

  等宋北祎收拾好,曲瑶瑶在外游荡了两圈,也回来了。

  曲瑶瑶刚进门,后面云承桐扶着包扎好伤口的曹语沫也回来了。

  云承桐看到寝室里突然多出的一抹高大身影,正是自己朝思不得的男人,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四哥……”

  “我没有妹妹,别乱认亲戚。”宋北祎脸色很冷,声音更冷。

  这个男人,就算面对着一个泫然欲泣的美女,也这般冷硬。

  简凉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得到宋北祎的一颗心。

  云承桐紧咬住唇瓣,见宋北祎一双眼睛都盯在简凉的身上,纵有心中千万个不甘,好像他也看不到自己。

  “宋北祎,简凉有什么好的?”曹语沫站出来,替云承桐打抱不平,“承桐从小就喜欢你,这样的感情……”

  “这样的感情,我受不了,心就那么一丁点大,容不了其他人。”宋北祎眉宇间已然露出几丝厌恶。

  能够因为一个女人说了这么多废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宋北祎眼神犀利的扫向胆子够肥的曹语沫和云承桐,“你们给我小心了,别逼我动手。”

  男人警告的话放下,就拉住简凉的手,走了。

  ------题外话------

  更新晚了,晚了啊,不好意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如果先前曲瑶瑶还想做她们的和事佬的话,那么现在她再也没有那个心思。

  云承桐闹成这样,一味的让简凉忍让,那就是对简凉的不公平。

  更何况她跟简凉的关系,要比跟她们的都要好。

  曲瑶瑶自然不会再多说一个字。

  人都走后,简凉转头问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宋北祎,“你怎么来这了?”

  对这个问题,曲瑶瑶表示她也很好奇,貌似她的电话打过后,还不到两分钟,人就出现在这。

  “看你,顺便过来办点事。”宋北祎这话说得太有技巧。

  太撩妹了。

  曲瑶瑶有些诡异的看着他,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宋北祎?

  宋北祎淡淡睐了曲瑶瑶一眼,那意思就好像在问‘你有意见?’

  “那个……寝室留给你们,我下去买点东西。”曲瑶瑶很识趣的冲宋北祎眨了眨眼。

  说完,人就一溜烟的跑了,当然还体贴的给他们关上了门。

  门一关,简凉瞪着宋北祎,气还没消呢,“你说你长得那么帅,到底想干嘛?”

  就是一祸水。

  “你不就是看上我这张脸的么?”宋北祎无奈的笑了笑。

  “我看上你脸大。”看上他的脸。

  要真是他的脸,外面帅哥那么多,她随便找一个也会比他好。

  想到随便找的那个,竟是害得自己身死了一次,简凉就没那么大话了。

  宋北祎上前一步,轻轻就将简凉拥进了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摩挲着简凉的小脸,眸色灰暗难辨,嘴里却依旧开着玩笑,“难道说你是被我的个人魅力深深折服的?”

  “不要脸,你有个人魅力这种东西吗?”成天给她找气受,脾气阴阳不定的,简凉轻轻推开他,“都是因为你,快帮我收拾,收拾不好,今晚睡客房。”

  “我马上收拾好。”睡客房,笑话。

  等宋北祎收拾好,曲瑶瑶在外游荡了两圈,也回来了。

  曲瑶瑶刚进门,后面云承桐扶着包扎好伤口的曹语沫也回来了。

  云承桐看到寝室里突然多出的一抹高大身影,正是自己朝思不得的男人,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四哥……”

  “我没有妹妹,别乱认亲戚。”宋北祎脸色很冷,声音更冷。

  这个男人,就算面对着一个泫然欲泣的美女,也这般冷硬。

  简凉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得到宋北祎的一颗心。

  云承桐紧咬住唇瓣,见宋北祎一双眼睛都盯在简凉的身上,纵有心中千万个不甘,好像他也看不到自己。

  “宋北祎,简凉有什么好的?”曹语沫站出来,替云承桐打抱不平,“承桐从小就喜欢你,这样的感情……”

  “这样的感情,我受不了,心就那么一丁点大,容不了其他人。”宋北祎眉宇间已然露出几丝厌恶。

  能够因为一个女人说了这么多废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宋北祎眼神犀利的扫向胆子够肥的曹语沫和云承桐,“你们给我小心了,别逼我动手。”

  男人警告的话放下,就拉住简凉的手,走了。

  ------题外话------

  更新晚了,晚了啊,不好意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容不了其他人。”宋北祎眉宇间已然露出几丝厌恶。

  能够因为一个女人说了这么多废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宋北祎眼神犀利的扫向胆子够肥的曹语沫和云承桐,“你们给我小心了,别逼我动手。”

  男人警告的话放下,就拉住简凉的手,走了。

  ------题外话------

  更新晚了,晚了啊,不好意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