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彭毅明显警惕了起来,讪讪笑了两声,“呃!那个……因为他有洁癖啊!”

  在简凉看不到的角度,彭毅暗暗呼了一口气。

  要是被宋四哥知道他坏了他的好事,还害得他丢了老婆,他会被扒皮的。

  彭毅浑身紧了紧。

  这个回答,并没有让简凉满意。

  简凉淡淡睐了彭毅一眼,他不愿说,她便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就像她知道宋北祎心中有那个白月光,但因为她知道宋北祎不可能再跟那个白月光再在一起的。

  简凉不想为了那么一个过去式,毁去了自己的感情和信仰。

  “他好像确实有点洁癖。”她淡然带过这个话题,“你呢?跟他什么关系?”

  两人别说姓氏,就性格也不一样。

  “四哥和我哥是初中同学,两人关系也是铁铁的,所以我也就跟着沾上这么一点光,对了,毕业后,你是继续待在宋氏吗?”彭毅嘻嘻笑着,一笑就露出一口灿烂的大白牙。

  跟他帅气的外表一样,阳光型大男孩。

  “嗯!”

  彭毅暧昧兮兮的笑,“四哥,福气不浅呢。”

  简凉对这个爱笑的大男孩也有几分好感,他不像宋北祎其他的朋友,一个个都觉得她配不上宋北祎,充满了敌意。

  可彭毅却觉得有了她,宋北祎居然都跟‘福气’沾上了边。

  不为别的,就这份认可,让简凉听了,至少心里舒服些。

  “喜欢他的人可不少,应该是我最幸运的被他看中了。”简凉淡声道。

  “可你是最独特的。”彭毅说着,还认真的点了下头。

  他说的不是什么漂亮之类,大概也是知道喜欢宋北祎的女孩子,漂亮的实在太多了,所以用了‘独特’这个词。

  简凉淡淡莞尔,“谢谢,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听的赞美。”

  是啊,宋北祎说了那么多情话,却没有一句赞美她的。

  彭毅微微诧异她的道谢。

  侧头看向简凉,侧脸线条勾勒着温柔淡和,她静静的开着车,认真的神色只盯着前面的路况。

  傍晚时分的斜阳微微投在她脸上的光芒,也变得宁静柔和。

  彭毅觉得跟这样的女孩子待在一起,就算是静静的不说话,也是一种美好。

  因为她很漂亮。

  彭毅绝对是个颜控。

  可惜,这大学四年,他居然都没有发现学校里还有这样的美女。

  四哥一来,就这么带走了一位美女。

  彭毅一个人暗自懊恼着。

  一会儿功夫,车子便到了西岸丽舍。

  简凉先将车子开到曲瑶瑶的公寓楼下,“有些东西是我同学曲瑶瑶的,帮忙一起送到她家啊。”

  “好。”彭毅爽快答应,一点也没觉得简凉是在指使自己。

  两人的动作自是比一个人快。

  简凉开了曲瑶瑶家

  的门,这时,电梯门开了,走出来一个大长腿帅哥。

  第一眼最让人深刻的就是男人的眼睛,细长蕴藏着锐利。

  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可以算是极品。

  雷信河见两个陌生人在曲瑶瑶家门口搬东西,微微蹙了下眉,“你们……”

  “帮瑶瑶搬东西。”简凉也是打量了下面前的男人。

  简凉自是想起了,这位就是她见过一面的雷信河。

  雷信河见他们也只是往屋子里搬东西,而不是屋子外,便点点头没有多管。

  男人转身开了自家的门。

  简凉看着男人开了的那扇门,想起曲瑶瑶跟自己说过的,她的那位猫邻居。

  也是曲瑶瑶骂得最多的男人。

  不知道隔壁就住着这么一位帅哥。

  这丫的,难道都没有动心吗?

  “刚刚那谁啊?”彭毅也就是随口问了句。

  “猫邻居。”

  听了简凉的这个称呼,雷信河微微转头瞥了他们一眼。

  黑眸里盛上了一抹深邃,男人好奇启唇,“她就是这样称呼我的?”

  简凉微顿,没想到这人还没进屋子。

  她尴尬的看着雷信河,“那个……我朋友夸你帅呢。”

  雷信河微微勾唇,他可不觉得那小女人会这么好心的‘夸赞’他。

  “是吗?”雷信河笑笑,“那我就当她是对我有意思了。”

  “……”简凉。

  事情是这样发展的么?

  ……

  搬完所有的东西,简凉想留彭毅吃饭,以示感谢的。

  彭毅却跑得比兔子快,那样子就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

  简凉看着大男孩狼狈的跑走,有些哭笑不得。

  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简凉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厨房,想想自己做饭没有宋北祎做的好吃,便打消了做饭的念头。

  简凉便先去收拾自己带来的东西。

  没有将自己的东西和宋北祎的混在一起,而是一股脑的全都搬进了隔壁客房里。

  好在她的东西不多,也就一些衣物和书本。

  全都加在一起,还没有曲瑶瑶的衣服多。

  现在做了明星后,那衣服肯定就更多了。

  那一间小公寓,早晚都不够她用来摆衣服的。

  简凉抱起一堆书时,突然一个小东西掉了下

  来。

  简凉看过去,那个东西好像是由一根有些泛白的红绳串着一块红得滴血一般的玉石。

  说不出的奇怪形状,但它似乎都被磨去了所有的棱角,变得圆润光滑。

  触手温热,仿佛里面的鲜血跟人体里的鲜血一般,是热的。

  也是会流动的。

  玉石什么的,简凉不懂。

  但这颗玉石陪伴了简凉20多年,一直以来,简凉都没有很在意这个东西。

  以前,简凉觉得这颗玉是她的护身符,她一直都是随身戴着的。

  但那次重生归来,她大病了一场。

  简凉觉得这玩意根本就不是什么护身符,要不然她怎么会死得那么惨,怎么会被亲人和爱人背叛了都不知道,所以就随手扔了的。

  没想到会在这里。

  看着这块血色玉石,简凉百思不得其解的皱起了眉。

  她很疑惑啊,这块玉石到底是谁给她的。

  不可能是简中苍。

  更不可能是奚美萃,那个女人跟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恨不得她死的女人,怎么可能送这个给她。

  那么久远的记忆,实在是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找到这块玉石,简凉竟不舍再扔了。

  毕竟它陪伴了自己20多年,是唯一一个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的东西。

  简凉摘了那根旧绳子,从自己的首饰盒里找到一条铂金项链,取下那枚钻石坠子。

  将项链串上玉石,戴在了脖子上。

  温热的玉石贴上肌肤,简凉陡然间,觉得浑身通透的舒服。

  在简凉没有注意到的衣服里,那块玉石忽闪忽闪过微弱的光芒。

  ------题外话------

  在pk,看不到数据在变啊!好可怜。

  我加更,乃们应该能看得到的吧?给点鼓励啊,小可爱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