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了好一会儿,宋西斐才缓下那口气。

  眼下,他必须尽快养好伤,否则只能自己干生气。

  “你老实说,你跟那个简凉是不是来真的?”宋西斐也是不喜简凉,伶牙俐齿不说,一点也不好相与。

  这样的女人,做他宋家的媳妇,早晚会搅得他宋家是非多。

  宋北祎转身看向窗外的高楼大厦,眼神有些飘远,沉默了半晌后,他说,“不出意外的话,打算明年结婚。”

  “槽!”

  宋西斐内心简直有了哔了狗的感觉。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长得丑不说,还野蛮,明知道我是你三哥,还目无尊长,这样的女人,别说我,就是爷爷也不会喜欢。”

  宋北祎蹙眉,“嫂子是她最好的朋友,你欺负了她朋友,她没有将你剁了喂狗,已经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了,有一次嫂子被三个小混混欺负,她可是直接将人捅伤住院。”

  听到曲瑶瑶被人欺负,宋西斐心头一紧。

  素来欺负惯了曲瑶瑶,但是听到别人也欺负她,他就不爽了。

  “曲瑶瑶……她怎么招惹上小混混了?”

  宋北祎看他明明担心,却还装着一副嫌弃的模样,也是无奈。

  “事后我查了一下,还不是你身边有个叫周仪的女人干的好事,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喜欢招惹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早晚你会后悔的。”劝慰的话,他知道他说了,三哥也不会听。

  他倒是等着看某人后悔呢。

  周仪……

  宋西斐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个女人的名字,眼眸阴沉沉的眯了眯。

  拿过放在桌子的手机,他拨通电话,“给我封杀了周仪。”

  “三少,我没听错吧?周仪可算是我们煌旗娱乐的招牌啊,这样封杀了,你知道我们得损失多少吗?光是违约费就是一大笔……”

  “一切损失算我的,再跟我废话,你也给我滚。”

  “……”那人心惊,看来是周仪将宋三少得罪的不轻啊,只要宋三少说一切损失算他的,一切都好说,“好,我这就去办。”

  看他挂了电话,宋北祎讽刺道,“现在亡羊补牢?做老公渣到你这个份上,事后补偿做得再多,也弥补不了心灵上的伤害,你好自为之吧。”

  “你是来气我的吗?”

  宋北祎看了看他这里的环境,高级的病房,找个护工也是高级的吧。

  “你好好养伤,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找护工。”宋北祎说道。

  “你还有没有良心,看到你三哥伤成,不来衣不解带的照顾就算了,来看一眼就要走,哥真是白疼你了。”宋西斐算是看清楚了,他的这些个兄弟啊,都是有了老婆就没人性。

  他走了,关键是就没人陪他聊天了。

  “你不怕被本少爷伺候得二次受伤的话,就好好听医生听护工的话,尽快养好伤,尽快回去,老婆要是真的跟人跑了,你受的伤就不是这么一点点了。”

  宋北祎尽于此,便离开了。

  要他在这无聊的陪着宋西斐,还不如回酒店抱简凉。

  从医院离开,宋北祎拨通雷信河的电话,“人是你打的?”

  虽然他三哥现在渣得不是个东西,但怎么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被人打了。

  他能够想到的,这事是雷信河干的。

  睡得朦胧间,雷信河诧异极了,“什么?”

  “我三哥是你打的吧?”宋北祎再次问道。

  那头顿了顿两圈,而后传出数声哈哈大笑,“他被人打了吗?哈哈哈……实在太好了,看来看不惯他那种人还是挺多的,让你三哥小心走路啊,万一哪天真的碰上我,我也一定不会客气的。”

  “不是你?”宋北祎没想到这事居然不是雷信河干的。

  那,那是谁?

  在这,谁还这么无聊。

  把人打了一顿就跑得没影。

  他了解雷信河的性子,若是他干的,他也不会不敢承认。

  宋北祎是天色将亮回到酒店的,简凉还睡在柔软的大床上,没有醒。

  宋北祎脱了衣服,掀开被子就钻进去。

  简凉正在做着梦,梦里是她嫁给罗风墨,准备出海度蜜月,然后再醒就是罗风墨和简筱筱缠吻在一起,互诉情肠,他对简筱筱说,“我不爱她,也从来都没有碰过她,一个男人对那个女人连慾望都没有,不但是因为不爱,还有没兴趣,但筱筱,我对你火热的爱,你应该深有体会。”

  说着,两人双双倒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做着人类最原始的活塞运动。

  简凉看着眼疼。

  有一瞬的惊醒,已经很久她都没有想过那两个人了,也不知道这一次为何会梦见让自己心情糟糕的两人。

  “凉儿……”宋北祎轻唤着她的名字。

  简凉茫然的眨了眨眼,好一会儿,她才记起身在何处。

  她一下子抱紧了宋北祎,“宋北祎,你爱我吗?”

  宋北祎眉头微蹙,刚刚她的身体似乎抽搐了一下,像是做了噩梦一般。

  看她嵌入自己怀里的身体,几不可微的还在颤抖。

  她的问题,让他微顿了一下,他想,“爱。”

  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足够让简凉幸福半世,她微微勾起唇瓣,顾盼生辉的眸子漾动着暖光,“我也爱你,以后我们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知道吗?”

  “好。”宋北祎拥着她,又揉了揉她的秀发,“

  再睡会,时间还早。”

  “宋老师……”简凉暧昧的气息吐在宋北祎耳畔,有些小灼热,小手贴着男人性感的肌肤轻轻滑了下去。

  宋北祎喉咙微动,躺着没动,任由简凉为所慾为。

  “你说你的身材这么好,怎么做到了?”

  “运动。”

  简凉笑,这家伙还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呢。

  不过,她的秘密,他是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嗯,你

  做得对,为了保持好身材,得早起运动。”说完,简凉一个翻身,就迅速溜了。

  所以,她撩得他一身的火,然后不给灭的?

  宋北祎现在也没有多少睡意,掀了被子,不紧不慢的踩着步子,走进洗手间。

  简凉正在里面刷牙,见男人好不害臊的光着过来了,瞪了他一眼,“好辣眼!”

  宋北祎邪肆的勾着唇,笑望着镜子里的人儿,完全没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却从背后圈住了她的身子,身体紧紧的贴着她娇软的身子,

  男人得意又邪肆的声音响起,“凉儿,你跑不掉的。”

  简凉浑身一僵,身体感受到的那股炙热最为明显,“别,等会我们出去运动一下,呼吸一下这里的阳光和空气,肯定比清州的好。”

  “这样……也是运动啊!”宋北祎密无缝隙的压住了身前的人儿。

  噗!

  简凉只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无赖。

  运动完,简凉觉得自己的小腰板都快要断了,“禽獣,真是禽獣啊!”

  宋北祎笑得满足,“放心,我只对你一个人禽獣,要我抱你去洗澡吗?”

  “不要,你先洗,等会换我。”再一起洗,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要她命的事。

  “还是一起吧。”根本就不给简凉反驳的余地,宋北祎大手扣住简凉的后脖子,就将人给逮了进去。

  两人洗完,宋北祎接了电话,说是家里有事才不得不回去。

  如此,简凉才觉得自己解放了。

  怕简凉一气之下,跟自己又要闹别扭,宋北祎想让她跟自己一起回去的话,就那么被咽了回去。

  宋北祎不是个喜欢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即便对简凉有几分黏性,几分舍不得,也只是深深看了几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甚至都没有让简凉送他去机场。

  不用送啊,简凉还觉得落得轻松。

  这一轻松,就让季临宜给黏上了。

  吃过早饭后,简凉想去看看曲瑶瑶,按了两声门铃,里面也没有人应。

  不一会儿简凉的手机响了一声,短讯的声音,曲瑶瑶发来的,“我有点累,今天不去玩了,你自由活动。”

  想来是心情不好,她在自我调解。

  简凉便也没再打扰,感情的事真的不是别人说两句,就能开导的。

  就像当初曲瑶瑶也曾经说过罗风墨那人不适合她,而她一头扎进去,就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并且但凡有谁说罗风墨的坏话,她就跟谁急眼。

  “简凉,今天玩什么啊?”简凉一转身,就迎面碰上季临宜。

  莫名的,季临宜这丫头一瞬让她有种神出鬼没的感觉。

  她都没有通知她,她总能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自己身边。

  “瑶瑶身体不舒服,她说她要休息一天,我们就自由活动吧。”毕竟不太熟,虽然这丫头给她第一印象并不坏。

  但她总能在季临宜身上看到曾经云承桐的影子,也是这么黏人,也是这么热情活泼。

  怕又会是另一个让她头疼又难过的云承桐,简凉莫名就有些排斥

  “别啊,我知道一个好去处,我们一起去啊!”季临宜热情的抱住简凉的胳膊,说什么也不给她走。

  非要拉着简凉一起出去玩。

  简凉想着自己没什么事,她又不是本地人,离开了这地,也就告别了季临宜。

  于是也就答应了季临宜的要求。

  可等到季临宜带着她上了直升机,简凉顿时就有种自己要被卖掉的感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