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北祎心中一凉,她对他失望了,所以不遗余力,甚至狠绝无情的撇开他们的关系。

  这让宋北祎怀疑是不是简凉真的没有爱过他。

  **关系。

  宋北祎纵然觉得自己有错,这一刻也因为这四个字气得脸色铁青。

  心念一动,宋北祎带着简凉进了他的空间小世界,看到大片的美女樱的地方,却变成的各色各种的花海,成片成片的。

  就她眼前的这些,肯定是花了很多的精力,才能有今天的繁荣盛景。

  简凉神情漠漠的望着眼前的美景,一切与她无关的东西,就再也打动不了她冰封的心。

  宋北祎幽眸暗沉,他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简凉。

  这样将他排斥得远远的简凉。

  “如果你让我看的,我已经看到了,放我出去吧。”简凉身上的气息甚至更寒,宋北祎抱着她,紧得让她透不过气来。

  他以为她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女人吧,随便哄哄就能原谅他犯下的错。

  他绝不会知道他今日的表现,是一刀又一刀的捅在在她心窝上,让她对男人彻底失去信心。

  “不放,我说过,惹上我,你就永远是我的女人,此生,我都不会再放。”宋北祎猛地将简凉压倒,两人双双倒在草丛里。

  简凉以为自己会摔得很惨时,落在地上,她却没有感到一丝疼痛。

  是宋北祎用自己的手护住了她,可那又怎样,要不是他,她会摔跤吗?

  “凉儿,如果说我爱你的话,你不相信,那我就用行动证明。”宋北祎那个的脑子被门夹了的,他所谓的爱,就是身体力行的强占简凉。

  他的手下,她身上的衣服顷刻灰飞烟灭。

  简凉身上一凉,顿时就知道宋北祎这混蛋想要做什么。

  简凉的心更是冰冻三尺。

  一直强装漠然的简凉,这一次是真的无法再任由这混蛋继续欺辱她。

  “混蛋,别碰我,我嫌你恶心。”简凉用了灵力的一个巴掌挥了下去。

  啪!

  宋北祎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给打飞了出去,一个抛物线,好巧不巧的落在一片玫瑰花丛里。

  在他落下来的那一下,玫瑰花的刺划破了他左边的俊脸,血红的红印上带出一道血痕。

  就算刺痛,就算有鲜血代价,也散不去宋北祎心头诡异的想法。

  今日他若不把简凉留下,恐怕永远都留不下了。

  在宋北祎的地盘,简凉无论跑到哪里,也跑不出去。

  简凉真是气得血液滂湃。

  就算她还有最后一招,可以躲进小镜天。

  身上的衣服被宋北祎毁去,这个样子,让她怎么好意思去那里躲。

  简凉坐起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腿,委屈又难过的护着自己。

  今天算是让她看清了,宋北祎禽獣起来,简直不是人。

  他居然想要强了她。

  该死的混蛋。

  一巴掌真是轻了,她刚刚就该一掌结果了他。

  宋北祎从花丛里爬起来,看着简凉像个无助的小兽一样团成一团,心里划过一丝受伤。

  男人黑色的眸子暗了暗,宋北祎跨步走过去。

  简凉感觉得到他的靠近,小身子轻微的颤了颤。

  她觉得自己要是想要摆脱现状的话,得智斗,宋北祎要是想要把她一辈子都困在这里,那她以后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宋北祎心中一凉,她对他失望了,所以不遗余力,甚至狠绝无情的撇开他们的关系。

  这让宋北祎怀疑是不是简凉真的没有爱过他。

  **关系。

  宋北祎纵然觉得自己有错,这一刻也因为这四个字气得脸色铁青。

  心念一动,宋北祎带着简凉进了他的空间小世界,看到大片的美女樱的地方,却变成的各色各种的花海,成片成片的。

  就她眼前的这些,肯定是花了很多的精力,才能有今天的繁荣盛景。

  简凉神情漠漠的望着眼前的美景,一切与她无关的东西,就再也打动不了她冰封的心。

  宋北祎幽眸暗沉,他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简凉。

  这样将他排斥得远远的简凉。

  “如果你让我看的,我已经看到了,放我出去吧。”简凉身上的气息甚至更寒,宋北祎抱着她,紧得让她透不过气来。

  他以为她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女人吧,随便哄哄就能原谅他犯下的错。

  他绝不会知道他今日的表现,是一刀又一刀的捅在在她心窝上,让她对男人彻底失去信心。

  “不放,我说过,惹上我,你就永远是我的女人,此生,我都不会再放。”宋北祎猛地将简凉压倒,两人双双倒在草丛里。

  简凉以为自己会摔得很惨时,落在地上,她却没有感到一丝疼痛。

  是宋北祎用自己的手护住了她,可那又怎样,要不是他,她会摔跤吗?

  “凉儿,如果说我爱你的话,你不相信,那我就用行动证明。”宋北祎那个的脑子被门夹了的,他所谓的爱,就是身体力行的强占简凉。

  他的手下,她身上的衣服顷刻灰飞烟灭。

  简凉身上一凉,顿时就知道宋北祎这混蛋想要做什么。

  简凉的心更是冰冻三尺。

  一直强装漠然的简凉,这一次是真的无法再任由这混蛋继续欺辱她。

  “混蛋,别碰我,我嫌你恶心。”简凉用了灵力的一个巴掌挥了下去。

  啪!

  宋北祎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给打飞了出去,一个抛物线,好巧不巧的落在一片玫瑰花丛里。

  在他落下来的那一下,玫瑰花的刺划破了他左边的俊脸,血红的红印上带出一道血痕。

  就算刺痛,就算有鲜血代价,也散不去宋北祎心头诡异的想法。

  今日他若不把简凉留下,恐怕永远都留不下了。

  在宋北祎的地盘,简凉无论跑到哪里,也跑不出去。

  简凉真是气得血液滂湃。

  就算她还有最后一招,可以躲进小镜天。

  身上的衣服被宋北祎毁去,这个样子,让她怎么好意思去那里躲。

  简凉坐起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腿,委屈又难过的护着自己。

  今天算是让她看清了,宋北祎禽獣起来,简直不是人。

  他居然想要强了她。

  该死的混蛋。

  一巴掌真是轻了,她刚刚就该一掌结果了他。

  宋北祎从花丛里爬起来,看着简凉像个无助的小兽一样团成一团,心里划过一丝受伤。

  男人黑色的眸子暗了暗,宋北祎跨步走过去。

  简凉感觉得到他的靠近,小身子轻微的颤了颤。

  她觉得自己要是想要摆脱现状的话,得智斗,宋北祎要是想要把她一辈子都困在这里,那她以后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里爬起来,看着简凉像个无助的小兽一样团成一团,心里划过一丝受伤。

  男人黑色的眸子暗了暗,宋北祎跨步走过去。

  简凉感觉得到他的靠近,小身子轻微的颤了颤。

  她觉得自己要是想要摆脱现状的话,得智斗,宋北祎要是想要把她一辈子都困在这里,那她以后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