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第280章帝都王家

小说:豪门重生,总裁老公强势宠 作者:苜蓿果子 更新时间:2020-03-24 22: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简凉还没离开容熹的怀抱,就有一只大铁手,粗鲁的将人给扯到了一边。

  简凉痛得想骂人,在看到是宋北祎拽的她,直接就爆出口了,“宋北祎,你丫的……”

  她还没骂完,宋北祎身形一闪,逼到刚刚挥鞭子的女人王晴柔面前,轻松就夺了她手里的鞭子。

  然后毫不客气的甩在王晴柔的脸上。

  一道血红的鞭痕下,王晴柔惨叫了一声,“啊!”

  这个时候,简凉也才看清,这女人可不就是在飞机上招惹她的那位。

  昨晚,她一拳,几乎震碎了她的心脉。

  只一晚的时间,她便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赌石盛会上,看来她这个家族有高手。

  炼丹高手。

  有这么个人在,还真有点麻烦。

  王晴柔气结,一鞭子下来,她居然被人压着动弹不得,活生生的挨了一鞭子。

  “你……”王晴柔猩红了眼,滚着恶毒的怒火。

  这是长这么大以来,第二次有人敢动手打她。

  还抢走了她的鞭子。

  很好,很好。

  “你们几个都是死的吗?没看到我被人打?”王晴柔骂身边的两个保镖。

  保镖眼神一凛。

  齐齐向宋北祎出手。

  能够在他们二小姐的手里夺走鞭子的,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所以两个保镖出手,便是裹着灵力,招招带着杀意。

  “需要我去帮忙吗?”容熹走到简凉身边问,但是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宋北祎。

  看到他的身手,比以前更上了几个层次。

  而且在宋北祎身上,他还感觉到似有若无的灵气。

  容熹微微扯了下嘴角,宋北祎掩藏得真深,共事五年,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他也是修仙者。

  其实他不知道,宋北祎根本没有藏。

  能够修仙,也得亏简凉,否则可能这辈子他都跟修仙者无关。

  “不用,他的事与我无关。”简凉看也没多看,丝毫不管从店里打到店外的三人。

  好在这里都原石,否则哪里经得起他们打闹。

  简凉没兴趣看下去,转身往另外一处,继续找料。

  雷信河见状,无奈的看了眼宋北祎的方向,喊了一声,“北祎,我们走了啊!”

  “谁也不准走,贱人,你们敢打我,我今天让你们走不出这里。”王晴柔恶狠狠的瞪着简凉。

  昨晚那一拳,她居然想要她的命。

  今天她就要他们把命给我交代在这里。

  “难道你不知道大会的规矩吗?”容熹低沉的声音,警告的眼神暗含的杀意一闪而过。

  王晴柔却没看见,更或者说,她是一点也没有将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放在眼里。

  这张生面孔,她可没有见过,所以她不觉得自己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在帝都,我们王家就是规矩,得罪王

  家,就是死路一条。”王晴柔大不惭的撂下话。

  这番话一出,不少人都是赞成的为他们一群人感到怜悯。

  是的。

  在帝都,七大家族之首的王家人,谁敢惹,不想活。

  “好一个王家。”看来在帝都都没有所谓的法律了。

  “怕了吧,怕的话,你就给我过来,让我划花你那张让我恶心的脸,还有那个混蛋,居然敢伤了我的脸,看他长得还可以,本小姐勉强收了他,否则,我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晴柔恶狠狠地说道,胸腔里涌着对简凉和宋北祎刻骨的恨意。

  所以想要他们在死之前,好好‘享受’她给的折磨。

  简凉浑身迸出寒意,“那我倒要看看这个王家在帝都,究竟是如何的强大。”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让你这个土包子看看。”王晴柔一挥手,立刻就从各方位跳出几十个黑衣男子。

  而且一看,真真是个个都是绝顶高手。

  看来在认出简凉后,王晴柔暗下布置了一番,一个高手再高,也经不起车轮战的轰炸。

  她自信这次能弄死简凉。

  几十个高手迅速将简凉,容熹,容熹的一个近乎透明的手下和雷信河给围困了起来。

  这时,宋北祎懒得再跟这两个小罗罗纠缠,便是一拳轰倒了两个,“正罡拳。”

  两保镖被击飞出来,双双砸在地面上,地面顿时现出一个大坑。

  两人嘴角溢出鲜血,便是再也没有爬起来。

  宋北祎跑过来,强劲的拳风,扫起,空中直接就飞起了三人。

  宋北祎一脚一脚一脚的,全都将那三人像踢足球一样,踢出了场外。

  宋北祎迅速来到简凉身边,关切的问道,“有没有受伤?”

  简凉鸟都不鸟他一眼。

  “……”宋北祎郁猝。

  众人见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高手,绝壁是高手。

  可是这样的高手,为什么他们七大家族的人,从来都不知道呢?

  这会儿,一直坐在暗处的七大家族的人,再也坐不住了。

  在简凉说出,“既然如此,那我也让你看看什么叫血洗。”

  一个五十多岁的长者凌跃升,急匆匆走了出来,“等等,今日是赌石大会,这才刚开始就闹成这样,真的就没有规矩了吗?来人,所有参与闹事者,一律被赶出大会。”

  这时,一个男子跑到王晴柔身

  边,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却气得王晴柔直跺脚。

  她受了伤,还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居然就这么算了,如何能让她甘心。

  但是家主有令,她不得不将事情闹大。

  王晴柔咬牙切齿的道,“今天看在凌叔叔的面子上,我走,但是那两个贱人也必须走。”

  王晴柔手指着简凉和宋北祎,骂得鲜明。

  “贱人,管好自己的嘴。”宋北祎眸一凛,一挥手。

  王晴柔另一边完好的脸,又加了一道血红的鞭印,血触目惊心的从她脸上流下。

  “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王晴柔这下子已经癫狂了。

  整个大会场中,那歇斯底里的声音,跟鞭炮有的一拼。

  不少围观的人,看到王二小姐被整得这么惨,都对宋北祎肃然起敬起来。

  甚至眼里都有些痛快之意。

  看来平日里,这位王二小姐没少仗着自己是王家人就作威作福。

  王晴柔准备不自量力的扑去,要不是身边的手下一掌劈晕了她,这件事恐怕更不好收拾。

  看到王晴柔被劈晕了,众人可惜的摇摇头。

  大戏看不到啊!

  凌跃升眸子眯了眯眼,看着宋北祎目光泛着冷,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了。

  “先生,大会是禁止闹事的,你这样,没法再继续留在这里了。”凌跃升还算和气,主要还是忌惮宋北祎这一身让他看不透的实力。

  宋北祎冷冷的看着他,威压一层层的压上去。

  凌跃升满头大汗,脸色都变得扭曲。

  要不是宋北祎还留着他一口气在撑着,只怕这个时候已经丢脸了。

  凌跃升毕竟活了五十多岁的年纪,第一次在一个小辈面前,丢了脸,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但所有的怒火,在实力面前,还不得不收敛着。

  “敢问这位小兄弟贵姓,家居何处,改日必当登门赔罪。”凌跃升将话说得完美,也想从中打听一下宋北祎的身份。

  宋北祎高冷的吐出三个字,“你不配。”

  不配知道他的名字。

  凌跃升脸色变得一片铁青。

  “叫他们都滚,我必然不会闹事。”宋北祎就没有走的意思。

  “无规不成方圆,既然犯了事,就必须认罚,没有人例外,我已经让这位小姐留下,已是格外宽容了。”凌跃升硬着头皮道,应该说是宋北祎的气焰,让他的怒火占了上风,自然不喜宋北祎还留在这里。

  可这话还没说完,凌跃升一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人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

  此时,众人才不得不重新审视起宋北祎。

  不知道的看到了热闹,笑得前俯后仰,知道的却看到了门道。

  凌跃升可是元婴期巅峰,也算是个强者了。

  但是在这年轻人面前,威压便是已经让凌跃升不堪重负。

  “这位先生,这样欺压无辜人,未免太过。”这时,一道清丽好听的女声,如空谷幽鸣一般清灵。

  她的声音轻轻飘进每个人的耳中,让人心神一荡。

  那一刻所有人都朝那女子看去,但不包括简凉。

  简凉无意就瞥见宋北祎看直了眼睛,眼里有着震惊之色,简凉蹙眉,便也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门楼处,逆光站着一位青衣少女,长发如瀑,风儿微起,她的长发微扬,绝美精致的小脸上染着薄薄的怒气。

  那模样,看上去似乎是来打抱不平的。

  简凉第一直觉里,宋北祎认识这女孩。

  是的,看模样算得上是个女孩,十七八岁的稚嫩有着她这个年纪的热性和冲动。

  那么多人都置身事外的看热闹,只有她站了出来。

  简凉再看向宋北祎,见宋北祎还盯着人家女孩出神,嘴角讽刺的勾了勾。

  接下来是宋北祎和他们之间的

  事情,简凉置身事外的,转身走了。

  她对宋北祎出手帮她教训那位王小姐,没有半分感谢之情。

  不需要他的出手,她也绝不会让自己吃亏。

  容熹立刻跟了过去。

  对简凉和宋北祎之间的事,容熹始终没有问半个字。

  两个人依旧继续找翡翠,买原石。

  一个上午过去,他们就海买了上千块原石毛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