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管博提供的地址,简凉都不用亲自去确认,都能一个一个的找到。

  当然这种天赋,她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

  所以待管博走后,简凉去吃了午饭,回了房间,才开始一个地址一个地址的寻找。

  可惜一圈找下来,没有半个人影。

  那些人就跟凭空失踪了一般。

  不得不承认宋倾覆是有些本事的,要不然七大家族的人怎么可能更惧怕他。

  要不然怎么可能,这样就瞒天过海去。

  可是,要让她为此妥协,去跟宋倾覆结婚。

  简凉心中的怒火,呼呼的燃起来。

  不到最后一刻,她不会妥协的。

  正看着,简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逼近,这么看去。

  就看到楼下大厅,王莹带着十个手下气势汹汹的直奔电梯而来。

  王莹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查到了她。

  简凉撇了撇嘴角,王家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废。

  她不是花凉,对那个所谓的王家,没有半分感情和责任。

  所以,简凉也没有离开,就在房间等着王莹带人过来。

  昨天好心放过,今天是来找死吗?

  王莹一来,就看到房间门是大大敞开的,她下意识顿住了脚步。

  心底无端冒出‘请君入瓮’四个字。

  尤其是想到昨天她们随手就能打散自己的魔力,她心底里的恐慌就在这扇门后,又冒了一些出来。

  “小姐,不进去吗?”身后的手下问。

  王莹趾高气扬惯了,哪里受得了别人的欺负和压迫。

  而且还是来自一个女人的。

  来都来了,她怎么可能还退得回去,一脚跨进去。

  她不知道,她一脚跨进去,也等同于一脚跨进了鬼门关。

  “臭女人,你给我出来,今天我非得弄死你不可。”王莹声音跋扈,怒声叫嚷着。

  话音未落地,王莹忽地一声痛呼,“啊!”

  紧接着,两只膝盖齐齐跪了下去。

  要不是这宾馆地面铺的是高级羊毛地毯,她的膝盖非得碎裂不可。

  “进了我的地盘,还敢骂人,找死不成?”简凉从里屋走出来,不屑的眼神斜睨着他们。

  十个黑衣手下看到简凉,包括她出的手,顿时个个警惕起来。

  有两个拉起王莹,将她护在了身后。

  王莹涨红的脸,不知是怒还是痛,在他们后面怒喊,“抓住她,给我活捉了她,今天我非得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正好,我也有此意。”简凉嘴角邪邪的一勾。

  在一个男人攻来,她蹲下。身子,倏地窜到那男人身后。

  而手里一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剑滴出一滴血,溅落地毯。

  砰!

  那第一个动手的男人,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惨呼了一声,“啊!”

  其余几人见状,眼

  里泛出浓烈的杀意。

  “敢对我们王家人动手,你真是活腻了。”王莹在后面叫嚣着。

  其他五个手下,立刻将简凉围成团。

  五个转着圈,简凉一动未动,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王莹。

  突然五个一起出手。

  轰的一声。

  就在简凉站得那个地方,直接就被轰出了一个大洞。

  整栋酒店大楼,跟着颤了颤。

  也不知道楼下有没有住什么人。

  但这一下惊动了周围的住客。

  这王家人够明目张胆的,杀人居然都敢毫不避讳的杀。

  “啊!”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王莹的叫声,吓了他们一跳。

  转过头看去,他们想要杀死的人,好端端的出现在王莹身后,并且用刀子抵住了王莹的喉咙。

  那两个原本一直保护王莹的手下,见状,顿时意识到这人不是普通人。

  怕只怕他们今天要折在这里。

  “昨天,我宅心仁厚饶过你,今天就急着来送死,嗯?”简凉阴冷的声音,贴着王莹耳边袭入心脏。

  小丫头平时仗着王家,嚣张跋扈,没怎么遇到过事。

  真正来事后,就知道自己太弱。

  此刻更是被简凉抵在喉部的利刃,吓得腿软,吓得直哭。

  小命在人家手里,哪里还说得出威胁的话。

  “你你想怎么样?”王莹哭着问。

  心里却在恨得要死,恨这帮废物,这么多人居然都收拾不了这女人。

  “居然搞这么大破坏,那就叫你家大人拿钱过来赔偿啊!”简凉道。

  叫人来?

  这女人脑子秀逗了吧。

  不过这样更好。

  既然这些人收拾不了她,那她就叫更厉害的。

  她就不相信,她能厉害到天边去。

  “好。”王莹满口答应,心里盘算着,怎么将这事传递出去。

  她给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人立刻会意,不动声色的掩了身形。

  等待的过程很长,简凉挟持着王莹,坐到屋子里去。

  王莹拨通电话,直接对那边人,稀里哗啦的哭诉,“姑姑,我惹事了,现在这人说要让家里大人拿钱来赎我,姑姑,你快来救我啊。”

  不论王莹哭成什么样。

  简凉嘴里的赔偿,变相成了绑架勒索。

  简凉唇边只荡漾着意味深长的笑,并没有出声阻止。

  任凭她对着那个所谓的姑姑哭完,又来了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来哭。

  早在那个姑姑听玩那一句,那个姑姑就将手机交给别人,自己去处理了。

  出乎意料的,比王家人率先赶来的,居然是警察。

  简凉牵唇,“看来你在王家没什么地位啊?”

  说着,手里的水果刀就往前再送了几分。

  王莹吓得哇哇大叫,“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我姑姑呢?我妈呢?我爷爷呢?为什么不来救我?”

  赶来的警察见此,再看房间里的破坏力。

  特别是地上那一个诡异的大洞,那些警察吓得脸色微白。

  他们当警察的没那么大志向,更不想不自量力的丢了小命。

  在帝都混了这么多年,哪里还看不出,房间

  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他们在此动手,哪里是他们警察能够管的。

  这下子,头更疼了。

  让他们别过去,他果断带着人走了。

  “哎!别走啊!”警察还没走远,就被简凉叫停了。

  一群警察满眼诧异的看向简凉,傻子见到警察都怕的。

  这女人拿刀挟持人,他们不管,她居然还敢不让他们警察走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