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都还没有停稳,宋倾覆就坐进了车子里。

  简凉蹙眉,尽管这车子不是自己,坐就坐,也没什么大不了。

  尽管她也是要去找宋倾覆的。

  但是不喜欢宋倾覆如此的强势。

  好像她是他的,就再也没有一丝自由。

  更何况她还不喜欢他。

  “宋二爷,找我有事?”简凉歪着脑袋,装着无辜的问。

  宋倾覆淡淡睐过去一眼,“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

  “解释什么?”简凉继续装。

  这女人真有装的本事。

  宋倾覆承认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能够拿捏住自己的,也就只有这个女人了。

  他气得要死,偏偏还是要他每次都败在这个女人手里。

  “你……”宋倾覆努力压下怒火。

  其实这么多天找不到她,也早就没了那天被逃婚时,该有的怒火。

  “为什么要逃婚?是吃定了我不会杀了他们吗?”宋倾覆问。

  “就算不杀,我也知道他们也被你折磨得生不如死了吧?”简凉冷冷道。

  说起那几个人,她虽然对他们没有什么感情。

  但是宋倾覆居然拿着他们威胁自己,也算是自己的错。

  宋倾覆果然知道自己很多事情。

  不,应该是花凉。

  “怪只怪他们眼光不好,跟了你这个主人,真不打算管他们了?”宋倾覆幽幽道。

  心里算是确定,那几个人对简凉来说,并不是不重要的。

  “你这样的男人,我最是瞧不起,我不是花凉,你威胁不了我,还是说些实际的条件,否则,就算我打不过你,我发誓我会拼尽一切跟你决死一战。”简凉瞪着他。

  他这样阴魂不散,本不算什么。

  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就是她不能忍受。

  宋倾覆俊脸微黑。

  想到简凉瞧不起自己,心里堵得厉害。

  若不是想到她身边有那个宋北祎,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他和她已经不适合什么细水长流,温水煮青蛙。

  宋倾覆正想说什么。

  他们的车子,突然就被狠狠撞了一下。

  宋倾覆没系安全带,这一撞,脑袋狠狠的嗑上前面的挡板。

  砰!

  简凉没管车子里的宋倾覆,向后面望去,就看到宋北祎坐在车子里,一脸黑沉。

  简凉抿了抿唇,心情不爽到极点。

  这混蛋,他刚刚是想干什么呢?

  撞死自己吗?

  简凉气呼呼的下车,打开车门,狠狠踹了宋北祎几脚,“你混蛋啊,有本事你就撞死我啊,什么玩意儿?”

  “撞死了你,我上哪去找老婆去?”宋北祎高冷的白了她一眼。

  “谁是你老婆?宋二爷?”简凉故作诧异的问。

  宋北祎被她膈应死了,“简凉。”

  看到宋北祎黑掉的俊脸,简凉心下好笑不已。

  臭男人,让你没事找茬,膈应死你。

  “把我车子送去修好,否则我废了你。”恶狠狠丢下话,简凉就伸手招了出租车走。

  “简凉。”

  “哈哈……”简凉转头看向宋倾覆,额头鼓鼓一个大包,然后不厚道的笑出来。

  宋二爷这么猝不及防被撞,这么狼狈,大概是第一次遇到吧。

  “有什么好笑的。”宋倾覆板着脸。

  “你好丑。”

  “……”宋倾覆想杀人。

  想他玉树临风,帅气逼人,第一次被人用‘丑’字形容。

  “我现在去帝山,你们一个二个的别跟着我,没有我,你应该能够活得下去吧?要是真活不下去,你两打一架。”简凉挑拨了一下,就真的没有管那两人会不会真的打起来。

  两人目光沉沉的看着坐进出租车里的那个女人。

  真是好狠的女人。

  宋倾覆和宋北祎两人情敌见面,的确是分外眼红。

  有那么一刻,宋倾覆的心情真有被挑拨到,要不是这个宋北祎捣乱。

  他和简凉还坐在车子里聊天呢。

  “打一架吗?”宋北祎挑衅问道。

  “好……”宋倾覆突然想到简凉刚刚貌似说到‘帝山’,她去帝山做什么?

  宋倾覆立刻转身走,走向前面的豪车。

  “去哪里打?”宋北祎喊。

  “今天没功夫。”宋倾覆忽然意识到,跟这人打,很掉份。

  要收拾他,何须自己出手。

  车门关上,宋倾覆立刻吩咐,“发悬赏令下去,一千万美金我要宋北祎的人头。”

  “是,二爷。”

  ……

  坐在出租车里,简凉看到宋倾覆的车子不远不近的跟来。

  勾了勾唇。

  简凉到帝山脚下,容熹就算不处在焦头烂额中,也没打算真的去破那个阵。

  所以,一天的时间,大阵纹丝不动。

  除了几个实力高强的人守在这里,监督着容熹。

  其他人都回去了。

  “容熹。”简凉喊容熹。

  容熹回头,就看到简凉向自己走来。

  有那么一阵恍惚,他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自带光环的简凉。

  “你怎么来了?”容熹神情淡淡,但是心里很高兴。

  他果然没有看错她。

  如此,就算他容熹为她死,也值得。

  这一刻,容熹想了很多。

  以前很模糊不清的心,这次也算是看清。

  “能破吗?”简凉也想看看自己布下的阵,有没有人能够破得了。

  容熹先是诧异了一下,而后摇头。

  简凉勾唇。

  破不了就好。

  “破不了就回去啊,还在这里做什么?走吧,我有事找你。”简凉要带容熹离开。

  一旁监督的人,立刻拦了上来,“你们干什么?想走?先把阵破了。”

  “他说他破不了阵,难道还不能走?”简凉问。

  “哼!别以为我们傻,他说不能破就不能破?”

  “容熹,你今天要是敢走,是不想要他们的命了吗?”说着几个人就拿着枪对准了容家子弟。

  容家那几个子弟,被他们绑着。

  好像是什么灵器绳索,所以可不是那么轻易解开的。

  简凉危险的眯起眼。

  “他们是王家人?”

  “六大家族的人都有一部分在这。”容熹云淡风轻道。

  在利益面前,任何联盟都会土崩瓦解。

  什么七大家族,

  谁对谁都没有信任。

  也是在蒋悦那,简凉知道容家精通阵法,若是他们都破不了,那这世上就没人能破得了。

  容熹被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熹哥,我帮你。”简凉牵住容熹宽厚的大手。

  与此同时,宋倾覆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瞬间阴寒下来。

  这该死的女人,有了宋北祎不够,又有一个容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