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凉赶到林子里,就有一个弟子被打飞过来。网

  简凉偏了个身子,没去管他。

  反正是男人,摔一下也不会死。

  简凉看着面前十几个长得非常磕碜的巨兽,朝他们凶猛的围攻过来。

  苍族子弟那些个小身子,都不够怪兽一巴掌的。

  “简凉,快离开这里。”看到简凉过来,容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走?

  她要是走了,那边几个正在修炼的,就完了。

  “你们抗一下,我布阵。”

  容熹一听傻眼,跑了不算,这还要继续打。

  且不说他们实力不够,这些个巨兽,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野兽,而是拥有灵力的灵兽。

  一个就呛了。

  这一下子围了十三四只过来。

  他们刚准备打,呼啦啦几个冲上去,那些巨兽却忽然一个个掉头就跑了。

  像是被吓到了一样。

  简凉也有些莫名,怎么就走了?

  她的阵都还没布好呢,真想看看自己布下的阵,会是个什么效果。

  有没有那么强呢。

  这里是不是还有别的巨兽,嗯,等会找一些来练练手。

  “哈哈……不会吧,我们一下子这么厉害了吗?”

  “你做梦的吧,它们应该是看到主子来了,被主子的强大和天人之姿吓到的,这才落荒而逃。”

  简凉满脸黑线。

  这是夸她,还是损她?

  “噗……”容熹低笑出声。

  简凉一眼扫过去,容熹尴尬的握拳抵在自己的唇边,轻轻敛了笑意。

  简凉哼一声,转身出了森林。

  为了防止那些巨兽再找来,简凉又在周围布了两个阵法。

  如此才安心的生火烤鱼。

  小叶子拽了不少鱼上来,让简凉夸了它一下,“不错不错,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你弄来,都给你弄来。”

  小叶子闷闷的转过去。

  它就是一棵小苗,能需要什么?

  苍修带着人赶紧洗干净鱼,容熹也跟着动手一起烤鱼。

  手脚麻利得,让苍修咋舌,“没想到你一个大少爷,居然也会做这个?”

  “我经常一个人在外闯荡。”

  “那你手艺应该不耐吧?那个姓宋的厨艺就超好的,故此才能虏获我们主子的芳心吧。”苍修随口道。

  但他不知道,就这么一句话,却让容熹记在了心里。

  ……

  破旧石屋里,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随手又打算再布下一个阵法之际,忽然感觉一道寒风袭来。

  顿时,他浑身警戒。

  信手打去一道光波,却在半空中炸开。

  “既然能找到这里,就出来吧。”

  宋北祎本来就没想藏着,“好久不见,那些人都死绝了,没想到你这个老怪物还活着。”

  那人愣怔了几秒,此人似乎知道自己的身份。

  近到眼前的人,英俊年轻的脸,一身逼人气质,灼灼其华,负手立于半空之中,仿若王者睥睨着他一般。

  清冷如霜月的眉眼间,莫名有点熟悉之感。

  可这分明是两张不同的脸,而且他们的实力也不一样。

  黑袍男人立刻在心里否决了自己的猜测。

  但是这个小子敢如此来挑衅自己,真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孤勇。

  “小子,报上名来。”黑袍男人凝眸盯着宋北祎。

  这小子,光是这一张脸就这么的让人讨厌。

  “你不配知道,不过,我警告你,你再乱动手脚,我不介意砍了你的手脚。”宋北祎直接上来就警告。

  自然挑得火大。

  “多少年了,还没人敢跟我这样说话,你真是活腻了。”黑袍男人吐血,这混小子哪里来的。

  “一个没有肉身,血气也亏损严重的老怪物,靠着秘术维持着这个半死不活的状态,你觉得你在我这里能讨到好处?”宋北祎斜睨着他,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压根也没将他放在眼里。

  偏偏也就这几句,让黑袍男人如被人扣住了脖子。

  他的秘密,那小子居然都知道。

  这地球上,何时出现这么一个怪物?

  就算他知道自己的秘密,但黑袍男人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就被宋北祎几句话就吓到。

  知道又怎么样,他不相信宋北祎会是自己的对手。

  自以为趁宋北祎不注意,忽然一抬手,从他的袖子里飞出一大波血蝙蝠。

  宋北祎先是一动不动,等那些恶心人的血蝙蝠到了跟前,他眸色倏地一冷。

  随手一划,一把赤金色的火焰爆出。

  那些血蝙蝠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直接烧成灰,一块块的掉落下来。

  黑袍男人喉口腥甜,差点就喷了出来。

  这些血蝙蝠才是他的心血。

  没想到都没给他留下一丝伤害,就被人这么轻易烧死了。

  叫他如何不怒。

  先前那一拨伤了他小东西的人,他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这个混蛋,又来。

  “你的克星是火,你要不要再来试试?”宋北祎勾着嘴角,邪肆得让人发狂。

  “你究竟是什么人?”黑袍男人气恨的瞪着他,多少年了,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

  但今天这样被人挑衅,心中漏了底。

  一个拥有赤金色火焰的人,就算不是他……

  也足够重伤自己了。

  “你惹不起的人。”宋北祎冷哼,“还有,别惹我老婆。”

  黑袍男人想哭,“喂!你老婆谁啊?”

  “你这么笨,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宋北祎看了看这个深山,顿了,这要是生活在那些地方,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宋北祎再一看他那张可怖的脸,嫌弃得不得了。

  黑袍男人撇嘴。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听宋北祎说,“你想不想拥有一个血肉之躯?”

  黑袍男人眼睛一亮。

  他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敢出去,如何不想拥有一个血肉之躯。

  而之前,他的血肉之躯都是靠着那些血蝙蝠,才有今天的。

  “你有这本事?”黑袍男人狐疑的斜着他。

  “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认我为主。”宋北祎也是这人实力不错,可以招一个免费的打手。

  宋北祎这话刺得黑袍男人一个激灵。

  差点就炸了,这个哪里蹦出来的臭小子,他凭什么啊?

  “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你别以为你烧了我的小东西,就能奈我何,我告诉你……”

  “我没逼你,愿不愿意随你,但错过这次,我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说完,宋北祎转身消失。

  这就让黑袍男人再骂都骂不出口。

  人都不在了,骂给鬼听啊。

  --250040647097532018-11-0706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