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1336章 真正的挑拨离间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空气在凝固。

  好像一碗水,放在寒冬的夜里,逐渐冷冻成了霜,再成冰,坚不可摧,让身处其中的人都无法呼吸。

  顾轻舟狼狈看向了司行霈。

  司行霈眼神略有点凌乱,道:“轻舟,你如果想要问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顾轻舟却略微瑟缩了。

  她的慌乱只是一瞬,转向了平野夫人:“我不用问。夫人,霍拢静在哪里?”

  平野夫人看了眼他们。

  她看到了裂痕,看到了司行霈的惊慌,也看到了顾轻舟假装的镇定。

  平野夫人心中,还没有来得及升起得意,又被失踪人质淹没。

  “你把那一百人给我,再来谈条件。”平野夫人道,“轻舟,我的耐性有限。”

  顾轻舟沉默了。

  等平野夫人一走,司行霈那点惊慌全部敛去。

  他冲顾轻舟眨眨眼。

  顾轻舟露出一个微笑,不动声色打了他一下。

  两个人的小动作,可惜平野夫人没看到。

  “她相信了多少?”司行霈问顾轻舟,“她七成会猜疑蔡长亭。”

  “应该是。”顾轻舟的眼睛亮了下,眼底的光芒骤盛,又恶毒又狡猾,唇角甚至有个微弯的弧度,让她看上去想要食人吮血。

  司行霈拦腰抱住了她。

  顾轻舟圈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凑在他耳边,悄声对他道:“如果一切顺利,我今年可以回家过生日了。”

  “过生日?”司行霈笑道,“那也太晚了,我觉得你可以回家过夏天了。”

  夏天是来不及了。

  顿了下,司行霈自己纠正:“可以回去过中秋。”

  顾轻舟笑起来,对回去过中秋很向往。

  她笑得很灿烂,露出了一颗小小虎牙,那张精明睿智的脸上,带了点孩子的稚嫩。

  司行霈很喜欢她这样的笑容。

  他就像个迷了魂的人,若能逗她这么一笑,他能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撕烂了给她玩。

  “回去过中秋”,原本是随口一提,可这笑容将其烙在了司行霈的心头,这就成了他的大任。

  他要带着他的妻子,回家去过中秋节。

  平野夫人离开了顾轻舟的院子,脑袋逐渐降温。

  她从最开始的震惊里回神。

  蔡长亭背叛她?

  她早已预料过这样的结果,然而真正到来时,她又深感棘手。

  “顾轻舟和司行霈,他们是不是在诳我?”她也在反思。

  她把顾轻舟和司行霈说话时的语气、表情和眼神,全部记在心里,反复推敲钻研。

  她没有发现异常。

  顾轻舟的伪装做作、司行霈一闪而过的惊惶,以及事后极力的补救,就说明此事跟他们的关系不大。

  饶是如此,平野夫人还是添了一分怀疑。

  她对蔡长亭的猜测,从八成变成了七成,对司行霈和顾轻舟的反而增添了。

  不为别的,那两个人的反应,跟平野夫人预想中一模一样,简直是按照她的想法来表现的。

  若不是平野夫人太了解他们,就是他们早已猜到了平野夫人的心思,依照她的想法进行了表演。

  回到家中,平野夫人去找了蔡长亭。

  “找到那些人质。”平野夫人冷淡道,“长亭,两天内给我答案。”

  蔡长亭猛然激灵了下。

  他的眼睛很美,此刻那精美的眸子却像是蒙了一层薄雾,情绪都藏在下面,不漏痕迹。

  他道:“是,夫人。”

  直到此刻,他和平野夫人的合作,彻底终止了。

  平野夫人对他没了信任。

  蔡长亭不是个天真的人,他知道结果。他从正院出去,平野夫人立马叫了人。

  于是,蔡长亭没有去保皇党杀手基地,因为他一旦去了,就再也出不来。

  他果断出城,往天津而去。

  日本军部就在天津,他需要找寻另一种庇护。

  蔡长亭开车,快速离开了。

  他的车子尚未出城时,就有人跟踪了他。

  蔡长亭把车子往旁边小胡同里一拐,整个车子挤了进去,然后死死卡住了。

  后面跟踪他的人追上了,被汽车堵住的胡同无法通过。

  他们废了很大的力气,把汽车弄出来时,才发现座位下面有个暗格,可以容一个人进入。

  他们耽误的这几分钟里,蔡长亭彻底消失的无影无形。

  而保皇党杀手基地内部,也出现了一次极大的混乱,分成两派的人相互厮杀了起来。

  此事,顾轻舟和司行霈还不知道。

  他们俩去了王家。

  “四叔,这是我写的,您用王家的报纸刊登出去。”顾轻舟道。

  王家对她是有求必应。

  “晚报就会刊登。”王游川道。

  顾轻舟点点头:“多谢你,四叔。”

  “一点小忙。”

  “不,不是单单这次的事,还有上次。”顾轻舟道。

  石博山暴露之后,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在查平野夫人的跟随者,想要把他们全部揪出来。

  而石博山所拥有的资料,只是冰山一角。

  平野夫人在太原府活动了几年,其他还好说,她的金钱往来,则是有迹可循。

  太原府六成的金融业在康家手里,剩下的王家占一部分。

  王家的生意遍布天下,他们也有很多的朋友和耳目。

  康家老太爷和姑奶奶康芝,对顾轻舟任何的要求都支持,王家更是如此。

  有了他们的协助,司行霈才能在短短四个月里,把那些人全部揪出来。

  尤其是康家和王家,帮助最大了。

  这样的资料,没有过命的交情,康家和王家是不会拿出来的。

  顾轻舟和他们两族的人情来往,已经无法计算了。

  “举手之劳。”王游川笑道,“你对我们家的帮助,才是最大的。非要道谢,我们还是要谢谢你。”

  司行霈就打断了他们相互的客套。

  “四叔,这份恩情,我们是牢记的。”他对王游川道,“将来总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到时候您只管开口。”

  王游川说好。

  他把顾轻舟写的文章,拿在手里看了两遍,让人送去王家所有的报社,包括王晨的那家。

  很快,报纸就刊登了。

  这条消息,外人是看不懂的,只有保皇党内部能看明白。

  一时间,漏网之鱼成了惊弓之鸟,而那些至亲遭绑架的,更是个个缩头不敢开口,只等保皇党把他们的亲人全须全尾的放回去。

  金太太也看到了。

  她跌坐在椅子上,一时间万念俱灰,却又涌上无边的恨意。“这是拿我们当猴耍?”她怒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