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1811章 虾泥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颜恺只跟苏曼洛谈过恋爱。

  他十几岁的时光,家园历经战火,把少年人的叛逆与无聊都淹没。

  故而他没有机会,像纨绔子弟一样拿女孩子当消遣。

  等战争结束,他也长大了,要做自己的事业。

  和苏曼洛分手,对他而是伤痛,也限制了他的脚步。

  再后来,他和陈素商结婚,又快速离婚。

  种种经历,让颜恺的感情始终像儿戏。他不知道正常人对前女友订婚是什么感受,也不知道苏曼洛的那个眼神是在期待着什么。

  他之前想过,也许他会重新和苏曼洛在一起。

  可当事情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他心里一点伤感也没有,就好像一个熟悉的老朋友要订婚了。

  他想:我那时候年纪小。

  小孩子谈恋爱,只是谈恋爱,不会像成年男人那样,对前女友有占有欲,觉得那是我的女人。

  然而,苏曼洛好像不这么想。

  她那个眼神,颜恺很熟悉,是一种挑衅与傲慢,需要旁人的回应。

  他低下了头,没有回应。

  仪式结束,宴席正式开始。

  准新郎满堂敬酒,准新娘则坐在主位不动。

  苏曼洛坐下之后,不停往颜恺这边瞧。

  颜恺的席位,就在她身后那桌。

  看到她未婚夫端酒走到了颜恺身边,她立马站起身,跟了过来。

  她挽住了杜利的胳膊,介绍颜恺:他是我儿时好友,像亲哥哥一样照顾我。我妈妈生病的时候,我时常在他家。

  杜利混香港的富豪圈,对新加坡不太熟悉,可南洋的大势力,他还是略有耳闻的。

  颜家是鼎鼎大名。

  杜利想要娶苏曼洛,除了觉得她漂亮,也是看重她的背景和人脉。

  颜家专门派了大少爷过来参加订婚宴,这是很看重苏曼洛了。

  杜利笑容很满,非常的客气:辛苦兄长了,以后我会照顾好曼洛。

  颜恺微笑:那就好,你们俩和和美美。

  苏曼洛瞥了眼陈素商,立马笑起来:你又换女朋友了?这位是哪里的歌女?

  众人全部看了过来。

  陈素商抬眸,淡淡看了眼苏曼洛,表情温柔。

  颜恺立马道:这位是我太太。

  众人的表情顿时各异。

  她如今常在香港。这次若不是来看她,我怕是赶不上你们的订婚宴。颜恺又补充道。

  陈素商则问:原来苏小姐跟你很亲近啊?我竟然不知道,都没见过她

  颜恺就笑笑。

  宾客们都看向了苏曼洛。

  杜利脸上的笑挂不住。

  他突然怀疑,苏曼洛夸大了自己的身世。假如她真的跟颜家很熟悉,怎么不认识颜恺的太太?

  而颜恺的太太,好像也不认识她。

  苏曼洛说,颜恺是特意过来参加她的订婚宴,可听颜恺那口气,他是过来陪太太,顺带着出席的。

  众人七嘴八舌。

  不远处的苏鹏,心里很烦躁。

  他不怪颜恺和陈素商,因为他也看到是苏曼洛挑衅的。

  可他女儿受到这样的待遇,他很痛心,觉得自己没有教她。

  她小时候,我就处处顺着她,如今这性格成形了,再也扭转不了。苏鹏叹息。

  他挪开了目光,不忍再看。

  苏曼洛的脸色很不好。

  等宴席结束,颜恺送陈素商回家。路过一处花店,他还给陈素商买了束鲜花。

  今天的事,若说不好,我错处更多。颜恺跟陈素商道歉,你不要往心里去。

  她挑衅,你却说是你的错?陈素商拿着那束鲜花嗅了嗅,口吻不咸不淡,你这样对她好,人家未必领情。

  颜恺一愣。

  陈素商这话,好像有点吃醋的意思

  他不敢肯定,他印象中的素商总是很冷静、很理智。

  我是不想让你生气。颜恺如实道,我给你买了花,原谅我比较容易,所以我把事情拖到自己身上。

  陈素商既无奈又好笑。

  颜少爷,你体贴过头了。她道,然后拿着那束花,上楼去了。

  颜恺体会她这话,终于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陈素商把那束花装在花瓶里,装好了新鲜的水,又拿下来摆在客厅。

  她让佣人再煮点鸡丝面。

  我宴席上没吃饱,你呢?陈素商问他。

  我也没吃饱。颜恺笑道。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一边闲聊一边等饭吃。

  鸡丝面很快上来了。

  颜恺看到厨子把一碗面放在陈素商跟前,他心中略微一动。

  陈素商正要动筷子,颜恺突然伸手,轻轻摸了下她的头发:头发上有脏东西,是什么?

  陈素商莫名其妙:什么?

  待厨子消失在门后,颜恺端起她那碗,闻了闻又尝了口。

  陈素商:

  颜恺尝完了,脸色凝重对她道:这碗里面有虾泥。

  陈素商眉眼一凛。

  在陈宅做事的厨子,都知道陈素商对鲜虾过敏。

  过敏严重的话,是会要命的。现在不比前几年,可药物仍是很紧缺。万一医院恰好没有药,陈素商就是个死了。

  她立马站起身。

  颜恺跟着她,两个人去了后厨。

  厨子们不知缘故。

  方才是谁给我做的面?陈素商问。

  一位女厨子道:是孙厨子。

  他人呢?

  给您送面去了。

  陈素商看了眼颜恺,颜恺冲她颔首,示意自己给她做后援。

  去找孙厨子,立马去,找到了我有赏。陈素商大声道。

  众人纷纷去找。

  而陈素商,又拉住另一位厨子:今天厨房有鲜虾?

  要给道长做虾饼。您的吃食,没有沾到虾肉,我们都很小心的。厨子急忙道,也隐约明白陈素商的怒气从何而来。

  他急忙去打开了旁边的橱柜。

  橱柜里做好的虾肉馅儿,果然少了很多。

  厨子脸色很难看:小姐,孙厨子他他是上个月才来的,估计是忘记了您的忌口

  上个月有位厨娘生病,总是不见好。

  厨房是不能进病患的,那厨娘就请辞了,管事的又招了另一个。

  听说这厨子以前给很多富户做过饭,还在半岛酒店做过半年,后来受人排挤才离开的。

  他是故意的,快去找,一定要找到他!陈素商道。

  厨子道是。

  找了半晌,始终不见那位孙厨子,他已经悄悄藏起来了。

  陈素商还打算让佣人去半路上设伏,等孙厨子半夜下山再去捉他,谁知道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