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1912章 范大人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颜棋回到新加坡之后,最粘着她两位表姐:一个是司玉藻,一个是李寐。

  颜子清给她买了套公寓,离颜恺家不过三五分钟的路,距离司玉藻和张辛眉那套也很近,房子规格比颜恺那套还要大一些。

  颜棋很满意。

  但是,颜子清很快发现她根本没啥伤心的,内心负罪感立马消失了,转而变了脸:公寓给你,但是你必须住在家,等结婚了再搬出去住。

  颜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棒子打懵了。

  爹哋

  阿寐也住在家里,玉藻结婚之前也没有单独出去住。女孩子家的,被人传闲话。颜子清道。

  颜棋去跟徐歧贞哭诉。

  徐歧贞说话比较委婉:这样吧,你周末可以去住一晚。

  颜棋没办法了,美梦破碎。

  她还打算继续过着吃喝玩乐的生活,不成想她父母托她姑姑,在马来亚大学替她找了份工作——担任音乐系的助教老师。

  颜棋一直都是学音乐的,她的钢琴也弹得很好。

  去、去教书?颜棋对此目瞪口呆,教书能有什么出息?

  她不乐意去,徐歧贞这次没有纵容她,而是恩威并施。

  话说了一箩筐,颜棋答应了,只是仍不太高兴。

  学校放暑假了,要等九月份才开学,你还能玩两个月,难道不好吗?徐歧贞道。

  颜棋这才高兴起来:我要把我的公寓装饰好。

  她嘴上这么说,可采买了几样东西之后就烦了,交给她哥哥和嫂子去帮她办。

  她也因此常去哥哥家蹭饭。

  她以为陈素商只会算命,拉着她给自己算一个。

  陈素商算命是很厉害的。

  可能桃花运会比较旺,是很好的桃花运,也许会结婚。陈素商笑道。

  不过,她还看出了一点。

  这点,她不知道颜棋自己是否在意,也不知道是否准确,她就没提。

  当然,如果是陈素商自己,她是不在乎的。

  真的吗?颜棋很高兴,那会不会我的学生想追求我?

  颜恺正好从书房出来,听到这句话,重重在他妹子头上敲了下:让你去教书,不是让你泡小男生的。你敢拿人家孩子消遣,爹哋非要打死你!你忘记了为什么把你送到英国去念书吗?

  唉?颜棋一头雾水,念书就念书,还为了什么吗?

  她想了半天,恍然大悟,爹哋是因为周劲捅自己一刀,才生气让我走的?我说嘛,怎么突然让我去念书

  颜恺:

  这奇葩的大脑,从小就没有长好。

  陈素商看到颜恺一脸崩溃,想到他说自家妹子一个个都是事儿精,陈素商在旁边笑出声。

  颜棋知道归知道,并不往心里去。

  她太多事浑不在意,亦或者说,在意了几天之后,说丢就能丢下,所以别人都觉得她有点傻,反正她自己过得挺快乐的。

  陈素商问她,伦敦好不好玩。

  好玩啊,就是太冷了。颜棋道,冬天冻死我了。谢家双胞胎哥哥对我们挺好的,我们常去蹭饭。

  颜洛水的两个儿子,很早就在英国念书,如今长子谢尚宽毕业了,找了份差事做,没打算回来;次子谢强毅还在追求更高的学术造诣,继续读下去。

  司宁安和灵儿也去了伦敦,谢家的孩子很照顾弟弟妹妹们,连带着颜棋也常去蹭吃蹭喝。

  我还认识了范大人。颜棋笑道。

  你同学叫这种外号?陈素商失笑。

  不是我同学,是尚宽哥的朋友。那天他把书放在桌子上,我打开一瞧,发现他居然叫饭桶,笑死我了。他不喜欢别人叫他饭桶,所以我就叫他范大人。颜棋道,他可帅了,又聪明又漂亮,只是不太爱搭理人。

  陈素商:

  她还是不相信,有父母会给自家孩子取名叫饭桶的。

  颜棋混了些日子,发现她哥哥偶然要跑马尼拉,她嫂子时常带着侄儿去她妈咪的餐厅玩,而表姐到了大姨的公司去做事,只有她成了个无所事事的闲人。

  好在她也不太在意。

  一转眼,时间到了八月底。

  司玉藻忙完了一段时间,打算给自己放一周的假。

  你在做什么呢?她打电话给颜棋,要不要去香港玩?

  好啊。颜棋兴奋极了。

  她特别喜欢去香港玩。

  司玉藻把孩子丢回了娘家,带着颜棋去香港浪了。

  姊妹俩住在霍家,既去了赌场,又去购物,在何微的带领下,把香港玩了个痛快,买了几十套衣裳和珠宝首饰,这才意犹未尽回新加坡了。

  飞机到新加坡的机场时,颜棋睡饱了刚醒,精神抖擞。

  姐,我们下次去吉隆坡玩。颜棋道。

  司玉藻则有点累了:下次估计要等过年的时候,医院里很难有时间休假。

  颜棋啊了声,有点失望。

  司家的副官开车过来接,颜棋和司玉藻准备上车时,远处有个人走了过来。

  那人是个高个子,带着墨镜,看上去气质不俗。

  颜棋盯着人家,总感觉他有点眼熟。

  待他走近时,她终于看出来了,上前一把抓住了他:范大人!

  对方一动不动,淡淡回头瞥了下颜棋,藏在墨镜下面的眼睛什么情绪也没有。

  司玉藻则被颜棋这一惊一乍吓了一跳。

  飞机能停靠这边机场的,都是跟司家有点关系,或者跟总督府有点交情,毕竟这是司家专用的机场之一,现在也接政府专员的飞机。

  司玉藻好奇看了眼那人。

  戴着墨镜,看上去挺装模作样的。

  范大人,是我啊!颜棋几乎要贴到人家身上去,然后低头,试图把自己的脸穿过墨镜底部,暴露在人家的视野里,你还认识我吗,范大人?

  有人来接机。

  见状,那人非常客气对颜棋道:小姐,您有话慢慢说,先松手,别拉了您的胳膊。

  来接机的,见颜棋身后跟着的是司家大小姐,哪里敢造次?

  颜棋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只得悻悻然松开了手。

  真不记得我啦?颜棋倒也谈不上多失望,范大人,你是路过新加坡,还是到新加坡来玩的?

  对方此刻终于开口了。

  借过。

  他绕过了颜棋,快步往外走去。

  整个过程中,那人别说礼貌了,就连表情都欠缺。

  待他走远,司玉藻蹙眉问颜棋:这是个什么东西?

  颜棋:不要说范大人的坏话!

  司玉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