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1973章 二少的咖啡很好喝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永华巷的街头咖啡店里,重新补过妆的康琴心坐在临窗的意式沙发上,一手支着脸颊,一手正拿着银白色的细勺慢慢搅拌咖啡。

  名媛装扮,娴静温柔,隔着窗赏着雨,很诗情画意。

  若是阿姐在场,定会夸她。

  然而相较表面上的淡定自若,她心里早就将那野蛮人骂了百八十遍,哪里像名门公子,简直就是个土匪头子!

  无论是幼年在山西,还是后来在英国,康琴心从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霸道猖狂、不讲道理,现在的军阀子弟都流行这样子?

  她眼中,司雀舫就是个混蛋。

  偏偏对方人多势众,道理讲不通功夫打不过,甚至身边这位不苟笑的副官还声称没有他家二少的命令,她连离开都不行。

  康琴心转过视线,放下银勺抿了口咖啡,又拿起手帕抬着小手指擦擦唇角,微笑着同宋和真开口:“宋副官。”

  宋和真站得笔直,无视其这番故作优雅的动作,声音硬冷的询问:“康小姐有何吩咐?”

  康琴心面色认真:“我要回康家庄园,你去安排车。”

  “二少说了,事情没结束之前,您不能离开。”宋和真中规中矩的重复之前的回答。

  康琴心微噎,转而又笑,一本正经的接道:“行。宋副官,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宋和真仍是目不斜视,“康小姐请说。”

  “你是司家的副官,不知是后来军中追随的二少,还是从前就在司家任职效力?”

  宋和真思量了下二者区别,应道:“康小姐,我父亲就是师座手下的副官,我自幼跟在二少身边,随二少入的军队。”

  “那你家二少的命令是命令,不知眼中可还有司家的其他人?”

  这年代虽说不似从前封建社会那样的主仆身份鲜明,但毕竟仍有阶级之分,康琴心的话听着区别不大,却又非要给宋和真强调个主次。

  宋和真掂量了番,严肃着答道:“在下效命于二少,自然尽忠于司家。”

  康琴心心想倒不是个二傻子,说话如此周到。

  她再道:“那你跟着二少出入司府,可知晓司家与康家的关系?”

  “康小姐之意,在下自然明白,二府乃世交。”宋和真面露客气,“您母亲是太太的学生。”

  康琴心满意的点点头,拿起杯子将咖啡一饮而尽,“行,你明白就好。”说着起身,往咖啡店外走。

  宋和真忙跟上,谨记着二少之令的他开口提醒:“康小姐,您还不能离开。”

  康琴心脚步不停:“不用紧张,本小姐明白,控制现场人员进出是为防消息泄露,二少怕我坏了他的事才命你看着,但二少并没说我不能再回赌馆。

  何况,咖啡喝完了,你的任务也完成了。”

  宋和真想不出话反驳,又顾忌着先前她强调的关系,只得作罢跟上。

  叶氏赌馆前,司家军队已准备撤场。

  康琴心老远就见有几人被押着上车,车行而驶,其他私兵也走了大半,只那人还坐在伞撑下,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手中的枪。

  她漫步而去,等近了就发现巷道石板的缝隙里染了抹腥红,想是被雨水冲洗过,不算可怖却很惊心。

  司雀舫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回来,抬眼看向宋和真。

  宋和真走上前,敬礼禀道:“二少,康小姐说咖啡喝完了。”微虚的声音与他满脸的严肃有些违和。

  司雀舫将原本擦着的枪收进腰间,饶有兴致的望向康琴心。

  康琴心的视线从地面转开,恍若无事的笑吟道:“谢谢二少的咖啡,味道不错。”

  司雀舫双眼微眯,从善如流的应道:“康小姐客气了。”朝宋和真使了个眼色,站起身准备离开永华巷。

  解了控场,赌馆里有人狼狈不跌的跑出来,也有馆内之人忙着指挥收拾。

  康琴心环视了眼四周,转身让伙计进去找郭南,走上前语气熟络的开口:“二少可是准备回司府?”

  司雀舫微诧,挑眉不解。

  这句话很唐突。

  康琴心便:“我素来快人快语,二少别见怪。早前我与姐姐约好了今晚要去西亚圣影院看电影的,您回去正好路过那边,二少若是方便,可否带我一程?”

  想搭车?

  司雀舫不忍想笑,他刚抓了人接下来能闲吗?

  康琴心自自语起来:“原是不想麻烦二少的,只是在这耽误了时间,市内路道拥挤,我思前想后也就只有二少您的座驾能畅通无阻了。”

  司雀舫脚步微顿,还没接话就见旁边细影闪过,那人借着他副官开好的门钻了进去。

  康琴心见司机转首,语气自然的道:“去西亚圣影院。”

  其他人面面相觑。

  她眨着眼望向仍旧站在车旁的司雀舫,含笑着说:“二少应该不介意的吧?”

  司雀舫抿了抿唇,同司机吩咐道:“送康小姐去电影院。”又看了眼车门前的副官。

  副官颔首,关上车门。

  望着车驾驶离,宋和真怕司雀舫恼了,小心翼翼开口:“二少?”

  司雀舫不以为然的道:“女人嘛,总是要有些小性子才叫女人,否则出口政令抬手攻击的就没意思了。我带人围了她舅舅的赌馆,她左右皆无法,便寻思着膈应我。”

  “二少不计较?”

  司雀舫不答反道:“赌馆的善后你去处理下。”

  宋和真应“是”,陪同司雀舫上了另外的车。

  司雀舫再次想起很多年前,那个包子脸的小丫头。如今再见到她,已经长高了很多,也清瘦了,一点也看不出少年时的可爱模样。

  他有点遗憾,摇了摇头。

  康琴心满心不忿,指挥着司雀舫的司机先去美容院做了头发,又去了百货公司,故意乘着司雀舫那辆拉风的座驾在市中心绕了几个时辰。

  等回到康家庄园已是日暮时分。

  车停在庄园外,康琴心使人拎了东西慢慢往家里走,没走几步听见鸣笛声,她转身望过去,是她的大哥康书弘。

  康书弘调下车窗,搭着胳膊打量了她的新发型意有所指的说道:“二妹这是瞒着家里新交男朋友约会去了?

  这就对了嘛,女儿家最重要的还是早日觅个好夫婿,别成日过问那些不该过问的事情。”康琴心闻脸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