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2008章 上报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很显然,叶岫对董世媛印象不好,剪彩礼不算愉快,但顾着她们的关系没有太表露出来。顷刻,他问道:“心儿,送你回庄园吗?”

  康琴心表情微讶,不答反问道:“你待会儿有事?”

  “有些事需要去处理。”

  康琴心即道:“我陪小舅舅去?”

  “不必,你回去好好休息。”

  康琴心深觉疑虑,凑近了再问:“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小舅舅过去可不避讳我的,方才还说要教我,怎么转头就不算数了?”

  叶岫忍俊不禁,好笑道:“哪个说话不算话了?我不是避讳你,是怕你不想见着某些人。”

  “某些人?”康琴心反应也是快,激灵道:“你去找司雀舫?”

  叶岫望着她,点头。

  “那就算了。”康琴心摆手,想了想又说:“还是送我回家吧。”

  叶岫应好。

  “妈清早就去找司夫人了,也不知回来没有。”康琴心猜测。

  叶岫道:“为了私事去找司夫人,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好好的师徒情分,夹杂了利益人情总是有损,你怎么不劝着点?”

  康琴心叹息,语气无奈:“你知道妈的性格内敛,若是往常,哪里肯拉下脸上门去求人,还不是因为康书弘?我不是没劝,妈也不是不明白,但拦不住的。”

  她说完眼看着前面要经过裴氏医院,连忙道:“小舅舅,别送我回去了,我到医院去看看姑姑。她腿骨断了,我总要亲自探望下的。”

  “好,那待会你怎么回家?”

  “我喊人力车就成了,你不用担心我。”康琴心让司机靠边停车,刚准备下车又被叶岫拽住,转首疑惑的望向他。

  叶岫:“心儿,最近市里不太平,照顾好自己。”

  康琴心知道他指的是青港口枪击案,点头应是,在医院外面照例买了花和水果,便找去了病房。

  康暖正躺在床上休息,左腿上了夹板吊起固定着,白色绷带裹到了膝盖处,可见伤势不轻。

  房里除了魏家的张嫂,竟没见其他人。

  张嫂见她来了,从窗下的椅子上站起,笑这着招呼道:“琴心小姐您来了。”又上前接了果篮和鲜花。

  康暖显然没睡安稳,听见动静就睁眼,苍白的脸勉强笑着:“是琴心。”

  “姑姑,我昨儿不在家,等晚上才听说你受伤了,过来瞧瞧您。”康琴心走过去,好奇道:“怎么姑父和表哥表妹谁都不在,没陪着您吗?”

  “你姑父刚走,已经打电话让荣儿过来了。其实张嫂陪着,我这也没什么事。”康暖让张嫂搬了凳子过来,又喊康琴心坐下说话,脸色沉重:“家里怎么样了?”

  康琴心不解,避开其视线道:“姑姑为何这样问?”“书弘怎么会这么糊涂?他可是家里的独子,你爸对他寄予厚望,他怎能这样糊涂?”康暖提起娘家的事,亦是满脸操心,“我早上从医院打电话回山庄,怎么府里人都没有

  ”

  “姑姑您怎么知道的?”

  康暖将旁边水杯下压着的报纸递给她,康琴心接过一看,头版上“银行家公子为图私利倒卖吗啡,已收监入狱”的新闻占整整一面。

  她简略看了看,司雀舫真是不吝渲染之词,把康书弘直接描绘成了个不学无术、好色风流、唯利是图的浪荡富家公子。

  报道中更指出了是他为主谋,勾结南洋商贩和酒楼老板,贩卖吗啡洗钱等罪证,还放上了他在狱中的照片,穿着不合身的囚衣满身是血……

  康琴心看完后又往其他版面翻了翻,脸色也是大惊。

  清早家里事情多,她都忘了翻看报纸,怪不得母亲一刻都待不住要去找司夫人。

  康暖见她这般表情,不解道:“琴心你还不知道?书弘人在监狱没有回家,难道你们都不觉得奇怪的?”

  “不,我知道点。”

  康琴心捏着报纸闭了闭眼,委实没料到司雀舫的速度这么快,在康暖的注视下又道:“我知道他被司家人带走了,但没想到会这样报道。”“你爸爸不在市里,现在可怎么办?书弘从小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样的苦?我让你姑父去拜访下政府官员,看能不能花点钱把人弄出来。但如果真是司家在插手管这件事

  那钱财估计也是于事无补。琴心,这件事嫂子知道了吗?”

  “我妈已经知道了,今天去拜访了司夫人。”

  康暖闻并不见欣喜,仍是苦着脸道:“司夫人是出了名的不管政事,去找她有什么用?”

  “我妈就是图心里好过些。”

  这篇报道来的措手不及,即便早有准备,但康琴心依旧有些慌乱。

  现在银行里肯定是一团糟,也不知爸有没有得到消息。又看了眼报纸上的康书弘照片,有些不忍直视,遂又挪开视线。

  “只能尽人事了,这犯到谁手里不好,非要去招惹司家人。”康暖替侄子担忧,又问康琴心这是打哪儿过来。

  康琴心老实答道:“朋友开了家公司,邀我去参加剪彩礼。”

  “那你嫂子和画柔呢,怎么都不在家?”

  康琴心也都如实交代了。康暖脸色有些难看,冷声责怪道:“玉兰便罢了,她娘家母亲重病得回去看看,但你和画柔是怎么回事?书弘可是你们姐妹的亲兄弟,现在生死未卜陷入囹圄,她跑去孤儿

  院上班,而你还有心思去参加别人的公司开业?琴心,不是姑姑说你,书弘就算再有不是,与你都是一母同胞的亲哥哥。”

  “我知道,姑姑教训的是,我会注意的。”

  她受着腿伤,康琴心既不能与她说明实情,又不好和她争辩,只能默认了自己的没心没肺。

  康暖的话题终究是围绕着康书弘,康琴心聊的心里不舒服,没多会就借口离开了。

  许是心情低落,她避开了人来人往的大门,反而选了条清静的后门小路。结果,小路上并不清静,刚出门就看见几个保镖似的男人探头探脑的守在路口,但凡听见些风吹草动就警觉的看去,模样十分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