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2025章 相亲吗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薛瑶是薛嘉旭的妹妹,康画柔曾经的小姑。

  薛家一家至今还在上海,本来因为两家关系的恶化已渐渐断了往来,谁知薛瑶突然要来。

  康琴心问:“她来这里留学?”

  “对,她和薛家其他人不一样,又是阿旭的亲妹妹,喊了我那么多年的嫂子,她过来我不可能不闻不问的。”康画柔面色为难。

  “阿姐,你还是介意薛家知道你相亲的事。但当初她们赶你出家门的时候何时在意过你的颜面,你现在倒是想着顾全他们家?

  这都什么年代了,凭什么你就不能再嫁,阿姐你还这么年轻,难道就要一辈子这样过去?”

  康琴心说着说着就语激动,从小沙发上站了起来,又奇怪:“阿姐你怎么还和薛家联系着?薛家太太对你可从来就没好过,妈早就让你不要管那边的事情了。”

  “没怎么联系,就是有时候阿瑶会给我打电话,这次也是她主动打来告知我。你知道的,我在薛家的时候,阿瑶就很依赖我。

  我心里也是将她当妹妹的。”康画柔语气惆怅,“其实若不是妈,我本也不愿去相亲见什么赵家公子。”

  “我知道你和姐夫相爱,但都过去了。阿姐我是心疼你,。你不能为了他就这样度过一辈子。”康琴心复又坐下。

  康画柔便望着她道:“心儿,你是还没遇到那个人,还没爱过。当初薛家全家不同意这门婚事,但阿旭为我力争,你不懂。”

  想起亡夫,她的眼神有些涣散,充满了回忆。

  康琴心摇了摇她,残忍提醒:“阿姐,他再好也已经不在了,你要面对现实。”

  康画柔苦笑了笑,顷刻道:“其实我也没有想怎样,你方才说我介意薛家知晓我相亲的事,我不否认。他们都是阿旭的亲人,就算对我不好,但这也是事实,若是知道了阿旭当初执意要娶的我现如今跑去和别人相亲,都会为阿旭不值,我不能让阿旭连泉下的尊严都护不住。”

  “姐夫若是泉下有知,也定希望你另觅幸福的。”康琴心语气认真。

  康画柔仰了仰头,望着窗帘上的流苏出神。

  康琴心心知,不能与她过深交流这个话题,便端起托盘准备带着碗筷离开。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她又问:“阿姐,薛瑶什么时候到?在哪所学校?”

  “三天后,比仑里大学,就悦希表妹那所学校。”

  康琴心皱眉:“三天后,那正好是说好要去外公家的日子。”

  康画柔“嗯”了声,确实两难。

  “我让新荣表哥去吧。赵家的事情,阿姐你再不愿意那也是先前就约好了的,爸若知道我们失信于人也要动气的。

  你那日还是得随母亲去叶宅,先应付了赵家再说,若还有下回我替你出面回绝母亲的安排。”

  康画柔也知道康家家规里承诺最为重要,只是心中不满才说不去。

  事实上她从来不会任性,闻便顺着台阶下点了点头,但又略有些不确定:“姑姑腿受伤了,新荣会有时间吗?会不会太麻烦人,不然让英茂去机场接?”

  “英茂哥不行,我毕竟不能天天都去银行,现在那边离不开他。还是表哥吧,他最近有任务,本来就满市里跑着。”

  康琴心说完想了想,再补充道:“薛家小姐从小娇生惯养的,怕是住不惯宿舍,公寓的事情我另找人安排,阿姐你不用操心了。”

  康画柔面露喜色,站起身道:“心儿,你嘴上虽不赞成,但还是心软的。”

  “我又不是善待薛家人,只是不想见你太费心思。”康琴心别过视线,不太愿意承认这话。

  “不管怎样,姐还是要谢谢你。对了,听说你今日去医院见过玉兰了?”

  康琴心抬了抬手里的面碗托盘,打趣道:“阿姐是想我这样和你聊着天吗?嫂子那边我去送过手术费了。

  咱们静等医院消息就好。我还有些瑞士资料要查,得先回房了,改日再来和你说话。”

  如此,康画柔也就没有留她了。

  接下来的日子凡事都很顺利,银行渐渐回到正轨。

  康书弘被放了回来。

  政府又颁发嘉奖声明颂扬康家少爷的舍身配合,澄清了早前的误会。

  姜太太的手术成功了;阿姐也随叶妩去叶宅见了赵家的三公子。

  康琴心同去了,赵行之斯文白净,不像是交通局局长家的少爷,倒像个书生。

  她留意到阿姐片刻的失神,目光略有空洞。

  赵行之的这份温文儒雅的气质,与薛嘉旭实在相像。

  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果然,刚离开叶宅,康画柔就握着康琴心的手问:“心儿,你有没有觉得他很像一个人?”

  康琴心担忧的看着她,还没等回话,康画柔自问自答又语:“我知道他不是阿旭,但是很像,不是吗?”

  康琴心认真的道:“阿姐你随心就好,我虽然和妈一样希望你能尽早走出过去,但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她说着从包中取出一张字条,“这是比仑里大学附近的一处公寓,是薛瑶的住处,我想阿姐你定然还是会去找她的。”

  康画柔转身望了眼还站在大门前话别的母亲:“你不回家?”

  “家里有人怕是不愿见到我,我这么早回去更不利他养伤了,还是外面溜达溜达吧。”康琴心故作玩笑,语气苦涩。

  康画柔宽慰道:“书弘这回是吃了不少苦,你和司家二少达成共识之前没有告知他,难免迁怒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怎会记在心上?”

  康琴心牵扯唇角,笑着回道:“我若事事都和他较真,那早就被他气死了。再说这样的事不落到别人头上,偏偏是他,他自己心里能没有数吗?

  说我把他卖了,那现在外界对他这位康家大少爷的赞颂是天上掉下来的吗?总之,我是枉做好人。”

  康画柔目露心疼,攀上其胳膊正要再说,就听院门外传来鸣笛声,是叶岫的汽车回来了。

  康琴心走过去,替了司机的工作替他开车门,语气熟稔:“小舅舅怎么现在才回来?都已经散场了。”叶岫眯着眼笑,“谁说我是回来凑热闹的?走,上我书房去,有好东西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