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2160章 人生第二春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10-11 15:4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闲话总是很不好听。

  康琴心也听说了。

  她倒是挺替姜玉兰开心的。

  姜家那边有点糟心。

  姜玉兰离婚之后,不回娘家住,他们连啰嗦的资格都没有;而且她还找到了事做,也不用娘家的钱,娘家更没资格管她。

  但她也不能随便什么人都跟!

  她并不是那么漂亮,又离过婚,老男人精明着呢,怎么会想要娶她?无非是见她是妇人,什么都懂,容易上手。

  姜家商量了一番,决定由姜玉兰的大嫂出面,提醒她几句。

  姜玉兰的大嫂早上出门了,傍晚才回来,一脸含笑。

  “玉兰要和程先生结婚啦。”大嫂满面喜悦,“我今天跟着玉兰去看了他们的婚房,在市中心,好大一处别墅,装修得真漂亮。四周都是繁华街道,闹中取静。”

  姜家众人都惊呆了。

  “什么?”

  “程先生是做珠宝生意的,在新加坡开两家珠宝行。最大的那家,你们有印象吗?那就是程先生的产业。”她大嫂很激动。

  姜父问:“他怎么认识玉兰的?”

  “他跟玉兰的老板是好朋友。玉兰在厂里做事很好,他老板非常赏识她,又听说她离婚独居,想到自己的朋友程先生也是独居,就介绍了他们认识。”

  “可人家那么有钱……”

  “我听程先生的意思,玉兰好像也挺有钱,她还投资了那家工厂,和她老板是合伙人关系。”

  姜家众人:“……”

  “好像是琴心替她参谋的,还给了她钱。”大嫂又说。

  这是实话。

  姜玉兰在厂里做会计,得到了老板的赏识。

  他们那厂,不是独立的,而是三位老板一起开的。

  前些时候,有两位老板要撤资,合家搬离新加坡,工厂要么减员,要么重新找人入股。

  姜玉兰那个留下来的老板,也是姓姜,为人又很厚道,姜玉兰是做会计的,知晓厂里的资本变动。

  “老板,是不是要辞人了?”姜玉兰问。

  老板愁眉苦脸:“现在市场行情好,正是好做生意的时候,辞人太可惜了,我去想想办法。

  怎么也得二十万,才能填补资金的周转。可二十万这么一笔庞大数目,我去哪里借?”

  “不能找人投资吗?”

  “有这些钱的人,谁没有自己的生意或者生财渠道?咱们厂里虽说不亏本,可到底来钱不够快呀。”

  姜玉兰听完了,去找了康琴心。

  她有点心动。

  她身上拿着一笔巨款,一共十五万,可以填补工厂绝大部分的资金漏洞。

  只是,她不知道是否可靠。

  “玉兰姐,你放心吧,我派人去以投资的名义替你考察。假如可靠的话,你就投。”康琴心说。

  她让司雀舫帮忙。

  司家的人经过了周祥的考察,觉得这家工厂周转灵活,目前经济行情不错,他们正在稳步上升。(_

  投资的话,也许不能赚大钱,但是胜在稳定,也不会一时间亏掉。

  所以,是很保险的。

  康琴心又“借”给了姜玉兰五万,让她全部投入。

  她成了这家工厂的另一名股东。

  庆祝的时候,她的老板,现在是她的合伙人,自称她大哥,把她介绍给了他朋友。

  程先生这个人,什么都好,就疑心病太重。

  他总怀疑旁人要贪图他的钱财。

  姜玉兰本人文静内秀,是程先生最喜欢的一种类型。且她又有钱,拥有一半的工厂,肯定不会贪图他什么。

  于是,两人尝试着来往了几次。

  姜玉兰很喜欢程先生,因为他是个慢声细语的人,做事极有章程,有点洁癖。

  她自己很爱干净,怕男人邋遢,又怕男人不稳重。

  程先生唯一的缺点,就是年纪大了些。他死过一位老婆,也离过一次婚,今年实际年纪四十五了,比姜玉兰大了十八岁。:

  “我知道你吃亏了。”程先生这样说,“但是,你有钱又年轻,还是要稳重。若是找个图你钱财的男人,岂不是叫人白白骗了去?

  我其他方面是不行,但我绝不会贪图你的财物,而我也不会疑心你贪图我什么。两下信任,岂不是很好?”

  姜玉兰心中微动。

  程先生的确是年纪大,这些年因为谨慎,存款非常可观。而他说得对,两个人结婚,信任比爱情都要重要。

  况且,程先生看上去也不是那么显老,他身材结实挺拔,头发又厚,说他三十七八也有人信的。

  姜玉兰本身没什么大的野心,那些钱是康家和康琴心给的,她也没因此产生多大的优越感。

  她还是有点小女人,想找个人作伴。

  她同意了程先生的求婚。

  两人很快置办了新宅。

  程先生对外人有点抠门。一旦这女人不是外人,他就格外大方,花钱毫不眨眼,要替自己和她置办一个像样的家。

  他还给姜玉兰买了只特别大的钻戒。

  一切准备妥当了,两人登报,准备结婚,再邀请亲朋好酒喝喜酒。

  姜玉兰回娘家送帖子,她娘家人才知道,她真的要再婚了。

  再婚的对象,还是个颇有钱的中年男人。

  “玉兰,这事靠谱吗?”私下里,她母亲很担心,“程先生一表人才,他图你什么?你什么也没有啊。”

  “他不图我什么。”姜玉兰笑道,“就是因为他不贪图什么,我们才敢结婚。”

  姜母:“……”

  康书弘也在报纸上,看到了姜玉兰再婚的消息。

  他再次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

  说什么老男人耍她玩,她也不照照镜子,她什么德行,又生不了孩子,那么有钱的老男人,找哪个小姑娘不比她强?

  “迟早要被甩,到时候被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康书弘预道。

  他的预,并没有成真。

  程先生死了第一个老婆之后,的确是找了位年轻的小姑娘。

  然而那小姑娘像个吸血鬼,只贪图他的钱财,还成天对他出不逊。

  他为了离婚,付出了一笔庞大的赡养费,简直是苦不堪,因此对那些年轻无财产的小姑娘,敬而远之。

  而有钱的女人,又看不上他的年纪和那点家底。

  他还以为,自己要孤独终老,不成想遇到了姜玉兰。

  他简直是把她当宝。

  姜玉兰再婚的第三年,康书弘在街上遇到了她一次。

  她身边跟着一位衣着讲究的男士,刚从一家商店出来,那男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刚会说话的女孩子。

  女孩子一直伸头,想要回到商店里,不肯走,隐约在闹脾气。

  “爸爸,买……买巧克力……”

  姜玉兰顺手打了下小女孩子的后背:“还买巧克力?你胖成什么样子了?”

  然后,她嗔怪看了眼程先生,“不许惯着她!”

  程先生宠溺看了眼她,轻轻在她头发上吻了一下。

  这一幕,康书弘瞧得真真切切,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甚至有点不敢认了。

  眼前那个容光焕发的女人,真的是姜玉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