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2172章 开阊番外(10)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10-14 16:39: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每道菜?这怎么可能?”厨师大惊反问,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突然来个人否决了自己的成果,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沈成芮很认真的问:“你主打的是什么系列的菜?”“粤菜系。”沈成芮一惊,“哦,我也是广东人,那咱们就来说说这道清蒸鲈鱼。”这道菜其实做法不难,厨师也是有经验的老厨师了,闻不解,“你说说哪里不对?”“首先选鱼就没选好,这条鱼得有一斤半了吧?”经理不解,插话道:“小姐,我们饭馆最是实惠,无论鱼超重多少,都不会多加收费的。”“我要实惠来你家吃做什么?我像是很饿的样子吗?”沈成芮没好声道:“鲈鱼最该选的是一斤左右,八两至一斤一为佳,这样重量的鱼在蒸出来的时候配着火候才最合适。你们这条鱼虽说肉感也还算嫩吧,但自己瞧瞧。”她拿筷子戳了戳鲈鱼的背部、尾部。经理和厨师都试了试,面面相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于是,经理道:“小姐,这道鱼并未因为体量一斤半就在蒸得时候有什么问题,鱼肉都是熟的。”沈成芮点头:“熟是肯定熟了,我又没说你们把生鱼上给我吃。”“那是怎么了?”厨师语气不善,觉得她是来找茬的。“你自己再试试鲈鱼腹部的。”他们依试了。见二人不说话,沈成芮大惊:“怎么,还感觉不出来?”她撑着下巴抵在桌上,无奈道:“清蒸鲈鱼最讲究的就是鱼肉刚熟的时候起锅,一斤左右的鱼受火才均衡,不至于导致鱼背才熟而鱼腹已老的肉质问题。再说你这火候吧,也没太留意,导致该有的鲜美都因为火候的不当而失调了,我更觉得自己在吃蒸鱼肉沾酱……”“也、也没有您说得这么差吧?”经理声音低低的。但厨师无从辩驳,看着她道:“这道菜我们也重做。请问还有哪道菜不妥?”沈成芮就开始滔滔不绝:“银杏蒸鸭,银杏里面的心没有剃干净,导致味道全变了。当然这不是你厨师问题,是前面备菜不仔细,但是鸭肉不够酥烂是你的责任吧?至于这道金钱芝麻虾,炸虾的时间太长,没有及时捞出,整道菜都失败了;烧鸡的话虽然工序简单,但你不能像叫花鸡那样打发时间吧,看看这鸡腿上的皮肉,别说肉骨分离了,连皮都还没酥呢……”她在这里说个不停,隔壁正和人吃饭的司开阊听着,面对眼前这桌美食忽然就下不去筷了。他的好友萧铭在旁边眯着眼嘀咕:“这是皇帝的舌头吧?这么能说,那平时她得吃什么样的饭菜?”好奇有什么用?司开阊起身,走了过去。厨艺方面,沈成芮是专业的,何况她有心点出厨师的短处,再美味的菜肴也能被她评得一无是处。毕竟她想有个机会。自己才大一,课业不重,有时间在外谋个活。她批评的很投入,饭馆里的服务员也渐渐都聚拢了过来。刚刚递来的水喝完了,沈成芮余光瞥见旁边有抹身影,下意识就把空杯递了过去,“麻烦加杯水,谢谢。”她没转头,手还拿着筷子专注的点评眼前那道汤。过了会,发现旁边的人并没有接杯子,沈成芮这才看过去,“麻烦加水……”待看清了来人,手下一滑,杯子直接就滑到了地上。哐当一声,碎了。碎声惊醒了众人,经理也顾不得要默记住那些菜的不好,连忙迎过去,先是唤了声“萧少”。紧接着招呼起司开阊:“司少,您这是用好了,还是有什么吩咐?”萧铭递了个眼神,让他退下。经理很识趣。司开阊并未理他,而是看向沈成芮,打量道:“是你?”语中充满意外,似乎还有几分不高兴?错觉吧?她没有得罪他,相反还救了他外甥女呢。“哈,”沈成芮干笑,抬了抬手,“是,是我,司少好。这么巧呀,你也来这里吃饭?”萧铭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打转,看好戏的心理发问:“你们认识?”沈成芮才说了个“对”,司开阊就一个“不认识”怼了出来。萧铭满脸的耐人寻味。沈成芮的干笑更假了,补充道:“一面之缘、一面之缘……”脸上笑着,心里却暗叫倒霉,昨天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有点挟恩求报的意思,司开阊起初应该是不肯给她手枪和子弹的。但她想着既不往来,要了也就要了,没想到这么快又遇见了。他们出现,沈成芮停止了批评。司开阊似乎有些不满,吩咐道:“给她杯水。”又对沈成芮道:“继续。”“这、不会是司少您的饭馆吧?”沈成芮可不想得罪这位大佬。她就想有个赚钱的机会,如果变成了踢司开阊的场子,这事可就得不偿失了。所幸,司开阊摇头:“不是。”沈成芮吐了口气,紧绷的全身终于放松了。然而,司开阊旁边的萧铭却道:“是我的,小姐继续。”沈成芮抬头望去,见对方含笑得望着自己,斯文有礼,不见分毫恼意。他们一起出现,明显是朋友。沈成芮又有些提心吊胆了,能跟司开阊做朋友,不用猜这个男的也是个人物。她觉得自己应该换一家饭馆试试,于是道:“没了。”司开阊蹙眉:“没了?不是说每道菜都有问题吗,为何不说下去了?”沈成芮意外:“你们刚刚都听见了?”“是真的没了,还是说故意找事才说每道菜有问题?”被质疑,沈成芮是不能接受的,立马道:“那可是你要我说的,别怪我不给你这位朋友面子。呐,这道汤汁豆腐,汤汁没有调好,豆腐火候大了两分,我也不晓得主厨是为了早些好上菜故意的,还是失误;那道鱼头问题就更大了,厨师一味的讲究汤汁颜色,却在味道上失调了……”她果真就很不客气的把每道菜都说了个不好。萧铭听完,怀疑自己之前试了些假菜,不悦的看向自家主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