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277章 司慕的错觉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轻舟夜里又跟阿潇聊天。

  她告诉阿潇,这个世上总有路可以走。生育艰难,就应该认真看病求医,而不是求神拜佛。

  “你是不是经期疼痛、怕冷,量多,左边腰侧冷痛?”顾轻舟问她。

  阿潇瞠目结舌:“我姆妈告诉你的?”

  “你说给你姆妈听过吗?”顾轻舟问。

  阿潇又摇摇头。

  她没有跟她母亲谈过这件事。每次她母亲问,她都是支吾过去。

  “你看得出来,那你真的会治?”阿潇吃惊,“你居然会医术?”

  “嗯。”顾轻舟道,“你去岳城打听打听就知道了,他们都叫我神医!”

  阿潇吃惊,心里却相信了。

  若不是神医,怎么配得上少帅?

  少帅那么喜欢顾小姐,顾小姐肯定有过人的本事。

  “那顾小姐,您帮帮我!”阿潇道。

  顾轻舟给阿潇写了个药方。

  阿潇的情况,属于冲任虚寒,应该温经散寒,调经助孕。

  “我给你开两个方子,一个是经期用的,一个是非经期用的,记住了啊。”顾轻舟道。

  经期用的方子,写着熟地黄六钱、当归六钱等十三味药,每日一剂。

  非经期用的方子,写着桂枝两钱、牡丹皮三钱等十三味药,也是每日一剂,煎水服用。

  顾轻舟都标注清楚。

  “你这是原始性不孕,这两幅药方,吃上半年。不要灰心,你这种情况已经五年了,不能一蹴而就,三两个月怀不上也不用着急。若是你不好好吃药调理,我就告诉你姆妈和少帅,说你想从婆家逃走。”顾轻舟半哄半威胁。

  “别别别,我吃就是了。”阿潇道。

  过了一会儿,阿潇又笑了。

  “笑什么?”

  “你的脾气和少帅好像,怪不得他喜欢你,而不是魏小姐。”阿潇笑道,“顾小姐,你人真好,和少帅很般配。”

  顾轻舟微微低垂了头。

  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露出几分少女的羞赧。

  “不气我吓唬你啦?”顾轻舟半晌才笑道。

  “你是为了我好,我懂的,我又不傻。”阿潇笑。

  顾轻舟心中微暖。

  还好,阿潇是个明事理、懂轻重的女孩子,她只是一时迷茫,甚至压力太大造成心中郁结。

  顾轻舟又问阿潇:“你真舍得玉川?”

  阿潇立马摇摇头。

  她跟玉川的感情很好。婆婆背后闲碎语的时候,玉川总是安慰她。

  乡下男人打婆娘,是家常便饭,玉川从来不伸手打她。他和乡下其他汉子一样,粗手粗脚的,独独对阿潇很仔细耐心。

  玉川是个粗人,话不多,却是真疼老婆,所以阿潇才觉得对不起他,想要自己跑了,他再娶个好的。

  “我是不想耽误玉川,才想跑的。”阿潇道。

  经过顾轻舟的劝诫,阿潇也回心转意,再也没有想跑的打算。

  翌日,阿潇早早去了那家茶馆。

  她到的时候,魏清嘉已经来了。

  “她真的很想知道少帅的地址,只怕用心不良吧?”阿潇见魏清嘉如此傲气的人,居然提前等她,深感不妙。

  魏清嘉还给她道歉:“对不起,我昨日来晚了。”明明是阿潇没到时间就离开了。

  阿潇后背微微冒汗,心想:“顾小姐说得不错,魏小姐果然是别有用心,她不会真的想刺杀少帅吧?”

  想到这里,阿潇看了眼魏清嘉。

  魏清嘉被她看得心里一个咯噔。

  “这是地址。”阿潇用她拙劣的笔迹,把地址当场写给了魏清嘉。

  魏清嘉给了阿潇两百块钱。

  阿潇收下了。

  这两百块钱,在乡下够生活好几年的,不要白不要,不要反而还会引起魏清嘉的怀疑。

  钱拿到了,阿潇就走了。

  魏清嘉派了人,偷偷去打量这别馆,发现有亲侍把守。

  “果然,终于找到了你!”魏清嘉叹了口气。

  她回岳城,预想得很顺利,事实上却举步维艰。

  她知道司行霈没有结婚。

  多少女人离婚了,照样有很好的成就。魏清嘉这次回来,她不再是单纯的魏家大小姐,而是带了很丰厚的财产。

  她的名气、她的美貌、她的才华,以及她的财产,大概只有岳城督军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她!

  和司行霈相比,司慕的势力有点单薄,他们俩又不是亲兄弟,魏清嘉不想把自己压在司慕身上。

  当然,司慕也是她的退路之一。

  司行霈,才是魏清嘉想要钓住的大鱼。

  没想到回岳城,想见司行霈一面都很难,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踪迹。

  不仅魏清嘉不知道,岳城很多人都不知道。

  魏清嘉去买消息,每次听说是打听司少帅,对方都不会接。后来魏清嘉才知道,司行霈还跟青帮的龙头关系匪浅。

  暗道上的消息走不动,魏清嘉甚至派人去跟踪过朱嫂,每次都被朱嫂发现了。

  最后,魏清嘉才想起了阿潇。

  阿潇没有辜负她。

  “有辆汽车到了。”派去盯梢的人,在下午四点钟回来,禀告魏清嘉。

  魏清嘉换了身深紫色软绸旗袍,没有任何花纹,所以不会喧宾夺主,只是装点着魏清嘉的曼妙身段;长发披肩,挽起一小丛绕成发髻,别上一把珍珠梳篦。

  南珠个个龙眼大小,整整齐齐排在同一把梳篦上,泛出温润白皙的光,映衬着她瓷白的肌肤。

  魏清嘉脂粉未施,拿了件同色长流苏披肩,就出门而去。

  司行霈的别馆很幽静。

  魏清嘉到的时候,正值黄昏,晚霞旖旎。

  副官把守。

  “我是来见司少帅的。”魏清嘉道。

  副官道:“小姐贵姓?”

  “少帅知道的。”魏清嘉微笑。

  副官看了她一眼,衣着华贵,模样端庄,不太像交际花,反而像位贵小姐,可能真是少帅的客人。

  “您稍等。”

  副官进去通禀的时候,魏清嘉就信步走进了院落。

  这院落很小巧,两层小洋楼,院子里种着一株杏树。

  这个时节,杏花盛绽,晶莹花瓣在温暖春风的牵引之下,或落在小径,或落在佳人肩头,满地锦缎。

  司慕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一个聘婷身影,站在树下,伸手去摘杏花。

  她手一动,那粉色花瓣如雨,飘飘洒洒落了她满身。

  花瓣绮靡秾艳,点缀着她的黑发,她头发泛出清淡的光,司慕倏然心口一紧,低喃:“轻舟......”

  这样的一头黑发,是顾轻舟的背影。

  司慕呼吸微微屏住,只感觉人比花娇艳。

  待佳人转过脸,他却看到了魏清嘉。

  司慕一愣。

  魏清嘉洁白的面容,胜过绽放的花蕊。晚霞落入她的眸子,她清澈透明的眸子,有很浓郁的错愕。

  这错愕太过于明显,哪怕只是一瞬,她立马敛去,司慕也看到了。

  魏清嘉很吃惊。

  司慕先是不懂,而后就明白了。

  今天在军政府,司行霈让他送一些文件到他的别馆。

  “他不是有副官吗,怎么要我送?”司慕当时也好奇,不知司行霈搞什么把戏。可对方是他的兄长,他也不好推辞。

  到了别馆,司慕没有瞧见司行霈,更是诧异;而这别馆虽然整齐,却落满了灰,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司慕觉得司行霈耍了他,直到魏清嘉进来。

  “子原,这就是你的别馆啊?”魏清嘉笑道,“这杏树很好。你请我来,是为了让我看杏花吗?”

  她会编很多的理由,会说是接到了司慕派人递给她的口信,她才出现在这里。

  什么人递信,她也不知道。

  但是司慕心中,跟明镜一样透彻清楚。

  在魏清嘉的眼里,司慕永远不是最佳的选择。

  司慕笑了下,道:“走吧。”

  魏清嘉上车之后,继续道:“子原,你今天请我来做什么?”

  她明明可以见好就收的,偏偏还想要继续把谎编下去,取得司慕的信任。

  “她还没有放弃我。”司慕心想。

  他感觉冷。

  冷得有点刺骨,有点痛。

  痛在心头,一点点的吞噬着他的心脏。他没有接魏清嘉的话,而是想起她不曾转身的那个刹那。

  那时的芳华,惊艳了时光。

  可惜她转过来了。

  后来魏清嘉说了很多话,司慕都没有听到,他心思恍惚。

  “......你为何要留长长的直发?”司慕突然问她。

  他的问题,和魏清嘉试图解释的问题,不是一件事。

  魏清嘉自己明白,司慕是不信的,再解释下去,只会越说越错,她趁机打住了话题。

  “哪有为什么?”魏清嘉笑道。

  “现在的人都烫头发,你怎么不烫?”司慕问。

  魏清嘉道:“你喜欢我烫头发吗?”

  司慕不答。

  魏清嘉道:“我以前也烫过,头发又焦又黄的,我不喜欢。”

  司慕沉默。

  司慕的副官开车,先送魏清嘉回去。

  快到了魏公馆门口时,魏清嘉笑道:“今天就这样啦?”

  “那要怎么样?”司慕倏然没了耐性,“要说清楚你为何一边约我,一边又约我兄长吗?”

  魏清嘉脸色惨白。

  司慕关上了车门。

  他揉了揉太阳穴,头有点疼。在疼痛中,他眼前会有点幻觉,那个黑发素衣的女子,转过头来,是一张娇艳如花的脸庞。

  是顾轻舟的脸,有点孩子气,又有点娇媚,能把人代入沉沦的深渊。

  她指尖微凉,印在人身上,就能印到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