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少帅荒唐妻 第675章 童养媳

小说:冰冷少帅荒唐妻 作者:明药 更新时间:2019-09-20 23: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75章童养媳

  司慕道:“他说,让我把玉藻给他做童养媳。”

  顾轻舟正在喝茶,一口茶水呛到了。

  她狼狈用餐巾捂住了唇,才没有喷一桌的茶水。

  她咳了半晌。

  司慕也无奈笑了笑,起身给顾轻舟拍了拍后背。

  顾轻舟摇摇头说没事,司慕才重新坐下。

  她笑得不轻:“这个混账小子!”

  正好张太太打电话过来,问张辛眉闯祸没有,顾轻舟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张太太。

  张太太也笑得不行。

  “......他是不是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要讨回去做媳妇?”顾轻舟问。

  张太太道:“辛眉的眼光高着呢,之前孙家有个小女儿跟他差不多大,生得漂亮极了,开玩笑说他要给他做媳妇,他不要呢。”

  这是张辛眉第一次说,他要某个女孩子做媳妇。

  张太太想起张辛眉对每个女孩子都那么嗤之以鼻的神态,有点不太相信他会说那么一番话。

  “说明辛眉有眼光啊。”顾轻舟笑道,“我家玉藻可是一等一的人才!”

  张太太笑不可抑:“才出生不到两天,就成了人才了?”

  两个人说笑了半天。

  说完了闲话,张太太在电话里道:“今天是元宵节,我想问辛眉可愿意回来。”

  顾轻舟突然想到,司行霈也许应该回来了。

  他上次说元宵节要送司督军一份大礼,是军事上的,然后让司督军承认他们的关系。

  顾轻舟就有点走神。

  “轻舟?”张太太还以为她挂了电话,大声喊了句。

  “我还在。”顾轻舟应声,“我送辛眉没问题的,很方便,就是.......我还想明天再送他回去。是不是您家的老太太说了什么?”

  今天应该是最好的时机,顾轻舟需要用到张辛眉。

  假如张家非要他回去,顾轻舟就只能改用二宝了。

  心念微转间,她听到张太太道:“倒也不急,老太太这两天忙着孙女结婚的事,没顾上他。

  我也很忙。老二要结婚了,我这边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生怕辛眉闯祸。他留在岳城,我反而安心。”

  张家的二小姐并非张太太的亲生女儿,而是第二任张太太留下来的,深得老太太喜欢。

  身为继母的张太太,面对这样的继女,大概需得更加小心翼翼,才不至于得罪婆婆,落得恶名。

  张辛眉若是在家,会给她闯祸。

  “那我留他小住,过几天亲自送他回去,您放心吧。”顾轻舟道。

  张太太就说:“我给你发请柬,你到时候过来吃喜宴,定在正月二十五呢。”

  就是说,张辛眉要在这里住到正月二十五。

  张太太这是多怕张辛眉捣乱啊?

  顾轻舟笑道:“好,听您的。如果我那时候有空的话,我一定去;如果没空,贺礼也少不了。”

  说得两个人都笑起来。

  顾轻舟挂了电话。

  张辛眉从洗手间出来。

  顾轻舟跟司慕说了句告辞,又让副官把二宝带去玩,她和张辛眉乘坐汽车,去了医院。

  洛水明天早上才可以出院,今晚应该是住在医院的最后一晚。

  顾轻舟叮嘱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不许再打玉藻的主意了。

  “玉藻是小孩子,你这样说话太丢脸了。”顾轻舟道。

  张辛眉很不高兴。

  “第二件事,不许说洛水姨母的孩子丑,否则你被人打了,我可不救你。”顾轻舟又道。

  张辛眉再次撇撇嘴,非常的不高兴。

  顾轻舟没有理会他,又把他姆妈的话,转告了他。

  听闻可以在岳城住十天,张辛眉终于舒展了眉头,道:“我要住十天!”

  很是兴奋。

  顾轻舟跟张辛眉说起正经事。

  她需要张辛眉的机灵,以及他洪门龙头家公子的身份。

  这两样,可以让董晋轩哑巴吃黄连。

  其他人做不到。

  “......你能做到吗?”顾轻舟问。

  张辛眉点点头:“你放心吧,捉弄人我最拿手了。”

  顾轻舟摸了摸他的脑袋。

  这次,他没有反抗,乖乖任由顾轻舟摸。

  顾轻舟又道:“我的副官,很多很多的副官都在附近,你不要害怕。”

  张辛眉道:“爷才不怕呢,爷从来就没怕过!”

  到了医院之后,张辛眉立马去了顾轻舟说的那栋楼。

  楼前有两株高大的梧桐树,标志很清楚。

  他进了门。

  顾轻舟则去了颜洛水那边。

  颜洛水也醒了,她的孩子也醒了,正在鬼哭狼嚎的,两个孩子哭得此起彼伏,颜太太亲自哄也不管用。

  顾轻舟看到病房里兵荒马乱的,就跟站在旁边的霍拢静打了个招呼。

  “我上五楼去透透气,等会儿去喊我。”顾轻舟道。

  霍拢静道:“我也去。”

  这边哭得更狠了,护士来了好几个,根本没办法控制。

  霍拢静也不会照料孩子,她就跟着顾轻舟跑了。

  顾轻舟道:“好,一起。”

  两个人去了五楼。

  顾轻舟选了走廊尽头的窗口,依靠着窗口往外看。

  霍拢静也看了眼。

  一株梧桐树挡住了视线,虽然没了树叶,枝杈还是阻隔了部分,看不清楚对面。

  霍拢静还以为顾轻舟是随便看看的,结果看到顾轻舟很用力,才知道顾轻舟是在看什么地方。

  “怎么了,谁在哪里?”霍拢静问。

  顾轻舟道:“董阳。”

  “董阳?”霍拢静道,“他怎么了?”

  “不止董阳,还有张辛眉。我觉得董阳是装傻,我现在想求证一下。”顾轻舟笑道。

  霍拢静:“.......”

  顾轻舟又道:“他把洛水一盏汽灯借了去,假如他是装傻,那么他今晚一定会行动的。”

  霍拢静反问:“汽灯?”

  顾轻舟点点头。

  霍拢静顿时就想到了一些事。

  她脸色微落。

  “不管真假,都应该早做准备。”霍拢静道,“没必要试探他,直接撤离。”

  “撤离没用的,他可以一直装傻,可以不停的找机会。我要做的,虽然很冒险,却是断绝了他的机会。阿静,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顾轻舟道。

  顾轻舟要永绝后患。

  有些时候,做事冒点风险,才能把事情更完善的解决。

  这是顾轻舟的打算。